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去春来(十三)牧云暴富(图)

2019-01-06 11:35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利先生认为中国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因此想找牧云来做为他的老师,期盼多学些中国文化。(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接续〈冬去春来(十二)胡人识宝

牧云三人弃舟登岸向酒店走去。一进门看到主人在大厅等候。又见三人的行李已放在大桌子上。牧云向利先生引荐了干爹,利先生郑重地行了大礼。然后把三人引到一个装饰华丽的小客厅,宾主坐下后,小厮们上了茶,退出。利先生喜笑颜开地说:“我第一眼见到你们小夫妻,就非常喜欢。我阅人无数,看人很准,牧云公子真诚忠厚,夫人纯真善良,老人家慈祥睿智。若不嫌弃的话,我愿与你们结为朋友,与牧云结为兄弟。”牧云笑着说:“能结识您这位朋友,是我们的荣幸。”

利先生欣喜异常,说:“既然是兄弟,我这个做兄长的,就要为小弟着想。”他对牧云说:“你刚才当众报了五万这个价,我本想再加些,可是看那些人眼睛都绿了,心想以后再设法弥补吧。没想到你们要留在这里,又想做生意,真是太好了!我有个丝绸店,生意十分红火,在前边闹市,离这里不远,我想把它送给你们。每日赚些利息,有些进项,岂不更好。店面的后面有一片房舍,约百余间,后面还有个花园,我本来和中国太太住在这里的,去年刚搬了新家。你们还这么年轻,以后会生一大群孩子的。这些房子也够用了。怎么样?”

三人对视了一眼,十分高兴。干爹一拱手说:“您就是我儿子命中的贵人,有贵人相助,真是我们的福份。”利先生说:“言重了。我来到广州府已有二十余年,结交了不少朋友,人脉较广,在当地也有些声望,牧云小弟但凡有为难处,只管找我,我定会全力帮忙。”喝了一口茶,又说:“贵国历史悠久,文化源远流长,我对贵国的文化很感兴趣,早就想找一位博学多才的老师。今日看牧云小弟儒雅高洁,又听你的朋友说,你饱读诗书,多才多艺,我就拜小弟为师,望不吝赐教。”牧云说:“谬赞了,不敢当,咱们互相切磋吧。”又谈了一会,十分投机。利先生说:“以后相见的日子会很多,现在带你们到店里看看吧。”说着,四人出了酒店。早见店门口停了一辆四轮带盖的华丽马车,利先生说:“这是咱们酒店的马车,请!”让三位先上了马车,自己最后上去了。接着又有两人把行李放在后面的车厢内。

车越往前走,越热闹。不一会,在一个大布店前停下了。四人下了车,只见店面宽大威武,三面墙上的柜子里,摆满了一匹匹华美的绸缎,真是彩绣辉煌,五光十色,琳琅满目。见利先生来了,店员们立即排队恭迎。利先生说:“这位是我的小弟秦公子,从现在起,他就是你们的新主人,望你们同心协力,把布店的生意做得更好。”又指着两位四十岁左右的人说:“这位李叔是这里的掌柜,以后店里的生意只管找他;这是王叔,他是店里的管账先生。”

利先生对一个小伙计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小伙计带了两个丫头进来了。利先生对牧云说:“我就不到内院去了,这两个丫头以后服伺你们,一个叫春雨,一个叫秋霜。让他们带你们去吧。这是布店和各房的钥匙。”把一大串沉甸甸的钥匙递给牧云。然后告辞,临行时说:“我以后会常来看你们的,我家离这不远,想来时,找驾车的刘大哥,他知道我家的住处。”

利先生走后,牧云向店里的人一拱手,说:“各位辛苦了,以后就仰仗各位了。”接着两个丫头笑盈盈地说:“咱们从旁边走吧。”三人跟着丫头出了布店。原来左边是一个宽大的弄堂,春雨说:“布店也有门通往内院,我们平时都是从这里走进去。”

走了一小段,又往右转,只见一个院门立在眼前。两扇红漆大门,雕龙画凤的门楼。走进大门,迎面一个影壁,影壁上有各种形状的镂空花格,每个花格上都放着一盆花草。绕过影壁,面前是个大院子。两边各有十几间厢房,朝南的正房是个二层楼,楼下一个穿堂直通后院。早见五人站在院内迎候。

春雨一一介绍:“李嫂,周嫂,专管做饭,这是驾车的刘哥,咱们布店有一辆马车,以后要出门就去找他。这是苏叔和他的儿子小童,管院内的花草和院内的打扫。”五人向三位主人行礼。牧云说:“各位幸苦了。”春雨又说:“这厢房的两间是厨房,这东边两间是饭厅,以后就到这前院来用餐。紧挨饭厅的两间是个小客厅。我们七人就住在前院,主人住在后院。”说着,又引他们走过穿堂。只见眼前是一个假山。绕过假山,豁然开朗。一个十分宽大的院落,格局与前院相同,但比前院更加宽阔精致,雕龙画栋,威严又不失华美。厢房的游廊下种着两排玫瑰,花朵娇艳美丽,清香四溢。游廊上挂着鸟笼,不时传来清脆婉转的鸟鸣,真是花香鸟语。两边的厢房也不知有多少间,正房仍是精致的二层楼。

春雨说:“这楼上既可作卧室又可做书房。这楼下中间是个大客厅,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套房,不知老爷和太太要住哪里?”瑞雪说:“我爹年纪大,上楼不便,就安排他老人家住在东房吧。”牧云说:“既然爹住在楼下,咱们就住在西房吧,早晚问候也方便。”春雨一笑说:“好啊!咱们是否要到大厅看看?”牧云说:“可以。”

五人进了大厅。大厅高大宽敞,明亮。迎面墙上一张巨幅名人山水画,雕花楠木长条桌上,放着青绿古铜鼎,透明琉璃碗,金色蜡烛台。桌前两排十二张楠木交椅,地上铺着枣红色地毯。走出大厅,秋霜领着干爹往东房走去,春雨则带着牧云夫妇到了西房。一进门是一间明亮的书房,东西两面墙全是书架,南面一个宽大的窗户,窗下一个宽大的书桌,南面墙角边放了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花瓶和一套青花定瓷茶具。一道门通往卧室,靠墙一张雕花大床,挂着葱绿色绣花纱帐。大立柜,五斗柜,茶几,穿衣镜,恰当地摆放着。窗前墙角放着一棵青翠欲滴的富贵树。床前地上铺着印花地毯。春雨帮着瑞雪打开行李,铺床叠被。牧云看着帮不上忙,说:“你们忙,我到爹爹屋里看看。”

牧云走后,瑞雪问:“有红蜡烛吗?”春雨说:“有!楼上库房里就有两箱子,要几根?我去拿。”过了一会,收拾停当。牧云走了进来,不由一惊,只见迎面穿衣镜上,两个鲜红的大红喜字,银烛台上的八个红烛射出红光,窗上贴上了红色窗花,屋内笼罩着一片喜庆的红光。牧云说:“咱们又要过一个洞房花烛夜,是吗?这才是真正的洞房。”把瑞雪拉入怀中,瑞雪说:“我倒更喜欢那船上的洞房。”牧云说:“那里度过的每时每刻我都记在心里。”这时听到轻轻的叩门声,“老爷,太太,请到前院用餐。”牧云小声说:“听到这称呼,真不习惯。”

到了餐厅,只见三面临窗,明亮宽大的屋内,只放了两张八仙桌,十六把椅子。周围墙角各放四个花瓷缸,分别种着金钱橘,莲花,梅花,文竹。一面墙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大鱼缸,水中洁白的细沙,青翠的水草,七八个鲜红的小金鱼自由地游来游去。

不一会,秋霜带着干爹进来了。三人坐定,秋霜端来洗手水,三人洗了手。接着饭菜上桌。八菜两汤。刘嫂笑吟吟地说:“不知饭菜是否合你们的口味?”三人拿起筷子,各尝了一口,说:“味道很好,谢谢!”瑞雪对一碗汤特别喜爱,此汤雪白,上面飘了一层葱绿小葱花。春雨见状,连忙用一个小瓷碗盛了,送到瑞雪跟前,瑞雪喝了一汤匙:“真鲜美!这是什么肉,我从来没吃过。”刘嫂说:“这是龙肉。”三人一惊,“龙肉!?”秋霜笑了,说:“我们这里称鸡为凤,称蛇为龙。”

瑞雪大惊:“蛇?”吓得汤匙掉在桌上,碗里的汤泼了一桌。刘嫂几人连忙擦桌子。刘嫂说:“我们这里最爱吃这个菜,没想到让太太受到了惊吓。是小人的过错。”只见瑞雪脸色苍白,捂着胸脯,似乎要吐。牧云连忙说:“这不怪刘嫂,她本来也很爱吃的,一听说是蛇,才吓着了,以后听多了,就好了。刘嫂千万不要内疚。”刘嫂连忙把汤端走了。牧云轻轻抚摸着她的背,说:“这可是大补的好东西!”连忙夹了一片醺鸭肉,“这是你最爱吃的。尝尝。”又和干爹一起说了一会笑话,分散她的注意力。瑞雪才慢慢平静下来。

第二日早晨,二人到干爹房里请安,屋内只有秋霜在收拾床铺。秋霜说:“太老爷到后面花园里去了,我带你们去。”走出房间,往东走,看到一个月亮门,穿过月亮门,眼前一亮,原来是一个开阔的西式花园:一个极大的圆形草坪,青草翠绿柔软,草坪中间一个洁白的群雕。一群胖嘟嘟的洋娃娃,光着屁股,可爱极了。娃娃身边喷射出晶莹的水花,喷射出去,又落到洋娃娃身上,一群娃娃在水中嬉戏玩耍。真是妙趣横生。两人都笑了。喷泉四周种着各色小花。草坪左右两边,各有一条花廊,洁白的花架,左边的花架上淡紫色的花朵缠绕,右边的花架上,爬满红色的玫瑰花。草坪正南方一个六角亭。翠色琉璃瓦,白色圆柱,中间一个圆形石桌,六个石凳。干爹正坐在亭中的石桌旁。两人连忙走了过去。

瑞雪说:“到干爹房中去请安,干爹竟跑到这里来了。”干爹说:“以后的早晚请安就免了吧,挺麻烦的。”“不能免,百善孝为先,晚辈早晚去看望长辈,这是应该的,也是祖上的规矩,以后咱们家世世代代都要沿袭这个家规。”牧云说。

三人坐下,瑞雪对秋霜说:“你去忙吧。”秋霜退了出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一回分晓。下一回为:〈冬去春来(十四)亲人团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