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盲爸2度中风 侯怡君心碎:这辈子好辛苦(组图)

2019-01-18 03:36 作者: 萧宇涵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全盲爸2度中风喊:“怎么会是我?”侯怡君心碎了。(图片来源:自由时报资料照)

 

侯怡君的妈妈多年前因车祸伤脑,智商仅剩下国小程度,而爸爸生命中的苦难更多,动过1次脑部手术、2次心脏手术、20年前更确诊遗传性夜盲症,如今已是全盲状态,但侯爸爸总是乐观,直到几个月前2度中风,首次说出:“怎么会是我?”一句话让侯怡君心碎,闪过“爸爸这辈子好辛苦,干脆一起走”的念头。

第六感发威 爸爸中风及时就医

 

侯怡君的爸爸生命中的苦难很多,动过1次脑部手术、2次心脏手术、20年前更确诊遗传性夜盲症,如今已是全盲状态。
侯怡君的爸爸生命中的苦难很多,动过1次脑部手术、2次心脏手术、20年前更确诊遗传性夜盲症,如今已是全盲状态。(图片来源:自由时报资料照)

侯怡君表示,每个月至少都会回南投老家看爸妈2次,几个月前的周六晚上,突然很想回家,她说:“我打电话叫我弟开车载我回家,他问我怎么了,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返家后爸爸看到她也相当惊讶,才要问:“怎么突然回家?”不料“回家”两个字却讲不清楚。

侯怡君马上要爸爸再说1次,但爸爸仍发音不清楚,她深怕是中风过一次的爸爸又再中风,坚持送爸爸到急诊室,而当时医生却认为侯爸爸没有太多中风前兆,但侯怡君直觉不对劲,并没有返家,果然不到一小时,爸爸中风转进加护病房。

侯爸爸经过许多病痛,即使是全盲仍乐观,也坚持每天运动2小时,爱骑脚踏车的他曾告诉侯怡君:“看不到没关系,你买飞轮、跑步机给我,我在家里运动。”侯怡君说:“爸爸看不到,但是在跑步机上跑得很稳、很快。”即便乐观、乐天却又再度中风,这次生病重重的打击了侯爸爸。

工作得空 立刻返家看爸妈

侯怡君感慨地说:“以前觉得爸爸爱念很讨厌、很烦,现在真的觉得有人念很幸福。”
侯怡君感慨地说:“以前觉得爸爸爱念很讨厌、很烦,现在真的觉得有人念很幸福。”(图片来源:自由时报资料照)

侯怡君说,爸爸第一次这么沮丧,让她也乐观不起来,“我根本不知道还能怎么安慰他”,还好侯爸爸不忍看到女儿失落,再度打起精神;几度差点失去至亲让侯怡君改变想法,她直言:“我现在一有空就会赶回家看爸妈,真的是见一次少一次。”

即使没时间回家,她也会天天陪爸爸讲至少2个小时的电话,遇到录影时,转交给助理继续聊,“老人家只是想有人能说说话。”她感慨地说:“以前觉得爸爸爱念很讨厌、很烦,现在真的觉得有人念很幸福。”

原标题:全盲爸2度中风怨喊怎么会是我?让侯怡君心碎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