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七)喜认干爹(图)

2018-12-19 11:41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刚才半轮太阳还露在海面上,只一杯酒的功夫,大海完全吞没了太阳,顿时天暗下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六)睡觉的烦恼〉。

刚才半轮太阳还露在海面上,只一杯酒的功夫,大海完全吞没了太阳,顿时天暗下来,瑞雪问:“要点灯吗?”大伯说:“不用,你们看!”两人抬头一望,只见一弯如眉的月牙挂在蓝天上。大伯说:“岸上的灯光也能射过来,不算黑。”牧云说:“这样也好,月朦胧,风轻柔,酒微醺,好,恰到好处。”

大伯斟了一小口酒,望着两位年轻人说:“你们这俩兄弟实在招人喜欢,一个英俊轩昂,一个风流俊美。真是一表人才,加上知书达理,为人忠厚,你们的父母福分不浅,有你们这样的好儿子,终生足矣!”瑞雪问:“大伯,您常年跑船,这一趟来回几个月,您不想儿子和家人吗?”大伯叹了口气,说:“我的家人都升天了,在这人间再也没有亲人了。”二人不由一愣,大伯接着说:“五年前我的老伴离我而去,十年前,我唯一的儿子,因一场大病不幸身亡,若活着,也有秦公子这么大了。如今只剩下我这老头子孤苦的活在人间,但凡有个一男半女,何至于如此凄凉!”说着,不由哽噎起来。

牧云二人也辛酸。瑞雪连忙劝慰:“王伯,别难过,世上像你这样孤独的人还有很多,我表哥就是其中一个,他自幼失去父母,孤苦伶仃。您无儿女,他无父母,你们二孤若合在一齐,不久成双了吗?王伯,您若不嫌弃我表哥,不如让他做您的儿子,你看如何?”王伯先是一惊,后是一喜,“我若有这样的儿子,做梦都笑醒了。”

瑞雪望了牧云一眼,又悄悄地拉了一下他的衣角,牧云会意,立即跪在王伯面前说:“干爹在上,受儿子一拜。”王伯连忙双手将他扶起,眼里噙着泪花:“做梦也没想到有这样的喜事!”瑞雪说:“谁能想到在这船上遇到干爹,这是上天安排的,真得感谢上天。”“对对,感谢上天。”三人站了起来,举起酒杯:“感谢苍天,感谢海神,感谢各位神灵。”

王伯一高兴,连喝了两杯酒。三杯酒下肚,只觉头昏脑胀,竟昏昏沉沉地趴在桌上睡着了。二人忙把他扶到床上,轻轻地脱去外袍,褪下鞋袜,盖好被子。然后退了出来。又把酒菜收拾起来,两人走到栏杆前,并肩而立。

身后的大海莽莽苍苍,辽阔无垠;身前的都市热闹喧嚣,万家灯火。两人思绪万千,却默默无语。良久,牧云开口:“我想起几件小事。”“什么事?”牧云说:“一、你还是恢复女儿装吧,这样他们说话,做事就会收敛些。二、你必须改名换姓,这样更安全些。三、你不能暴露以往唱戏的身份。他们若让你唱曲,你只唱些民间小调,千万不能唱大戏的段子。我就想到这些,你看呢?”瑞雪说:“好,都依你,只是改个什么名子好呢?”牧云想了想说:“你常扮《牡丹亭》中的杜丽娘,你就姓‘杜’吧。至于名字……‘雪’字还保留着,这个‘雪’字,用在你身上再贴切不过。你冰雪聪明,你洁白如雪,对,就叫‘若雪’,如何?”瑞雪说:“太好了!‘杜若雪’很好听,就是它了。”瑞雪笑着歪着头望着他说:“没想到你竟如此心细,想问题如此周到!”牧云也笑着说:“其实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小事从来不放在心上。我也不知道,从遇上你,竞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想到你的事,总要反复琢磨,唯恐伤害了你。”停了一会,牧云转身望着瑞雪,红着脸说:“也许因为每时每刻都想着你,牵挂着你,满脑子都是你的缘故吧。”

看着他诚挚的面孔,听着他真挚的话语,她有很多话要说,但感到任何语言都苍白无力,她只能深情地望着他,眼里噙满了泪水,他拉着她的手,问:“雪儿,你怎么了?”她扑向他的怀中,他紧紧地抱着她。她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温暖,甜蜜,舒适,恬静……她在心里呼唤:“什么金银财宝,什么显赫的地位,我都不要,我只要他温暖的胸膛,我只愿他永远这样抱着我。愿上天保佑我们吧。”她闭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这时干爹的咳声传来,她急忙从他怀中挣脱出来,两人面对面地站着。

过了一会,牧云问:“你喜欢这地方吗?”瑞雪点头。牧云说:“干爹说得对,这里很富庶,很容易生存,我看,你就留在这里吧!”瑞雪问:“现在?此刻?”“不是,等我们到外国游览一番,回来再定。”瑞雪问:“你让我留下来,你呢?”牧云支支吾吾:“我……我……”看他犹豫不决,瑞雪感到一盆冷水劈头浇来,心里凉透了,刚才的温暖甜蜜早已无影无踪。她想:“他终究还是嫌弃我,鄙视我,他虽爱我,但终究下不了决心,始终想退却。”一想到桃林的那尴尬的一幕,她悔极了,恨极了。她走到一边,扶着栏杆,满脸悔恨的泪水,望着大海,恨不得纵身跳进海里。牧云见状,忙走过去,拉住她。

瑞雪甩开他的手,愤愤地说:“我这卑贱之人,不值得你这高尚的君子关切。”牧云关切地问:“你怎么了?”瑞雪急忙躲开:“你离我远些,我这戏子,别玷污了你这正人君子。”牧云急得满头是汗:“你怎么又说这种话?我何曾轻视过你,我爱你敬你还来不及,你就是我心中的女神,你就是高悬在空中的明月。我冤枉啊。”瑞雪说:“既如此,你为什么要把我一人抛下,你为什么到决定的时刻总是躲躲闪闪,不情不愿?”“我恨不能时时刻刻和你在一起,我恨不能立即就娶你,但我不能,我若把你占为己有,就太自私了。你是个容貌美丽,才情出众的女孩子,你应该到上流社会过上富裕的日子,你应该成为贵妇人,我若娶了你,无疑是害了你,你将会挨饿受冻,受尽屈辱。我于心何忍?你的心意,我岂能不知。可是一想到咱俩的事,我就彷徨,矛盾,我何曾不是在受煎熬?”

瑞雪说:“我对天对大海发誓,我再说最后一遍:我这一辈子认定了你,即使你去讨饭,我也心甘情愿地跟着,即使眼前是火海,我也义无反顾地跳进去。”牧云低头望着她:“真的?你可要想好了。”瑞雪急得直流泪,“我要怎样,你才能相信?难道非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牧云感动得热泪盈眶,紧紧地抱住了瑞雪:“没想到我的犹豫,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我再也不离开你,咱们永远在一起。”“真的?你想好了?”瑞雪仰起脸,望着牧云,甜甜的笑了。眼角还挂着泪珠,这张美丽的脸,真如带露的春花般娇艳;那脸上灿烂的笑容更照得他心荡神迷,他低下头,深深地吻着她,两人忘情地亲吻着。

忽听到说笑声由远至近,两人连忙分开。只见一群人脸儿红红,摇摇晃晃地走来。见了他俩,刘大哥问:“你哥俩还没睡?”又见李叔左手抱个小坛子,右手拎着两个纸包走过来,对牧云二人说:“这红纸包里是给你们买的点心;这酒,这烧鸡是给王伯的。”接着就要喊王伯,瑞雪说:“王伯已经睡了。”“嗷,那大家都轻声些,别吵醒王伯。”牧云接了东西,放到厨房里。人们蹒跚着走进卧舱,不一会,传来酣声一片。牧云小声说:“你也该去睡了。”瑞雪见周围无人,踮起脚尖,勾着牧云的脖子,在他额上吻了一下,向货舱跑去。牧云说:“小心点,下面黑。”牧云站在那里,直看到瑞雪下了台阶,进了货舱,窗上映出灯光,才退回。

第二天早晨,王伯,牧云,瑞雪三人,把稀饭馒头放到甲板上,等候多时,仍不见有人出来。王伯到卧舱转了一圈,回来笑着说:“昨晚喝多了,个个睡得像死猪。”直到接近中午,才有人陆陆续续慢悠悠走了出来。都说“昨晚吃多了,一点不饿。”瑞雪说:“那就喝碗稀粥吧。”连忙盛了稀饭,送到每个人手里。众人都说:“谢谢小表弟。”慢慢地喝着粥。

瑞雪回头喊:“干爹,请你把那两盘咸菜端来好吗?”“干爹?”众人愕然。瑞雪一笑说:“昨晚我表哥认王伯干爹。”这时李叔刘大哥走了出来,刘大哥望着牧云欣喜地说:“牧云贤弟孤苦伶仃,有了王伯这个爹,太好了!”李叔说:“这是大喜事啊!咱们可要庆祝一下,把酒坛搬出来,喝个一醉方休!”瑞雪说:“还喝啊?昨晚喝,今天再喝,要伤身的。这样吧,我给众人做几样点心,大家吃甜点可好?”“好啊!”众人欢呼。“那我去做了。”又对牧云说:“你过来帮忙。”两人向厨房走去。望着两人的背影,众人赞不绝口:“这兄弟二人真好,尤其那小表弟,聪明伶俐又可爱。”“我若有个这样的小表弟,开心死了。”

进了厨房,牧云问:“你真会做点心?”“试试看吧。”瑞雪抓了几个剩馒头,递给牧云:“你把这几个馒头搓成碎渣,放在这个大盘子里。”牧云一边搓着馒头,一边望着瑞雪。只见她把每个馒头切成三片,又泡了大半碗糖水,然后把馒头片蘸了糖汁,码放在一边,铁锅里放了油,油热后,把蘸了糖汁的馒头片在碎渣里滚一遍,再放在油里煎,不一会黄橙橙的馒头片出锅了。瑞雪递了一片给牧云:“你尝尝,小心烫了。”牧云咬了一口,由衷赞叹:“真好吃!外脆内软,又香又甜。比街上买的点心好吃多了。”瑞雪说:“我看那馒头再不吃就坏了,就想起这个办法,把废物变成宝。”牧云往门外望了望,在她耳边小声说:“我的小媳妇真聪明能干!”瑞雪脸儿一红:“谁是你的小媳妇?”“那还不是早晚的事?”两人边甜蜜地说笑着,边忙碌着。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八)喜结连理〉)

 

 

《冬去春来》的系列文章

冬去春来(一)祸不单行
冬去春来(二)艳遇知音
冬去春来(三)雨中拾遗
冬去春来(四)村姑遗情
冬去春来(五)相约黄昏
冬去春来(六)睡觉的烦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