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海蒂》随笔(一)(图)

---太阳照在阿尔卑斯山高山草原上

2018-12-16 00:30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明媚阳光照射下的美丽的阿尔卑斯山高山草原。
明媚阳光照射下的美丽的阿尔卑斯山高山草原。(图片来源:pixabay)

根据瑞士作家约翰娜・施皮里所写的小说《海蒂》改编的电影《海蒂》,是德国与瑞士合拍的一部杰出的儿童故事电影。2016年,曾在德国第66届电影节被评为金奖。导演是阿里・葛斯彭纳。影片中的海蒂扮演者是阿奴克・斯戴芬,爷爷是由布鲁诺・甘茨扮演。

我是在YouTube网上看的这部电影,下面是我看这部电影的随笔。

影片序幕,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在明媚阳光照射下的美丽的阿尔卑斯山高山草原。一个人在寂静的夏日的草丛中行走。镜头拉近,是个具有天然卷曲棕黑色长发女孩,她穿着深褐色的厚厚的连衣裙,深蓝色的衣服外面,还有件棕色围裙和一件蓝色的毛织披肩,头上戴着一顶短檐儿的、浅黄色的草帽。她走上长满绿草的小丘坡顶,停下来,向远处和天空眺望。远处的高山终年积雪,雪山前面山峦叠翠,云蒸霞蔚,近处的山岗绿树成林,芳草萋萋。这景致,令我想起中国宋代词人李清照《渔家傲》词句:“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

镜头转向天空,一只展翅高翔的雄鹰在高空自由飞翔,女孩也不由自主地展开她的双臂模仿雄鹰,她仰天观看,看到雄鹰一边鸣叫,一边向下俯视。银屏展现云天上,一个具有火眼金睛、带钩的尖嘴和美丽羽毛的可爱的雄鹰头部的近镜头。好像它在与地上的女孩遥相呼应。

镜头变换一下,我们看到女孩是站在一个绿色的小山包上,环绕山下有一条弯路,有个妇人在路上行走。这时银屏展现“海蒂HEIDI”片名。

山丘下的女人在喊:“海蒂,过来”。小女孩回过头来,一张可爱的幼稚的圆圆的白色小脸,一双瞪大的眼睛向下面看,她口中衔(xian)着一根长草径。听到下面叫她,才恋恋不舍地跑下小山丘。

近镜头,一个将棕色头发盘在头顶、上面还戴着一个碟形小帽、穿着白色内衣、外面套穿一件棕色上衣、下面穿一件浅色长裙的漂亮女人,她手牵着女孩的小手,走在山区村镇的窄路上,路旁是居民的田园。觅食的几只鸡从她们的脚下跑过。

在路边的菜园里,有一个正在干活的妇人,她穿着蓝色的上衣和浅灰色的长裙,看到来人了,站起身来招呼道:“你好,德塔!”领着海蒂的、正匆忙赶路的女人回答:“你好!”那干活的妇人走出菜园,在后面跟随着她们。

海蒂挣脱开被牵着的小手,跑到小巷路口的街墙边,那里有一个木槽,旁边还有几只鸡和一个正在家门口干活的老妇人。海蒂到在木槽的边沿坐下,撩起长裙搧呼着,说:“我好热啊。”然后她抬起头来问:“还有很远吗?”带她的妇人回答:“海蒂,就在上面了。”这时后面跟随她们的那妇人也来到了这里。

她走过来,问德塔道:“这就是你去世的那个妹妹的女儿吗?”德塔回答:“是的”。德塔姨妈转身拉住海蒂的手说:“起来吧,海蒂,我们要出发了。”那女人说:“她已经长大了。”姨妈回答:“是的。”

他们继续沿着顺山势而建的小巷往前走,边走,德塔姨妈边催促:“跟上”。那妇人又追上来问:“你要带她去哪儿?”德塔道:“去她爷爷家。”又问:“去阿尔叔叔家吗?”那女人吃惊的自语道:“天哪!”

她们走在上山的路上。长满绿茵茵野草的山坡上,有天然生长的松杉树木。后面又传来跟姨妈说话的那个妇人的声音:“他是无神论者,他讨厌所有的人,他们说他甚至已经忘了怎么说话了”。

她们一边往山上爬,一边说话,姨妈对那妇人道:“难道要我把她送到别人家里去?或者送给我们都不认识的一些农民?”

海蒂拿着他的衣服包裹,边跟她们走,边看她们。姨妈又说:“你知道的,没人想家里多一张嘴吃饭。”

海蒂看到前面小山坡树丛下的草地上,有三只山羊在吃草。与姨妈讲话的妇人又说:“也许她和陌生人在一起会更好。”

海蒂转过身来。她因看到山羊很开心,天真烂漫的笑了。那妇人继续说:“阿尔跟他自己的儿子都吵得不可开交,愿上帝让他的灵魂安息。”

在阳光照耀下,山坡的丛林和草地展现出一幅美丽的图画:金色、深绿色、淡绿色的草木丛中,散布着正在开放的紫色、黄色,红色的鲜花花朵。一只黑色山羊和一只白色的山羊正在吃草。又听到那妇人说:“我保证他一点也不想和孩子在一起”。海蒂离开她们跑到了一边,坐下来先脱掉靴子,然后脱掉外面的长裙,把它们甩在地上,只穿里面藕荷色的连衣裙,奔向山羊。后面传来了姨妈的喊声:“海蒂,你在哪里?”只见姨妈和那妇人站在杉树丛边。“海蒂,赶紧过来!”海蒂跑起来,到下面的丛林处和姨妈在一起。

前面景致是在雪山下面的绿地上,有孤零零的两三栋小屋,篱笆边的木屋对面是一座石头砌墙、带有阁楼的木屋,屋檐下整齐码放着劈好的劈柴。一个穿着白色衬衣和深绿色背带裤的的老人,正轮着长柄斧头劈木柴。海蒂惊奇的看到他的背影,走向前来打招呼:“你好,爷爷!”老人停下手中的活,回过头来,只见他白发苍苍,古铜色的脸上长满了长长的、卷曲的、白色的络腮胡须,这是一张久经风霜,长满皱纹的老脸。他双眼目光暗淡,木然地看着她们。姨妈拉着海蒂走近他,打招呼道:“你好,阿尔叔叔!这是海蒂。”海蒂仰起头,脸带笑容,一双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着这个陌生的爷爷。姨妈又说道:“这是您的孙女。”老人看着她不语。海蒂表情变得悲伤,她嘴唇紧闭,眼睛含着泪花。姨妈说:“我在法兰克福找了一份工作,所以我现在就把她给您送过来了,她毕竟是您的血肉。”老人令人意想不到的开口喊道:“滚!带着她一起滚!”姨妈走向前一步,争辩道:“我已经照顾她五年了,我没办法再继续了”。老人又发怒:“滚远点!”见老人逼到跟前,姨妈拉着海蒂的手就跑。老人又继续劈劈柴。

姨妈带着海蒂跑到屋子后面,蹲下来对海蒂说:“海蒂,听我说,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保证我叔叔不会伤害你的。”她亲吻了海蒂,又拥抱她,然后把包裹交给她说:“好了,走吧”。就这样与海蒂分别了。她一边跑下山,一边回头看,一边祈祷:“上帝,请原谅我。”

海蒂回过头来,看到姨妈远去,就提起包裹回到爷爷小屋边。爷爷见海蒂回来,停下劈柴。他对走向山下去的德塔喊道:“嗨!孩子,带她一起走!”爷爷又推了海蒂一把:“走啊,和她一起走!”小海蒂回过头来说:“但是,她也不想带我回去。”她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爷爷。爷爷也回过头来看看她,不语。然后爷爷回转身,进屋,关上了屋门。

海蒂自己提着包裹,走到爷爷屋门前,胆怯地叫门:“爷爷”。老头在昏暗的屋里环顾四周,里面只有有简单的家俱,此外就是面徒四壁。这时门外的海蒂又叫:“爷爷”。老人仍然不语。海蒂放下东西,跳起来张望几次,想从窗户看爷爷,但是她太矮了,看不到里面。爷爷也从小屋窗户缝隙里窥视她,但是不理采海蒂。

海蒂默默地走到对面的羊圈小屋,她自己打开小门进去了。

夜里,山峰背后昏暗的天空中电闪雷鸣,远处在下雨。羊圈里,疲倦的海蒂搂着黑色的山羊,睡在地面铺的干草上进入了梦乡。(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