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是怎样巧妙洗脑的(图)

原标题: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引热议

2019-02-18 08:37 作者: 桑雨

手机版 正体 1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华春莹2月13日在记者会上推荐流浪地球。
华春莹2月13日在记者会上推荐流浪地球。(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2月18日讯】(法广RFI)本周,一部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在社交平台引发热议。起初在朋友圈看到的是网友晒出的电影票,电影票下方赫然一行文字是这样的:“只有中国共产党能够就地球”,如果这不是高级黑,只能说这样的宣传力度一定是纳粹宣传部长戈贝尔望尘莫及的。

然后又看到中影公司要求各大电影院认真安排放映事宜的通知,不禁令人联想到早前的大型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被官方组织观影的情形。

目前《流浪地球》票房已突破三十一亿人民币,被官方美誉为开启了中国科幻片的元年,中国人终于拍出了一部以东方价值观,中式家国情怀来抵抗好莱坞式叙事模式和情感逻辑的科幻大片。

从公众的热议来看,对此片褒贬不一,而激烈的批评则恰恰针对备受官方褒扬的中式价值观,因为一部事关拯救地球的科幻片投射出的首先是国人的世界观。

一篇题为“《流浪地球》中究竟有没有坚持党的领导?”的网文这样写道:

“在《流浪地球》横空出世之前,中国的科幻界一直有个世纪之问中国为什么拍不出好的科幻电影?

答案很多,见仁见智。其中有一个高赞回答说:主要是导演和编剧无法解开一个难题在未来的中国,还要不要党的领导。”

作者“离山十里”继续写道:“《流浪地球》剧组非常用心,观众几乎感觉不到故事中的政治T制背景,似乎完美地绕过了这个难题。但这个难题就像刘慈欣在《流浪地球》原著中提到的那堵墙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这堵墙是中国科幻导演和编剧永远无法回避的问题。

电影《流浪地球》剧情基本脱离了原著。时间背景是大约半个世纪之后2057年。

考据政治背景,往往要从经济行为入手。剧中吴孟达饰演的韩子昂感慨:“过去的人们迷恋一种叫‘钱’的东西。”可见,当时的社会已经废除了货币制度。韩朵朵提醒刘启“晚上居委会发饺子”也显示了食物配给制已经实施,而居委会将是未来社会政府治理的最基层单位。

男主角刘启为了搞到上升到地面的制服和身份牌,到黑市找雷佳音饰演的一哥交易。交易的方式是以物易物,可见当时货币确实已经无用武之地。细心的观众可能会注意到刘启为了讨好一哥,扫二维码支付买了烤串。那是不是还有电子货币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紧接着,导演就贴心地给了一个镜头信用点兑换处。信用点不是货币,而是一种能行使部份货币职能的行为积分。可见当时信用社会已经建成。同时,人群中随处可见穿着制服的公务人员,则说明政府拥有强大的社会控制能力。综合上面的信息,我们基本可以判断,故事中的中国实施了类似于战时共产主义的制度来应对危机。

也许有人要质疑,以上种种只是考证出了当时的社会制度,故事情节中并没有看到党的身影,会不会当时的社会已经淡化了党的领导?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包括救援队员和宇航员在内的所有公务人员,其制服的胸标或者袖标上都有两个标志,上方的是联合政府的徽章,下方是中国的国旗。

由此可见,半个世纪后的中国,哪怕是历经磨难,党的领导依然稳如磐石。而且影片中播报新闻的北京卫视、东方卫视和旅游卫视也侧面说明了,就算是末世审判来临,未来社会的信息获取仍旧高度依赖这些卫星电视党和政府的喉舌。

再有,根据影片展示的情节和细节可以推测,我们在半世纪之后不仅仅坚持了党的领导,还展现出了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中最核心的制度自信我们很可能把制度输出给了全世界。

根据剧情,地球当时已经成立了联合政府。

剧中联合政府决定,全人类进行抽签,只有二分之一的人可以进入地下城生存,剩下的人只能在地面上的滔天巨浪和极度严寒中等待死亡的降临。这种残酷的决定,无论是海洋法系的英美,还是大陆法系的法国,根据其现有法律体系和社会制度,政府都不可能授权做出。

唯一的解释是中国进行了制度输出,或者说是世界各国在滔天之灾中主动选择了类似中国的制度。(为了生存,选择集体,放弃自由。)

一篇题为《我才不想跟着集体主义的地球一起流浪》的网文这样写道:

“集体主义美学的迷人之处在于,它塑造了一种超越现实世界的集体目标,在这样一个为目标而存在的集体之中,个人的牺牲奉献变成了一种献祭式的表演。

整部电影的情感基调,都建立在集体主义美学之上。吴孟达扮演的爷爷,为了地球而放弃救孩子,哥哥为了地球赌上了妹妹、父亲为了地球可以牺牲掉全人类文明的备份和胚胎库、世界各国人民为了地球,紧密团结在了年仅十几岁的小政委周围。

集体主义是一个深埋在中国几代人道德情怀中的幽灵。事实证明,导演押宝集体主义价值观是一次成功的赌博。我们接受的教育从来都是时刻准备为一个伟大理想献身。

刘慈欣的作品始终有一种理科生式的自以为是。所谓大格局和大集体,本质上是对当下的个人主义和人文主义缺乏体察和认同。因此,动辄就是一半人类的灭亡、数十代人上百代人的牺牲奉献,要么就是以人类生存的名义将不正义行为合法化。

无论从培养观众审美,还是电影艺术价值的角度看,这都是一种缺憾。当然,如果你非要以中国特色来解释这部分问题,那讨论也到此结束了。因为落后野蛮,从来都不是什么特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