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妙至极!苏东坡梦中巧得回文诗(图)

2018-12-22 00:15 作者: 任采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年轻时代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
年轻时代的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手绘插图:Winnie Wang/看中国)

中国人爱茶,中国文人更爱茶。中国文人以各种体裁的诗词写就茶诗、茶词,其中还有不少奇特少见的诗词体裁,在茶诗中斐然映趣,莹莹闪烁生命慧光。

宋代的大文豪苏轼(号东坡居士)对茶情有独钟,他的回文诗《记梦回文二首并叙》,引之颂之,回还往复,余味回荡,好像好茶滋味口中回甘,久久不绝。

有人说茶诗中,最有奇趣的要数回文诗。苏轼一生中写过茶诗几十首,其中回文茶诗,史上少见,实是东坡一绝。苏轼这二首回文茶诗是属于通体回文诗,也就是从头读起后倒读都成一诗,妙的是景物不改、意与境皆相似。

元丰四年(公元1081)末,苏轼在一次梦境中梦到了煮茶饮茶、听歌作诗。当时作出的是回文诗。惜哉!梦醒后他只记得诗中一句。他在诗的叙中写到当时的情境:

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梦人以雪水烹小茶团,使美人歌以饮,余梦中写作回文诗,觉而记其一句云:乱点余花唾碧衫,意用飞燕唾花(注1)故事乃续之为二绝句云。

那是元丰四年的记事,苏轼贬至黄州将近两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轼梦到用雪水烹珍稀的小团茶,席间有美人歌唱助兴,自己也在梦中作了〈回文〉诗,但醒后只记得“乱点余花唾碧衫”一句。于是便依此句写成两首绝句,描写了烹茶、听歌、赏景,物我交融的情境。

卷帘诗七绝之一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

(回文)

窗晴斗碾小团龙,活火新瓯浅焙红。

江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

卷帘诗七绝之二

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花唾碧衫,

歌咽水凝云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回文)

岩空落雪松惊梦,院静云凝水咽歌。

衫碧唾花余点乱,纤纤捧碗玉颜酡。

花落的冬天,花尽空、酒亦空。虽然是寒冬,暖阳照山晴,雪融江水涨。取雪水,升炉再煮一壶茶。茶碾碾开极上品龙团茶(注2),经过天地冰镇过的雪水烹出玉洁冰清的澄澈。茶里的世界无限的丰盈…,窗外雪映晴空照亮茶盏中的汤花…

酡颜柔夷、玉碗珍茶,纤柔细致,令人珍惜!玉碗中的汤花无心沾上碧衫,犹如冬天里的花朵,把春天都唤回来了。美人的歌声、江上的水声、天上的云影在雪堂中凝住了…。原来身是梦,松上雪落岩上惊人醒!

苏轼曾说,饮茶以“茶美、水美、壶美”为三绝。这二首回文诗,回环往复扣住茶与人生的绝美之境。说苏轼是茶迷呢?还是对人生纤致美境的敏觉高于一般人太多呢?“岩空落雪松惊梦、梦惊松雪落空岩”,在这回文茶诗,茶之美同时又伴随着空之觉,东坡的“茶禅”意境回荡其中。

注1:苏言梦中诗句化用“飞燕唾花”典故的本事,据《赵飞燕外传》云:后与其妹婕坐,后误唾婕妤袖。婕妤曰:“姊唾染人绀袖,正似上花。假令尚方为之,未能如此衣之华。”。

注2:龙团是茶名,为宋代福建北苑精制的“贡茶”。福建建安凤凰山一带,五代时人张廷晖开辟方圆三十里的茶园,后发展为三十八所官焙,北苑是其中之一。北宋朝廷接收北苑贡焙后,派出丁谓、蔡襄等得力官员任福建路转运使进行管理,使北苑御茶园品种不断翻新,品质迅速提高,而且贡茶加工精致造极。“小龙团”是蔡襄任福建路转运使管理北苑时所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