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北京为何忧虑起“低级红”“高级黑”?(图)

2019-03-09 02:09 作者: 李文隆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3月5日,中共全国人大会议开幕,习近平出现在大屏幕。
2019年3月5日,中共全国人大会议开幕,习近平出现在大屏幕。(图片来源: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9日讯】中共的宣传口对习近平的“高级黑”已不是新话题。但最近中共普发了一个专门文件不许搞所谓“低级红”和“高级黑”,引起热议。外界关注的是,这两个近年在网络上被使用的热词,为何突然受到了党的如此重视,要写入文件明令惩戒?中共是否遇到了什么大问题?

王沪宁管宣传出了乱子 中共普发文件严禁“低级红”“高级黑

在3月初召开的两会之前,2月27日,中共公布了一份名为“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的文件,文件中首次专门针对近几年来中共宣传领域普遍存在的“高级黑”“低级红”问题提出了严厉批评,要求杜绝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声称决不允许对中共中央阳奉阴违的两面人、两面派,严查此类“伪忠诚”。

中共现任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特别重视宣传,中共的宣传则是由有中共“大脑”之称的现任常委王沪宁主管,但是现在中共的宣传呈现一种混乱的局面,连体制内的官员都看不过去。

去年夏季,贸易战初起之际,7月6日,就曾有多名匿名中共官员罕见借港媒专访就贸易战发声。他们一致将贸易战责任推给宣传口,认为党内高层有人曲解习中央意图做出不当判断发出不当宣传指令。王沪宁一度被指成为批评目标。

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王沪宁控制下的官方宣传的混乱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就连中南海高层自己也在抱怨眼下官方的宣传有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的乱象和歪风。

什么是“低级红、高级黑”?大外宣媒体做基本解释罕见“犯上”

北京在最新发布的这份禁止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的文件中,没有明确说明什么是“低级红、高级黑”。

美国之音日前刊文表示,有体制内人士认为,所谓的“低级红”是“把中共的信念和政治主张简单化、庸俗化”;而“高级黑”在语言上更讲究技巧,更华丽幽默,甚至有时披着学术的外衣,伪装性更强,“高级黑”还表现在“极端化”地解读当局的所谓“理想信念、宗旨、方针政策等”。

外界观察家则普遍认为,中共当局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是指有人打着中共的名义或打着支持中共政权的名义宣讲中共提出的口号来给中共难堪,使中共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狼狈境地。

被指为中共大外宣的《多维》近日也罕见刊文中解释说,“低级红”,是指那种表达对中共高层的拥护的官方宣传报导,方式单调粗暴,不仅无法达到积极效果,反而因为大规模低级的重复宣传报导,引发反感。

文章举例说,比如,早在中共十八大之后,网络上就曾出现各种涉及中共新一届领导人的歌曲,如《包子铺》《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被官方人为推广甚至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被高层叫停。而后官方制作的歌颂领导人的歌曲《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也因赤裸裸的低级肉麻吹捧,效果不彰。

文章还说,近几年来,随着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党内核心地位的确立,中共对习近平的宣传造势不断升级,各大媒体铺天盖地的造势,大街小巷悬挂的千篇一律的宣传标语,各种宣传纪录片、书籍、讲座、学术研究层出不穷,一些“新时代号”主题地铁列车、习思想“诵读会”等宣传方式也层出不穷。这类所谓的“低级红”宣传,形式僵硬、内容空洞的粗暴宣传,无疑造成民众心里的抵触情绪,并未真正达到预期效果。

文章还指,“高级黑”而“低级红”之外,更为恶劣的当属“高级黑”。高级黑,无非就是在宣传报导中对某位领导人或某些政策过度拔高吹捧,无意甚至有意引导民众的反感。

比如早在2017年11月,中共贵州省黔西南州州委机关报《黔西南日报》曾先后两次刊登习近平巨幅画像,乃至使用“伟大领袖”之类的吹捧之语,被外界批评为个人崇拜。

此外文章还提到,2018年中共建党97周年之际,中共各地在官方推动下掀起对中共领导人的宣传热潮,其中尤以习近平知青时期的“梁家河大学问”策划为代表的宣传,将这场崇拜之风推向极端。

文章提到,在对外宣传中,高级黑、低级红的事件也十分常见。比如最为知名的当是2018年推出的宣扬中国成就的大型纪录片《厉害了,我的国》,并不客观地宣扬中国的科技和建设成就,制造“大国崛起”的形象,就曾引发其他国家对中国对外扩张的忧惧。

这篇文章显然也是代表了中共体制内一部分人的声音,但是其直接批评中共官方宣传当局,极为不寻常。

眼下最好玩的“低级红、高级黑”案例显示中共宣传乱套了

在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和众多中国公众和网民看来,眼下最好玩的疑似“低级红、高级黑”的案例是,习近平前脚刚刚发表非常严肃认真的讲话,声言要“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后脚就发表非常严肃认真的声明,强烈谴责加拿大在处理中国电信企业巨头华为公司财务总管孟晚舟案件的问题上未能“遵循法治原则、司法独立”。

对中共驻加拿大大使馆在“司法独立”的问题上发表截然相反的声明,许多批评者说,这是中共撒谎、耍无赖、精神分裂的明显表现,可能也是一种“低级红、高级黑”。

中国宪政学者陈永苗对美国之音表示,批评者发出这样的批评,显然是不了解长久以来的中国国情,也就是中共当局所说的中国特色,因为中共历来对内对外两套话语,“中共的内政和外交是没法打通的。在外交上,它以国际惯例、国际法来要求别人,但它不拿国际法来要求自己。它甚至把国际法的一些学者都废掉了,把国际法的一些专业都废掉了。它总是拿法律来捆绑别人的,不是来捆绑自己的。国际法、国际惯例都是这样的。”陈永苗说。

在新闻独立和自由问题上中共的宣传也有乱套。比如最近一方面是官方媒体宣传习近平高调强调“中共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即必须听从中共的指令;另一方面则是中共在美国办的中国国际电视台新闻频道北美分台公司对美国司法部庄严宣告,该公司“享有不受任何国家指导或控制的编辑独立性”。

中共的这种话语矛盾和不同的话语显然是自己内部的相互“低级红、高级黑”。

美国之音引述中国历史学者认为,这其实不是什么新现象,而是中共的一贯做法。比如中共1940年代的时候也讲新民主主义宪政,也要实行三民主义,也要实行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的四大自由,林肯总统的民有、民治、民享,要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中共也说要成立联合政府,要实行普选,由普选产生人民代表大会。这些话当年都是信誓旦旦,后来都没有实现。这也是中共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的现象。

在中共及其掌控下的宣传乱象迭起、中共领导层也在抱怨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的现象之际,中国许多网民把中共相互矛盾的新闻宣传粘贴在一起,声言“新闻不能连起来看”,并要求中共当局及其宣传部门予以解释。但官方对此保持沉默。

禁止“低级红、高级黑”被指更达到中南海防政变的高度

评论人士唐破阵却发现了官媒解读的“低级红”特别是“高级黑”,其实有习近平防政变之意。

唐破阵刊发于《希望之声》的文章,引述官方《求是网》为前述这份文件出台做解读的文章称,禁止“低级红”和“高级黑”,就是要做到“两个维护”,指的是正是要求维护习在党内的核心地位。另一官媒《上观新闻》称,“高级黑”者,大奸似忠,口蜜腹剑,厚重其外,祸心其内;“低级红”者有部分原因是治理能力比较低造成的“无心之失”,但也不乏别有居心者有意为之;而“高级黑”则基本上都属于“两面人”。

所谓“两面人”是近年中共官场热词,实质上是野心家、阴谋家的代称。而据官媒的前述解读,那些大肆吹捧习近平的做法难免不被视为“有野心”或是“阴谋”。

近两年,由王沪宁控制的文宣系领头大造颂习声势,如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曾以毛泽东才有的规格在头版大幅刊登习的照片。各地党政一把手以至中央部委高官等,纷纷发表吹捧习近平的言论,并在行动上大行“个人崇拜”之举。

尽管一些地方的过火举动被叫停,如贵州省黔西南州的《黔西南日报》2017年11月10日和14日两次发文称颂习近平为“伟大领袖”及悬挂习的“领袖像”后不久,官方出面紧急叫停。但是更多的高官吹捧口号没有停止。

在中共官员表忠潮中,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颂习“不愧为英明领袖,不愧为新时代总设计师,不愧为中共一代核心”;天津市书记李鸿忠说,习是“核心之核心,关键之关键,根本之根本”;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称习是“当之无愧的党的领袖、党的舵手”;时任国防部长的常万全吹捧习说,“顶天立地的历史担当托起伟大梦想,经天纬地的雄才大略引领前进方向……”,是“众望所归的领导核心”。

这些官员不分派系背景,有习的亲信,也有原来江派人马。其中,有江派背景的现任天津书记李鸿忠就曾多次公开向习近平表忠心,表忠频率领先于其他官员。2017年2月19日,李鸿忠公开称,习的讲话“纵贯古今、指引方向、气贯长虹”。

后来者深圳书记王伟中似乎更甚。王伟中2018年5月曾发表高调吓人的“颂习”口号声称,“要把习近平的讲话‘刻进骨子里、融入血液中、落到行动上’”。

这些口号式表忠,都被网民调侃为“高级黑”。

唐破阵的评论文章归结认为,所谓“高级黑”,就象官媒前述解读所指,可能包藏祸心,引起最高层的忧虑和警惕。禁止“高级黑”其实就是防政变。

中共现在陷入内部与外围全面危机的围困。习近平今年以来就多次强调中共面临重大风险,其中保“政治安全”被放在首位。除了美中贸易战冲击和国际上对华为和“一带一路”的质疑和围堵,中共内部权斗更是暗涌不断。

中共中央巡视组官员最近宣布,2019年巡视工作将聚焦“政治偏差问题”。这让外界关注2019年中共反腐和权斗新的动向,显示习近平领导的现政权,在拿下周永康等多个被定性的“野心家”之后,再度面临政变隐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