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看到丰盛美食为何会大惊失色?(图)

2019-02-08 02:56 作者: 儒风大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孔子说“食不语,寝不言”,用餐、就寝时不说话,恭敬一如往昔。(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接续〈孔子为何能从吃看透一个人?〉一文。

以食为天:珍惜生命时的感恩与敬畏

天所覆,地所载,无非人与万物。天地所提供给人维持生命的食物,在在体现出“天地之大德曰生”的好生之德。民以食为天,这是对上苍赋予我们生命的感恩与敬畏。

《论语》中说孔子:“虽疏食菜羹,必祭,必齐如也。”即使是粗饭菜汤,临吃前也必祭祀,而且容貌肃敬。孔子这里祭祀的是发明这些食物的人,因为他们发明了这些食物,我们才能有饭可吃,才能生存于世。孔子若看到丰盛的食物,必定面色变得庄重,形态变得恭敬,“有盛馔必变色而作”。主人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客人就要表示诚挚的感谢,这既是对他人的尊重,也是对美食的敬畏。

孔子“食不语,寝不言”,用餐、就寝时不说话,恭敬一如往昔。天地赋予我们生命,就要好好珍惜,对赖以生存的吃饭,能不心怀感恩与敬畏吗?

庄重的庆典和欢乐的喜悦中体会生活命的欢愉,悲戚与哀痛时尤其能感受到生命的可贵。《论语》说“子食于有丧者之侧,未尝饱也”,孔子在吃饭的如果遇到服丧的人,总不吃饱,表达出自己对对方的哀怜与同情。《礼记》中记载的孔子与其弟子子路的一段故事,令人非常感动:子路在卫国内乱中死了,孔子非常悲痛,在家中设祭哭拜。哭完了,让报丧的人进来问他子路死时的状况。报丧的人说:“被剁成小肉块死的。”孔子于是让家人把准备吃的肉块掩埋到地下,并且终生再也不吃这种形状的肉。

孔子宰我论服丧

孔子一个学生叫宰我,和孔子讨论过服丧时间的问题。宰我认为“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曰:“安。”“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宰我说:三年守孝太长,很耽误事,一年还差不多。孔子很是恼火,质问宰我:服丧期间你吃细粮,穿华美丽衣服,心里安吗?老实的宰我说:心安。这话自然得到的只是孔子的鄙视:宰我不仁不义,儿女被父母养育三年才能脱离怀抱。为父母服孝三年正是报答养育之恩,难道你没有在父母怀抱三年吗?父母去世,本是为人子的大悲痛,哪有心情锦衣玉食?孔子在此再一次深深表达出对于生命易逝的悲悯,对于珍惜生命的感恩,对于天地好生之德的敬畏。

儒道相近:谋食悟出长治久安之道

历来的大贤大德,无不在饮食的问题上予以高度关注,因为吃饭是关乎长治久安的大事。

在《论语》一书中,孔子非常尊崇大禹:“恶衣食,致孝乎鬼神。”自己吃的很差,但祭祀的食物很丰盛。所以孔子后来教育他的学生们说:“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君子谋求好的大道而不谋求食物,种地的人常常挨饿,做学问的人有钱,君子担心的是大道能不能实现,不担心自己是否贫穷。君子不要顾及自己的饭碗,而要着眼于天下大众。由吃饭上升到国家社会层面,让社会长治久安才是君子的职责。

孔子的学生子贡请教如何治理国家,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食物与战争武器被放在同等重要的地步。当不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时,孔子坚持要先去战争武器,因为食物比之更加重要。

老子则是从衣食的满足与否给出了一种高深的向度。“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人民满足于自己食物的香甜,满足于自己服装的美丽,满足于自己居所的安适,满足于自己民风民俗的快乐。

从《史记》的《货值列传》到《盐铁论》,从王安石到张居正,从《土地法大纲》到联产承包责任制,所有的一切,无不是从天下百姓须臾不可离的食物问题出发。因为,吃得饱进而吃得好,是关系社稷国家安定、关乎长治久安的头等大事。

孔子不仅是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也是伟大的美食家。他的“美食”从来也不丰盛,甚至有些寒酸,但是孔子从其中看到了美、发现了善,体悟出人生的大道。大道至简,也许就蕴藏在像吃饭这么简单的事情中间。我们还要向圣人学习,学习他从吃饭中所得到的思想与智慧吧。

(全文完)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