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鸟的春酒(组图)

2019-03-10 07:00 作者: 张易书(文/摄影)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木棉花树,是春天里的集会所。
木棉花树,是春天里的集会所。(以下摄影:张易书)

小星头啄木鸟与绿绣眼啄木鸟(来闹的^-^)

这木棉花树,是春天里的集会所,“集”这个字其实就很有趣,从“隹”在“木”,“隹”者鸟也,“木”者树也,就这样的,可以看到许多的鸟儿,就在木棉树上跳上钻下的。

啄木鸟伸着细细的舌头,在啄敲树干的时候,会伸着细长的舌头黏舔出其中的小虫、白蚁之类,啄木鸟天生神“嘴”,把木棉的脸皮挤痘痘般的,一个洞一个疤的,在啄木鸟敲敲打打之后,“绿绣眼啄木鸟”就来了,绿绣眼“不够嘴”,但是够聪明,懂得在啄木鸟之后,就着啄木鸟的用餐处,接着按“洞”索骥,成果嘛,看来还不错,因为不只一只绿绣眼加入行列。

能够平视角度观察啄木鸟与绿绣眼,真是新光国中最大的幸福。

贪酌的红嘴黑鹎

“你染发?”“我没有!”

“你抹腮红?”“我没有!”

“你用发胶?”“我...我...我没有!”

红嘴黑鹎也是贪酌着这杯木棉花饮,把自己的黑羽沾染得桃红桃红的,把自己的脸颊,也涂抹着春天最夺目的木棉花款桃红粉底。

贪美被发现,赶快振起自己的庞克头,让桃红花粉,振放在春天的空气中。

很明显的,连假没出门,窝居陪小姐公子读书,不然此时若不是大江大海,也是繁花盛景,哪会理这黑不溜丢的红嘴黑鹎。

喜鹊.新光草场

喜鹊孵蛋的观察,有着先天上的限制,这两年都发现,巢家太高(在旱溪也发现另一窝在高高的黑板树上),枝叶太密,从地面上只能看到一整坨细枝横组成的家,其余只能偶然一瞥喜鹊交班或出门吃饭的时候。

连假时间到校观察,约30分钟可观察到一次,倘若操场中没有人,可以遇到喜鹊在草地上、或跑道旁的大花紫薇树下找东西,关于雏鸟的观察,今年的机会是不大了。

鹪莺

叮叮咚咚的在雨遮上跳着踢跶舞,在熹微的晨光中,让我仿佛听到了鹪莺的叫声,夜雨和晨雨、云毯裹山遮阳,让黑夜与白天的界线模糊了起来。

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因为节气属惊蛰(多么美的节气名称),早上绕了雨中前庭,看是否虫子有冒土而出?这当然是自己的幻想了,都雨了,躲都来不及,怎么会钻冒出来让我瞧见呢?所以事理的想像,自己看似有逻辑,其实都是胡思乱想罢了!

反嘴鸻.茄萣湿地

反嘴鸻是冬天会来拜访的候鸟,虽然数量不是很多,通常被认为是不普遍的冬候鸟,但是在茄萣湿地并不难发现,身高约40~50公分,跟高跷鸻一样都是长腿的帅哥(或美女),羽色以黑白两色为主。就观察的距离来说已有些远,超过我的镜头解析力的先天限制(野地里,这样的距离让禽鸟比较不会有压力),不过反嘴鸻最大的特色“往上翘起的鸟喙”,倒是很清楚的在镜头下可以观察到。

推估应该也是反嘴鸻的求偶期了,这一天观察到的几乎都是成双成对的,甚或有交尾的行为出现,真是健康幸福的族群。

茄萣湿地观察候鸟,是很幸福的温度,南台湾冬日极温暖。此处湿地视野这么辽阔,而我关注的镜头这么狭小;候鸟这么多,而我一心只能一用;散客三三两两随性爬上土堤时,乍见这样的族群,心情应该都很激动;拍照时静静享受这抽离的时空,一个小时过得快过一分钟。

很喜欢这种友善的观察空间,黑琵今日虽然远了一些,但还是有不同的候鸟当值日生,在我面前轮番走秀,如果能够让我多呆上几小时,一定会有机会遇到黑琵上台的时候。

“如果......”这样的心情伴随每一次的拍鸟,都让我知道,这是出没有完结篇的电影,让我继续拍下去。


难得这只不怕生


抓痒


雌雄鸟儿同色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