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基因编辑婴儿有备而来 贺建奎为党背锅?(图)


贺建奎11月28日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
贺建奎11月28日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12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中国科学家贺建奎11月26日突然宣布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成功诞生的消息,为世界震惊。有批评指向中共当局的监管责任,官方紧急切割之下,留有一些疑点。有说法指贺的这项研究涉中共密令,中共是背后推手。而无论从体制之病还是人心异变角度看,分析者都认为事件发生在中国事实上并不令人意外。

英媒:贺建奎有备而来

英媒BBC中文网11月29日刊文称,这则基因编辑婴儿成功诞生的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让全世界震惊不已,更关键的是,这一消息来自中国。国际间科学家认为这一技术“太不安全,不宜尝试”,有些科学家批评贺建奎的研究结果等同于“人体活实验”。

文章说,即使引发巨大争议,贺建奎在香港亮相时也坚称为这项实验感到"骄傲"。

而最初,官媒《人民日报》的报导高呼他的研究结果“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即便在舆论一面倒对他提出种种批评和质疑之后,仍然有中国媒体将贺建奎称为“基因编辑婴儿”之父。

英媒认为,贺建奎对研究的争议性之大,应该早已有所准备。因为《人民日报》和美联社报导出现之前,他准备好了五个视频,放在了中国人俗称油管的Youtube上和优库视频平台上。中外媒体同步报导,在传统和新媒体间联合曝光。贺建奎选在香港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大会之前宣布的重磅消息,经公关公司的运作,应该达到了非常好的宣传效果。

但是,这一消息所引发的负面反应之大,恐怕也是中国官媒和贺建奎始料不及的。

文章提到,值得一提的是,贺建奎在视频中全部说的是英文,注中文字幕;这样的语言选择有何深意?是否暗示他的此番解释目标受众并非国内而是国外?

“基因编辑”婴儿研究背后推手是中共?

现在台湾生活的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11月29日在推特上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

为何说“基因编辑婴儿”是中共推动的研究项目?草祭表示分析了五点:

一、上亿以上经费,不是一个副教授能争取到的,背后必有科技部支持;

二、贺作为“千人计划”引进南科大,能长期留职停薪做相关研究和经营活动,没上层支持不可能办到;

三、科技部有专项经费可支持这类不能公开的研究项目;

四、这么多人被试验,没有国家力量办不到。

此外,草祭还认为,贺建奎没有医师资格,根本没资格进行“基因编辑婴儿”的人体试验。如果贺是私自筹集经费进行研究,那应该被南科大开除、应该被中共以司法制裁、还应被试验对象起诉求偿巨额赔款,但目前根本看不到这方面处罚迹象,这说明背后是政府在撑腰。

草祭说,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贺建奎不小心泄露了秘密

贺建奎11月28日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时说,“基因编辑”婴儿能够顺利出生的消息是不小心公布的,“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

他指南科大对该项研究并不知情。但当被外界问及项目资金来源时,他又称来自南科大,以及自己个人支付部分费用,同时强调个人公司没有参与。

贺建奎出生于湖南娄底市新化县,那是一个十分贫困的小县城。贺建奎2006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后,曾前往莱斯大学攻读博士,此后更于2011年至2012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Stephen Quake lab进行博士后研究。2012年,他成为中共“千人计划”招揽的对象,被招募回国后,成为了南科大生物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基因测序技术、免疫基因组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贺建奎至少是7家公司的股东、6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且是其中5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人民币,其中最为知名的是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贺建奎持有27.42%股权,在公司担任董事长、创始人,主要业务是第三代基因测序仪的产业化。

此前一位自称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博士生的知情人在发布的信息中提到:CRISPR基因编辑婴儿这个项目不是偷偷做的,之前是做了登记也有了伦理委员会审批。

据陆媒报导,该研究已经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获得注册号为:ChiCTR1800019378,并且该项目的经费或物资来自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下的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

贺建奎转眼遭抛弃?中共全面切割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网站在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发布后,当天发表的那一篇激动人心的正面报道,题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称“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几个小时之后又把它删掉了。但人民网这篇文章仍然遍布中国网络,可见宣传部门并没有真正要求删除。

在中国的这项“伟大”科研成果引起中国科学家和国际学界的强烈反应后,涉事医院深圳和美妇幼儿科医院随即出面撇清,南方科技大学发表紧急声明,深圳市和广东省政府部门介入调查。

中国遗传学会、中国科协生命科学学会联合体以及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都相继发表声明,谴责将基因修改用于生殖目的。

中国科协称取消贺建奎中国青年科技奖参评资格。

中国科学院也发文表态,指早在2015年12月就已达成共识,指生殖细胞的基因编辑研究应尊循限制性的伦理规范。

中国科技部称表达高度关注,强调将在严实调查后依法严肃处理。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公然违反国家相关法规条例,公然突破学术界伦理底线,令人震惊。”

中国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29日周一在官方网站发表回应,表示对此事件高度重视,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立即展开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而贺建奎本人28日出席在香港大学举行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遭与会学者抨击后,拒绝出席周四(29日)的专家小组讨论,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筹委会发总结声明,批评贺建奎的研究不负责任。在大陆多个部门指要调查和不排除追究责任后,贺建奎去向不明。

中国体制之病默许此类事件发生

中国的相关部门迅速切割很有意思,在事件发生当天,11月26日中国《科技日报》曾报导称,国家卫健委拒绝回应“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报导说,记者联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了解到,目前我国对此类研究采取备案制,需要到相关网站进行备案,但贺建奎所进行的这项基因编辑婴儿手术并未备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拒绝对此事进行回应。

但这则报导在每经网和凤凰网、头条新闻均已被删除。

综合外国传媒报导,美国禁止这类基因编辑;英国有法例防止人类生殖的胚胎编辑基因组。香港《人类生殖科技条例》亦规定胚胎研究须申请牌照,且有守则订明不得改变后代遗传基因组。

有人将事件归责于卷入事件的莆田系,时评人长平在《德国之声》撰文表示,莆田系再坏,也背不起中国政府监管缺失的黑锅。“同样的事情年年都在发生,国际舆论年年震惊,但不妨碍越做越大。难道这些医院和医生都属于或者来自莆田系吗?”

长平表示,难怪德国伦理理事会主席彼得.达布洛克(Peter Dabroc)呼吁,”鉴于中国所出现的发展势头,有必要考虑建立起类似于国际原子能机构那样的监管机构的可能性。”

中国著名媒体人前央视主持人、极力推动反对转基因的崔永元周一晚在网上发表文章,“转基因转出孩子了”,他表示对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很气愤,但是并不吃惊”。他在文中表示,“从转基因滥种乱吃开始的违背科学伦理的无耻行径,不但不是丑闻,反倒是值得奖励几百万的光荣。坏榜样在前,模仿者紧跟,这践踏科学伦理的基因编辑婴儿一定会出来。”

英媒BBC引述田晓山博士向指出,是中国当局法律上默许了事件的发生。他说,世界不少国家法律明文禁止以妊娠为目的的基因编辑,中国只有2003年制定的《人胚胎干细胞研究伦理指导原则》,采取相对开放型的备案制。田晓山说:“法律不禁止,也就可以视同是允许。”

基因编辑婴儿问世带给人类未知恐惧 根本原因在人心异变

英媒BBC认为,基因编辑婴儿问世的最大恐惧,就是这将改变人类自己,担心人这个物种以后不成其为人。

美国之音30日援引台湾茂盛医院院长李茂盛医生说,一刀剪断基因,人类未来或从此变异。这是触犯生殖医学的禁忌,是踩踏了人类繁衍自然规律的红线。这种行为将对受试婴儿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可能会引发人类不想看到的后果。

时评家横河对大纪元表示,这是人类第一次在胚胎、实际上是在受精卵的水平上改变了人类的基因。第一个问题就是在技术上有太多的未知数,人类的基因改造了以后,对人会有什么影响,基本上是不知道的,有太多人类根本无法控制的因素。第二个问题是在伦理道德上,就是现在人类可以“订制”自己了,人类就可以决定什么人可以出生,什么人不能出生,能够改造出什么样子,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对于贺建奎敢这样做的背后原因,横河表示,中共统治中国以后,强制性的推行无神论,对神没有敬畏之心。中共彻底的唯物主义论,它不会把人当成是神造的,同样它对人也没有丝毫的尊重,也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是万物之灵的这个概念。

横河认为,西方的医学伦理,认为人是神造的。而中共所有的教育,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事实上中共的医学教育根本就没有伦理教育,它只有党性教育。

他说,中共在所有的领域率先不守法,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使得各行各业都钻法律的空子,对法律视而不见。“只要你跟随中共,有没有法律都所谓了。”因此,第一例违反人类伦理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在中国,也就不奇怪了。

独立时评人吴强对美国之音则表示,对于贺建奎进行的直接剪切胚胎基因的这类所谓基因疗法,该技术来自中、美两国的两位原创发明人都表示“不可接受”。而我对中国出现这类科技的大逆不道完全不感到奇怪。在中国,大学各种丑闻频繁出现,教授们的研究方向急剧堕落。这包括我们看到的河北科大韩春雨事件中无人被处罚的冰冷现实。社会科学领域也不例外,阿谀奉承是论文、研究的总体走势。而这种趋势的定型依附于防火墙霸道、威权主义上升、“厉害了我的国”这种虚假民族自豪感上升,等等。中国内部与国际相悖的伦理孤岛效应也是应运而生。总之,就是中国从政治到经济到学术界总体伦理滑落。贺建奎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作为一所建校刚过10年的新学校,其哗众取宠和有悖人类伦理的做法正是中国科技界和社会的缩影。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