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二)胡人识宝(图)

2019-01-03 17:24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牧云在荒岛玩耍时,偶然捡到一个乌龟壳,结果它居然是鼍龙之宝。(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一)荒岛捡宝〉。

次日风息了,船儿继续杨帆启航。船行数日,终于到了广州府。船刚靠岸,早见原先的那位大叔和一个波斯人站在岸边,向他们热情招手。只见波斯人,中等个头,四十余岁,剃眉剪须,深眼高鼻,笑盈盈地上了船。在那位大叔的陪同下,给每个人打招呼,然后又和李叔刘哥一起,进了货仓。

良久,从货仓出来,招呼大家一齐上岸,说是早已备好酒宴。干爹牧云夫妇不做生意,依然留在船上。众人走后,干爹说:“波斯商人,人称‘利先生’,刚才在仓内看了货,估了价,然后全部收购。酒席过后,有人把货物全部送上岸,他们就可以带上银子或银票轻轻松松回家了。”牧云说:“等他们回来,我们就向他们告辞。干爹愿意同我们一起上岸吗?”干爹说:“等你们立住脚跟,再说吧。对了,倒忘了一件事。”说着转身到卧室床下拿出一个小箱子,“这里有五百两银子,你们带着用,白手起家,处处要用钱。”瑞雪连忙说:“不用了,咱们不是挣了四百两银子吗?我那里还有几百两,足够了。这几日我们要找房子到处奔走,带太多的银子,也不方便,以后要用的话,再找干爹要。”“也好,我给你们存着。”

瑞雪问:“干爹,您对广州府比较熟悉,您看做什么生意好?”干爹说:“这里是个大港口,来来往往的生意人特别多,大多是外地来的,这里没有家,当然首先要解决吃住问题。生意人也有三六九等,大商人住高级饭店。开饭店,咱们当然想都不敢想。那就先在闹市做个小本生意吧,这里闹市房价特别贵,寸土寸金,先租个小房子住,在门前搭个小棚子,放张桌子,做包子,馒头,馄饨,汤圆……”

这里正在说搭个小棚子,卖馄饨汤圆,忽见那位大叔慌慌张张地跑来,急急地说:“我们老板,请牧云夫妇立即到酒店赴宴,大家都坐在哪里等着呢。”“为什么?我们又没有做生意。”“到那里就知道了,反正是好事。”“好事?”三人都愣住了。干爹说:“既然请你们,那就去吧。”夫妻二人疑疑惑惑地跟着大叔上了岸。

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大楼跟前,临街一面全是玻璃门窗,只见里面,富丽堂皇。进了大厅,又上了二楼,只见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前,坐满了船上的朋友,只有首席两个座位空着。波斯商人连忙把牧云夫妇引到首席座位前,请他们坐。牧云说:“不可不可,我又没做生意,坐在末席足矣。”波斯商人说:“今天谁也没你做的生意大。这首席位置非你莫属。”波斯商人硬把牧云按在椅子上坐下,瑞雪也只好挨牧云坐了。牧云望着众位朋友,用眼神询问。众人也都耸肩摇头。

这时主人站了起来,说:“今晚我想买牧云公子的一件宝物,不知牧云公子同意否?”众人惊愕异常,“宝物?什么宝物?”主人用手比划着,牧云说:“难道是那个乌龟壳?”主人直点头,“对,对,就是它!”牧云想了想说:“如果价钱好,我当然愿意。”

波斯人听牧云愿意卖,喜从天降,笑颜逐开,连忙说:“那就请您报个价吧。”牧云心想:若报少了,怕不在行;若报多了,又怕人耻笑。想了想,面红耳赤,最后壮着胆子,说:“那就一千两吧。”主人哈哈大笑,“别开玩笑了,此等宝物,岂止此价?”众人吃惊。

刘大哥在牧云耳边说:“索性报一万两吧。”牧云摇头道:“太多了,我不好意思。”刘大哥说:“我替你说。”刘大哥大声报:“一万两!”主人仍然摇头:“罪过罪过!远不止这些,再报!”众人见说,个个目瞪口呆,都站起身来,把牧云拉到一边,商量道:“造化造化!没想到这乌龟壳如此值钱!你不如开个大口,任凭他去还价,就报五万吧。”牧云终是不好意思,欲说又止。主人催促:“说出来何妨。”牧云只得报了五万两。众人都等着看主人如何还价,没想到他却爽爽快快地答应了。说:“既如此,在座的就给我做个证人吧。万万不可反悔。”立即拿出文房四宝,请人写了合同文书,一式两份,买者,卖者,证人都签字画押,写明了年月日。手续完毕,宴席开始。

主人边吃边问刘大哥:“你海外往来无数次,人都称你刘识货,岂有不知此物的?”刘大哥说:“实不相瞒,牧云是我的好友,他们是到海外玩耍的。所以没曾做买卖。这个乌龟壳乃是避风海岛,偶然在荒岛的草丛中捡到的。不是出价钱买来的,我哪里知道价钱?有这五万两银子给他们,够他们富贵一生,他也心满意足了。”众人点头。

吃完了饭,杯盘撤去,又换上了甜点水果。主人笑嘻嘻地对牧云说:“你们的价银就在楼上,请你们夫妻二人另外再来三个人,一同去点点数目,可好?”又对其他人说:“你们慢慢喝茶。”一行六人到三搂的一个房间。原来这是主人的银库。地上,搁架上,摆满了箱箱笼笼。主人指着西边一排箱子说:“这十个箱子就是牧云公子的。”打开锁,掀起盖子,只见白花花的银锭子整整齐齐地码着。主人说:“每箱五千,共十箱,整整五万,你们仔仔细细数一数,再看看银子的成色。”看了一会,李叔说:“分毫不差,成色也好。”主人说:“既如此,我就锁上了。”把一串钥匙交给牧云,并写了十张封条,写了牧云的名子和年月日,把箱子封好了,走了出来。六人归座。主人问牧云:“不知贵府在何处?我订一艘船把银子送往贵府。”众人都笑了。牧云说:“我家中就我们夫妻二人,家业已经凋零,仅三间破房子而已,即使运过去,也无法安顿。这次我们本打算就留在此处,想在广州府做个小本生意谋生……”

主人一听,大喜,没等牧云说完,就拍手说:“太好了!你们的住房和生意我来操办,全包在我身上了。”夫妻二人连忙站起来,行礼致谢。众人也都帮牧云表示谢意。

李叔说:“一切均已安排妥当。只是我们还有些疑惑,这乌龟壳有何好处?价至如此,还请主人赐教。”利先生听后,立即把那位大叔招来:“你挑选四个妥当人,带着他们,把那物件抬过来,千万小心,绝不能磕着碰着,破损丝毫,我拿你是问。”大叔领命而去。

主人说:“诸位枉在海上走了多遭,竟不识这个宝物。各位听说过龙有九子吗?内有一种叫鼍龙。其皮可以幔鼓,声闻百里,称之为鼍鼓。鼍龙活万年,才蜕下此壳成龙,此壳有二十四肋,对应天上二十四节气。每肋中间节内,有大珠一颗。若是肋没长成,成不了垄,蜕不了壳。直到二十四肋长成,节节珠满,然后蜕了此壳,变龙飞去。人们虽然明白,但谁知它几时能蜕壳,又在何处守住它。牧云公子捡的此壳,是天然蜕下,气候俱到,肋节完整,珠粒饱满,所以十分难得,真是千年不遇的。”众人听罢,似信非信。

这时那位大叔走拢来,告诉主人:“运到了。”主人站起来,对众人说:“你们慢慢喝茶,吃点心,我马上过来。”过了一会,笑嘻嘻地走了出来。怀中抱着一个洋布包,小心地放在桌上。解开包,看见一个金丝绒的盒子,打开盒盖,只见一颗大珠子,光彩夺目。又拿个黑漆盘子,放在暗处,只见珠子滚动,闪闪烁烁,熠熠生辉,把周围照得通明。这时有人喊:“这不就是人们常说的夜明珠吗?”人们惊得目瞪口呆,伸了舌头收不进来。这时主人小心翼翼地把珠子收好,得意地说:“只这一颗拿到咱国中,就值方才的价钱了。”众人个个心惊,甚有悔意。但说过的话又不好反悔。

这时主人又叫添茶,众人都说:“够了够了,不用了。”站起来向主人告辞。主人说:“且慢,稍等!”招了下手,立即有人抬了两个箱子进来。主人打开第一个箱子,说:“这是五十两一包,共三十包,分给众人。”又打开第二个箱子,只见晶白雪亮,“这是三十挂珍珠项链,每人一挂,请回家带给夫人。”又打开一个大箱子说:“每人送缎子两匹。这些东西,略表我的心意。”众人欢欢喜喜,向主人致谢告辞。主人一直把众人送到大门外。又走到牧云跟前,小声说:“到船上取了行李快回来,我在此等候你们。”二人点头。随众人向船上走去。

走在路上,众人对牧云说:“这回便宜了这个波斯人,竟赚了我们这么多银子!你以后设法再要些。”牧云说:“不要不知足,我一个倒运汉,做一次生意折一次本。造化到来,凭空就发了财。可见人生定分,不必强求。要不是这主人识货,也只当废物罢了。还亏他指点,如何还昧心去争?”众人都说:“说的是!存心忠厚,老天有眼,就该有此富贵。”

众人刚上了船,就有三十多人来到船上,把货物全部运走了。牧云二人奔到厨房,瑞雪说:“干爹,快点打点行李,咱们回家。”干爹一惊:“这么快就找到房子了?房子有多大?够咱们三人住的吗?”牧云说:“说来话长,一言难尽,以后再慢慢说。”干爹问:“我这一走,谁给他们做饭?”牧云说:“刚才同李叔商量了。李叔说,到家只有两夜一天了,很多人会做饭,这三顿饭好办。让你放心地跟我们走。”说完,二人立即到了自己的洞房,不一会把行李收拾停当,搬到甲板上,和干爹的行李放在一起。

这时忽然来了两个挑夫,问:“谁是牧云公子?主人派我们帮公子搬行李。”不一会,两人挑了行李走了。牧云夫妇拎了两个沉重的布袋走进了卧仓。牧云说:“和大家朝夕相处几个月,这乍一分离,心里空落落的,真的很难受。”说着眼圈红了。停了一回,指着一个布袋说:“这是前几天,众人凑的银子,助我们俩做生意的。还是退给大家吧。银子退了,但众人的心我们收下了。永生不忘。”又指着一个大布袋说:“这是你们上岸做生意时,我和瑞雪卖唱挣的四百两银子,也分给大家。”瑞雪说:“我们在广州安了家,以后咱们众人就有了自己的家了。每年做生意经过这里,千万别忘了到家里来看看。”眼里噙满了泪水。众人也唏嘘不已。牧云说:“回家代问爷爷,奶奶,伯伯,伯母,嫂子,侄儿们好。会后有期,就此一别。”双方洒泪而别。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十三)牧云暴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