小小粉红鹦嘴问:家呢?(组图)

2021-11-21 09:51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粉红鹦嘴
粉红鹦嘴。(文/摄影:张易书,地点:台湾)

小小粉红鹦嘴问:家呢?

铲平了!旱溪。

能在一棵树上遇到一群粉红鹦嘴,通常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但是今天的我,却开心不起来。

因为旱溪的河床,又在整治了。

大约每三年,河川局都会有怪手爬下旱溪溪床,把溪床的杂草丛林碾压推平,或许有什么我不懂的防汛考量(希望不是只是为了消耗预算......),我一直倾向主张旱溪应该“野”一些,除了防汛的考量外,让旱溪多一些草莽的气息,溪床漫长着芒草、狼尾草、豆科植物,一眼望去的蜿蜒绿意,衬着一弯流水,夏天的台风洪水,漫过溪床,自然冲刷走承受不住的植物,撑得过去的,把溪床的沙子紧紧抱住,爆洪是顶厉害的发型设计师,在雨季爆洪后,旱溪好像被自然理了头新发型,就像人们剪了新发型,头几天怪怪的,一个星期后,旱溪又恢复自然的风貌。

大怪手,则是没有审美观的黄色铁犛钯,把旱溪弄了个大光头,我看现在黄沙滚滚的溪床,大约需要一个月后,才会有足够的绿意了。

就拍照来说,溪鸟现在都集中在那几株、几处河堤怪手铲不到植物,想拍到粉红鹦嘴,容易多了,但接下来的一个月,恐怕除了鹭鸶、夜鹭捕鱼维生的中大型鸟,那些鹪莺、山红头、粉红鹦嘴,大约都很难遇见了。

山红头
山红头。(文/摄影:张易书,地点:台湾)

山红头,林间自在啼

大坑步道。

最近的缘份,只剩下山红头与粉红鹦鹉,特别是山红头,无论大坑步道,或者旱溪河堤,都有相遇的机缘。

喜欢听山红头的叫声,那往往不是单一的鸣叫,而是一小群的在不同枝丛间和鸣,山红头是爱热闹的小禽鸟,发现一只的时候,只要镜头不要太躁动,不要急想着靠近一些,就在发现时的原地站立,才一会儿,山红头感受到我的距离、彼此的空间,就有一小群会接续鸣着:“嘟—嘟嘟嘟嘟嘟”了。

步道上的柚子已经收成的差不多,几颗卖相不佳的柚子寂寞的分散驻守在不同枝枒上,更有几颗不知是落果、还是果农淘汰剔除的柚子,颓圮在坡地上,或果蝇萦绕、或爆开果肉向天长叹,无论是哪一种,好像都会引来不同的蝇、虻与不知名的小飞虫,可能是这些飞虫引诱了山红头的流连,而山红头的流连,引来了我的眷恋吧!

比起身形,我想我比山头红不知巨大多少倍;比起食物,我想我的选择性应该众多;比起一年四季的羽饰固定,我想我一年四季的服装变化,应该比他色彩纷呈。

但说到“林间自在啼”,我这种“长恨此身非我有”的三明治年岁,就大败了!

敬“山红头的自在啼”,干杯!总要找个理由吧!

责任编辑:小凡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