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妙至極!蘇東坡夢中巧得回文詩(圖)

2018-12-22 00:15 作者: 任採真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年輕時代的宋代大文豪蘇東坡。
年輕時代的宋代大文豪蘇東坡。(手繪插圖:Winnie Wang/看中國)

中國人愛茶,中國文人更愛茶。中國文人以各種體裁的詩詞寫就茶詩、茶詞,其中還有不少奇特少見的詩詞體裁,在茶詩中斐然映趣,瑩瑩閃爍生命慧光。

宋代的大文豪蘇軾(號東坡居士)對茶情有獨鍾,他的回文詩《記夢回文二首並敘》,引之頌之,回還往復,餘味迴盪,好像好茶滋味口中回甘,久久不絕。

有人說茶詩中,最有奇趣的要數回文詩。蘇軾一生中寫過茶詩幾十首,其中回文茶詩,史上少見,實是東坡一絕。蘇軾這二首回文茶詩是屬於通體回文詩,也就是從頭讀起後倒讀都成一詩,妙的是景物不改、意與境皆相似。

元豐四年(公元1081)末,蘇軾在一次夢境中夢到了煮茶飲茶、聽歌作詩。當時作出的是回文詩。惜哉!夢醒後他只記得詩中一句。他在詩的敘中寫到當時的情境:

十二月十五日,大雪始晴,夢人以雪水烹小茶團,使美人歌以飲,余夢中寫作迴文詩,覺而記其一句云:亂點餘花唾碧衫,意用飛燕唾花(注1)故事乃續之為二絕句云。

那是元豐四年的記事,蘇軾貶至黃州將近兩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蘇軾夢到用雪水烹珍稀的小團茶,席間有美人歌唱助興,自己也在夢中作了〈回文〉詩,但醒後只記得「亂點餘花唾碧衫」一句。於是便依此句寫成兩首絕句,描寫了烹茶、聽歌、賞景,物我交融的情境。

卷帘詩七絕之一

空花落盡酒傾缸,日上山融雪漲江,

紅焙淺甌新火活,龍團小碾鬥晴窗。

(回文)

窗晴鬥碾小團龍﹐活火新甌淺焙紅。

江漲雪融山上日﹐缸傾酒盡落花空。

卷帘詩七絕之二

酡顏玉碗捧纖纖,亂點餘花唾碧衫,

歌咽水凝雲靜院,夢驚松雪落空岩。

(回文)

岩空落雪松驚夢﹐院靜雲凝水咽歌。

衫碧唾花餘點亂﹐纖纖捧碗玉顏酡。

花落的冬天,花盡空、酒亦空。雖然是寒冬,暖陽照山晴,雪融江水漲。取雪水,升爐再煮一壺茶。茶碾碾開極上品龍團茶(注2),經過天地冰鎮過的雪水烹出玉潔冰清的澄澈。茶裡的世界無限的豐盈…,窗外雪映晴空照亮茶盞中的湯花…

酡顏柔夷、玉碗珍茶,纖柔細緻,令人珍惜!玉碗中的湯花無心沾上碧衫,猶如冬天裡的花朵,把春天都喚回來了。美人的歌聲、江上的水聲、天上的雲影在雪堂中凝住了…。原來身是夢,松上雪落岩上驚人醒!

蘇軾曾說,飲茶以「茶美、水美、壺美」為三絕。這二首回文詩,回環往復扣住茶與人生的絕美之境。說蘇軾是茶迷呢?還是對人生纖致美境的敏覺高於一般人太多呢?「岩空落雪松驚夢、夢驚松雪落空岩」,在這回文茶詩,茶之美同時又伴隨著空之覺,東坡的「茶禪」意境迴盪其中。

注1:蘇言夢中詩句化用「飛燕唾花」典故的本事,據《趙飛燕外傳》云:后與其妹婕坐,后誤唾婕妤袖。婕妤曰:「姊唾染人紺袖,正似上花。假令尚方為之,未能如此衣之華。」。

注2:龍團是茶名,為宋代福建北苑精製的「貢茶」。福建建安鳳凰山一帶,五代時人張廷暉開闢方圓三十里的茶園,後發展為三十八所官焙,北苑是其中之一。北宋朝廷接收北苑貢焙後,派出丁謂、蔡襄等得力官員任福建路轉運使進行管理,使北苑御茶園品種不斷翻新,品質迅速提高,而且貢茶加工精緻造極。「小龍團」是蔡襄任福建路轉運使管理北苑時所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