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電影《海蒂》隨筆(一)(圖)

---太陽照在阿爾卑斯山高山草原上

2018-12-16 00:30 作者: 園丁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明媚陽光照射下的美麗的阿爾卑斯山高山草原。
明媚陽光照射下的美麗的阿爾卑斯山高山草原。(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瑞士作家約翰娜・施皮裡所寫的小說《海蒂》改編的電影《海蒂》,是德國與瑞士合拍的一部傑出的兒童故事電影。2016年,曾在德國第66屆電影節被評為金獎。導演是阿里・葛斯彭納。影片中的海蒂扮演者是阿奴克・斯戴芬,爺爺是由布魯諾・甘茨扮演。

我是在YouTube網上看的這部電影,下面是我看這部電影的隨筆。

影片序幕,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在明媚陽光照射下的美麗的阿爾卑斯山高山草原。一個人在寂靜的夏日的草叢中行走。鏡頭拉近,是個具有天然捲曲棕黑色長髮女孩,她穿著深褐色的厚厚的連衣裙,深藍色的衣服外面,還有件棕色圍裙和一件藍色的毛織披肩,頭上戴著一頂短檐兒的、淺黃色的草帽。她走上長滿綠草的小丘坡頂,停下來,向遠處和天空眺望。遠處的高山終年積雪,雪山前面山巒疊翠,雲蒸霞蔚,近處的山崗綠樹成林,芳草萋萋。這景致,令我想起中國宋代詞人李清照《漁家傲》詞句:「天接雲濤連曉霧,星河欲轉千帆舞」。

鏡頭轉向天空,一隻展翅高翔的雄鷹在高空自由飛翔,女孩也不由自主地展開她的雙臂模仿雄鷹,她仰天觀看,看到雄鷹一邊鳴叫,一邊向下俯視。銀屏展現雲天上,一個具有火眼金睛、帶鉤的尖嘴和美麗羽毛的可愛的雄鷹頭部的近鏡頭。好像它在與地上的女孩遙相呼應。

鏡頭變換一下,我們看到女孩是站在一個綠色的小山包上,環繞山下有一條彎路,有個婦人在路上行走。這時銀屏展現「海蒂HEIDI」片名。

山丘下的女人在喊:「海蒂,過來」。小女孩回過頭來,一張可愛的幼稚的圓圓的白色小臉,一雙瞪大的眼睛向下面看,她口中啣(xian)著一根長草徑。聽到下面叫她,才戀戀不捨地跑下小山丘。

近鏡頭,一個將棕色頭髮盤在頭頂、上面還戴著一個碟形小帽、穿著白色內衣、外面套穿一件棕色上衣、下面穿一件淺色長裙的漂亮女人,她手牽著女孩的小手,走在山區村鎮的窄路上,路旁是居民的田園。覓食的幾隻雞從她們的腳下跑過。

在路邊的菜園裡,有一個正在幹活的婦人,她穿著藍色的上衣和淺灰色的長裙,看到來人了,站起身來招呼道:「你好,德塔!」領著海蒂的、正匆忙趕路的女人回答:「你好!」那幹活的婦人走出菜園,在後面跟隨著她們。

海蒂掙脫開被牽著的小手,跑到小巷路口的街牆邊,那裡有一個木槽,旁邊還有幾隻雞和一個正在家門口幹活的老婦人。海蒂到在木槽的邊沿坐下,撩起長裙搧呼著,說:「我好熱啊。」然後她抬起頭來問:「還有很遠嗎?」帶她的婦人回答:「海蒂,就在上面了。」這時後面跟隨她們的那婦人也來到了這裡。

她走過來,問德塔道:「這就是你去世的那個妹妹的女兒嗎?」德塔回答:「是的」。德塔姨媽轉身拉住海蒂的手說:「起來吧,海蒂,我們要出發了。」那女人說:「她已經長大了。」姨媽回答:「是的。」

他們繼續沿著順山勢而建的小巷往前走,邊走,德塔姨媽邊催促:「跟上」。那婦人又追上來問:「你要帶她去哪兒?」德塔道:「去她爺爺家。」又問:「去阿爾叔叔家嗎?」那女人吃驚的自語道:「天哪!」

她們走在上山的路上。長滿綠茵茵野草的山坡上,有天然生長的松杉樹木。後面又傳來跟姨媽說話的那個婦人的聲音:「他是無神論者,他討厭所有的人,他們說他甚至已經忘了怎麼說話了」。

她們一邊往山上爬,一邊說話,姨媽對那婦人道:「難道要我把她送到別人家裡去?或者送給我們都不認識的一些農民?」

海蒂拿著他的衣服包裹,邊跟她們走,邊看她們。姨媽又說:「你知道的,沒人想家裡多一張嘴吃飯。」

海蒂看到前面小山坡樹叢下的草地上,有三隻山羊在吃草。與姨媽講話的婦人又說:「也許她和陌生人在一起會更好。」

海蒂轉過身來。她因看到山羊很開心,天真爛漫的笑了。那婦人繼續說:「阿爾跟他自己的兒子都吵得不可開交,願上帝讓他的靈魂安息。」

在陽光照耀下,山坡的叢林和草地展現出一幅美麗的圖畫:金色、深綠色、淡綠色的草木叢中,散佈著正在開放的紫色、黃色,紅色的鮮花花朵。一隻黑色山羊和一隻白色的山羊正在吃草。又聽到那婦人說:「我保證他一點也不想和孩子在一起」。海蒂離開她們跑到了一邊,坐下來先脫掉靴子,然後脫掉外面的長裙,把它們甩在地上,只穿裡面藕荷色的連衣裙,奔向山羊。後面傳來了姨媽的喊聲:「海蒂,你在哪裡?」只見姨媽和那婦人站在杉樹叢邊。「海蒂,趕緊過來!」海蒂跑起來,到下面的叢林處和姨媽在一起。

前面景致是在雪山下面的綠地上,有孤零零的兩三棟小屋,籬笆邊的木屋對面是一座石頭砌牆、帶有閣樓的木屋,屋檐下整齊碼放著劈好的劈柴。一個穿著白色襯衣和深綠色揹帶褲的的老人,正輪著長柄斧頭劈木柴。海蒂驚奇的看到他的背影,走向前來打招呼:「你好,爺爺!」老人停下手中的活,回過頭來,只見他白髮蒼蒼,古銅色的臉上長滿了長長的、捲曲的、白色的絡腮鬍鬚,這是一張久經風霜,長滿皺紋的老臉。他雙眼目光暗淡,木然地看著她們。姨媽拉著海蒂走近他,打招呼道:「你好,阿爾叔叔!這是海蒂。」海蒂仰起頭,臉帶笑容,一雙大大的眼睛,天真地望著這個陌生的爺爺。姨媽又說道:「這是您的孫女。」老人看著她不語。海蒂表情變得悲傷,她嘴唇緊閉,眼睛含著淚花。姨媽說:「我在法蘭克福找了一份工作,所以我現在就把她給您送過來了,她畢竟是您的血肉。」老人令人意想不到的開口喊道:「滾!帶著她一起滾!」姨媽走向前一步,爭辯道:「我已經照顧她五年了,我沒辦法再繼續了」。老人又發怒:「滾遠點!」見老人逼到跟前,姨媽拉著海蒂的手就跑。老人又繼續劈劈柴。

姨媽帶著海蒂跑到屋子後面,蹲下來對海蒂說:「海蒂,聽我說,沒有什麼好害怕的,我保證我叔叔不會傷害你的。」她親吻了海蒂,又擁抱她,然後把包裹交給她說:「好了,走吧」。就這樣與海蒂分別了。她一邊跑下山,一邊回頭看,一邊祈禱:「上帝,請原諒我。」

海蒂回過頭來,看到姨媽遠去,就提起包裹回到爺爺小屋邊。爺爺見海蒂回來,停下劈柴。他對走向山下去的德塔喊道:「嗨!孩子,帶她一起走!」爺爺又推了海蒂一把:「走啊,和她一起走!」小海蒂回過頭來說:「但是,她也不想帶我回去。」她用期待的眼神看著爺爺。爺爺也回過頭來看看她,不語。然後爺爺回轉身,進屋,關上了屋門。

海蒂自己提著包裹,走到爺爺屋門前,膽怯地叫門:「爺爺」。老頭在昏暗的屋裡環顧四周,裡面只有有簡單的傢俱,此外就是面徒四壁。這時門外的海蒂又叫:「爺爺」。老人仍然不語。海蒂放下東西,跳起來張望幾次,想從窗戶看爺爺,但是她太矮了,看不到裡面。爺爺也從小屋窗戶縫隙裡窺視她,但是不理採海蒂。

海蒂默默地走到對面的羊圈小屋,她自己打開小門進去了。

夜裡,山峰背後昏暗的天空中電閃雷鳴,遠處在下雨。羊圈裡,疲倦的海蒂摟著黑色的山羊,睡在地面鋪的乾草上進入了夢鄉。(待續)

責任編輯: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