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记2_12》圆慲仙术(图)

2018-11-3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回: 《仙游记第二部》第11话 黑屋三梦(下)罹难

圆慲仙术

进屋的阿修,一如以往与一票家仆坐着共同用餐,只不过不同以往的是,他刻意放慢用餐速度,边找机会想跟实艳确认梦中所见。

终于,用完餐的家仆一一离去。实艳见人少了,提着刚帮阿修打包好的餐点,坐到桌旁,似是怕惊动还在睡眠中的丈夫,轻声关怀询问:“昨晚睡的还好吗?今天可别像昨天那样了。我知道你在农舍待得闷,想出去透透气没关系,但是至少先回家再说,善叔也比较不会有意见。”

“知道了。”阿修见机不可失,赶紧接着问道:“对了,有件事想问婶婶,不知方不方便?”

“什么事?”实艳闻言,倒是有些意外,因为平常的阿修根本不会想在这屋里多待一时半刻,有时甚至连早餐也直接打包,带到田里去吃。

阿修见状把梦中见到的三位访客的事简述一遍,但被赶到农舍一事却略过不提,只说是自己忽然想起这事,所以想跟婶婶确认一下真相。

听完大吃一惊的实艳,犹豫一会儿,接下来的回答反而令阿修倒吃一惊:“这事的确曾发生,但当时靠在窗边看的是我,因为你跟小丽就跟在我身边,以你们俩那时的身高,就算垫脚尖也看不见院子。是说屋子那时也很残破需要整修,你可能是从墙缝看的吧。”

望着一脸讶异的阿修,实艳反而好奇问道:“不过你阿嬷跟你娘都没说错,婶婶也认为你真的比村里的小孩特别。那婶婶问你,你在梦中有听见他们跟你善叔说什么吗?因为问了几次,你善叔死都不说。”

面对婶婶的追问,阿修虽然直率的回复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却也发觉婶婶的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不信任感,只得草草结束对话出门,留下一脸疑惑,却又若有所思的实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头雾水,却又摸不着头绪的阿修,出门走没多远,就看见邻居福爷爷在屋外动作缓慢的伸展四肢,活动筋骨。

“福爷爷早,又在养生啦?!土豆还在睡吗?”听见阿修的问候,福爷爷也回头笑着跟阿修打了个招呼,顺便补了句:“什么养生,这可是有名的《圆慲仙术》!是说你也没说错,练得好的确对延年益寿大有助益。”

在村民一片排斥阿修的共识中,福爷爷一家算是特殊的存在,对阿修的态度挺和善的。其中福爷爷身为村里的长老,没土豆跟阿修的互动来得热络,但基本的寒暄倒没少过,或许是因为年纪大,对世事看得开吧。

只是通常招呼完就迳自往田里走去的阿修,今天倒是反常的站在福爷爷身边,似是欲言又止。福爷爷见状,只得停止练习问道:“今天怎没直接去田里?找福爷爷有事?”

还在思索该如何开口的阿修,见福爷爷停止练习,便说道:“是这样的,我有听人说……”然后把梦中娘亲渡河罹难的情况说了一遍,只是巨狐的部份,也是略过不提。

“虽然不知是谁告诉你的,但这些都是事实,而且……”福爷爷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当初距离最近的人的确是我。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很后悔,当初若把你娘拉住,不放任她过桥,或许你今天不会过的这么孤单艰苦。”

阿修闻言,追问道:“所以我娘真的差一点就能过桥?”

“不是差一点,是应该可以过桥的。因为桥身虽然颠簸危险,但麻绳绑的还是很扎实的。最后的确是断得太突然,就好像……”福爷爷说到这儿就打住,似是在回想当时情境。

“像被割断?而且是从桥头断开?”阿修看福爷爷半天不说话,只得探询式的接话。

“是的!那一幕我印象很深,因为麻绳很难断开,要断也可以看见它慢慢断掉的过程。但当时就像被割断一样,原本扎实的麻绳,瞬间断掉飞散开来,令人难以置信。只是事发突然,加上在场每个人都很自责,事后也没人想再提起这事。如果我当初能狠下心来阻止你娘……你会怪福爷爷吗?唉~”说到这儿,福爷爷脸色凝重的望着阿修。

“没事,只是想了解一下当时情况。谢谢福爷爷告诉我这么多,我得赶快到田里工作了。”强忍住情绪的阿修,说完便转身大踏步离去。而福爷爷似乎也没了兴致,不再继续练习,就自顾的进屋去了。

而这一幕,全被倚在窗边的实艳看在眼里,就不知俩人的对话有没被听在耳里。

好友土豆

走在路上的阿修,心中虽然难过,却也只能强打精神,继续往田里的方向前进,当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小庙时,想起梦中的景象,胸口感到窒闷的同时,也带点紧张。

或许是因为阿修打一开始就知道它们的存在,所以虽然彼此没什么利害关系,但这些盘据小庙已久的狐群,始终就没给过好脸色,不是恶狠狠的瞪着他,就是偶尔戏弄一下他。不过这也是以前的事了,今天庙里给人的感觉,反倒是出奇的安静。

眼见时间还早,庙里空无一人,平常总是快速经过的阿修,难得的绕着庙前庙后仔细查看一番,却哪里还有狐群的身影。

环顾四周,再瞅瞅树上,确定没有任何狐群的存在,感到疑惑的阿修,只得扛着农具,到田里干起粗活来。边工作之余,也边纳闷那群狐狸哪里去了,尤其是那尾巨狐,若有机会,实在很想试图了解这场梦的真实性。

“只是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自己有能力报仇吗?还是会再度沦为巨狐的爪下亡魂?”一边荷锄松土的阿修,边暗自思索着,“虽然自己昨天才击败看来更凶狠骇人的角狼,但那也是天时、地利、人和俱齐的结果,如果正面冲突,自己的身子应该就跟那条麻绳一样,一爪就结束了吧。”

“喂~阿修,休息一下吧,看我带了什么好吃的来!”一阵由远而近的叫喊声,把阿修的心神拉了回来,定睛一看,原来正是隔壁福爷爷的宝贝金孙,也是村里唯一的好友—土豆,手里似乎提了一袋东西跑过来。

“土豆哥,今天这么早就来监督我工作?”看见不过比自己大几岁的土豆,阿修也开心的打趣回应着,然后放下锄头,扑了扑身上的土,再到旁边的小沟洗完手后,俩人很有默契的走到旁边的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

“监督你没错,但不是工作,是吃的,赶快来,哈哈。”只见土豆边说边打开袋口,一股食物的香味飘了出来,原来里面有好几样零食,像是肉干、果干、卤豆干等……然后土豆开心的从里面抓了一块卤肉递给阿修:“喏,这是我早上去王大爷家听他们聊些奇闻趣事的时候,王大娘塞给我的一些零食,趁新鲜快吃。”

阿修边吃边看着也笑眯眯吃着零食的土豆,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感动,总觉除了实艳婶婶外,土豆就是最亲的人了。

家境同样清寒的土豆,由于爹娘与爷爷管教松散,不若实善冷酷严厉,加上土豆的个性大而化之,很讨村民喜爱,所以常常成天无所事事,到处闲逛。也因此跟一堆叔叔伯伯阿姨婶婶混得非常熟,不时有各种零食可吃。也因为知道阿修吃的简陋,所以也常拿些好吃的来跟阿修分享。

边吃着可口的美食,边听土豆谈论早上的见闻,诸如扬善惩恶的剑客、武术高手的对决,还有世上各种珍奇异事……等,是阿修少有的快乐时光。虽然土豆习惯加油添醋,导致内容真假难辨,但听着这些闻所未闻的事,总令人感到向往。

“喂,你小子是吃楞啦,”耳边传来土豆不满的询问,“我刚的问题你有听到吗?”这一番话把沉思的阿修拉回现实,只得讷讷复述:“问题?”

“是啊,你昨天怎那么晚才回来,很反常哦。难道,”只见土豆一脸诡笑、双眼发亮,言语间难掩兴奋的颤抖着,一手则搭上阿修的肩膀,“你又遇到什么趣事?说给好哥儿们听听吧。”

“只要告诉别人,约定就作废!”阿修耳边仿佛响起老爷爷的叮咛,只得摇头否认。

土豆见状,只得放手,然后一脸失望的把双手枕在脑后,躺到地上望着天空喃喃自语:“其实啊,比起村人口耳相传的那些奇事,我觉的你平时分享的一些鬼啊精灵的故事,反倒来得更有趣呢。可惜我看不见,但听说以前的人是能看见的呢!虽然你爹下落不明,但我真羡慕你们父子。”

“羡慕?”阿修闻言好奇问道,“这种日子有什么好羡慕的?”

“我指的是你能看见大家看不见的许多事物,而你爹……唉,”土豆叹了口气道,“生意做那么成功,不但帮助许多村民,也可说是少数有能耐自由进出育神高原的人。每次看你爹回来跟大家分享外界的新鲜事,就让我好生妒嫉,真想像你爹一样,去瞧瞧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好在哪?”阿修感到无趣的讪讪回应。

“难道你不想离开这里?”土豆斜睨着阿修,一脸不屑的问道。而这问题也深深刺到阿修的内心深处,只得苦闷说道:“我只是不想待在村里。”

土豆见状,起身拍了拍阿修的肩膀:“那就对了,我们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你爹之前曾说他是被‘离舍河’冲出去的,虽然大家都觉得他在开玩笑,但我觉得他是说真的。而且,”土豆顿了一下,“说不定你娘也是被冲出去没死,只是一下找不到方法回来。毕竟有钱能行传送的,除了外界的官差外,放眼整个高原,也只有你爹一人了。”

土豆的话语令阿修吃了一惊,因为离舍河的尽头是一个小湖,但小湖水面从不会因为河水的涌入或是天候改变有所升降,因此关于离舍河有秘密水道与外界相通的流言,也从没停过,只是猜归猜,却从来没人敢拿命去试。

就在这时,阿修脑海中闪过水凌儿的身影,既然她一直住在离舍河,也许知道实际情况。

“啊,完了完了,聊太久了!王大娘还讬我到镇上帮她买点东西呢,那我先离开了。”想起这事的土豆,赶忙起身往惜古镇跑去,徒留原地沉思的阿修。

下回:《仙游记.第二部》第13话 离舍河、黯道与人心(预计发表日期:12月10日)

《仙游记第一部各话》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