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美海军痛失航母富兰克林号的真正原因(图)


航空母舰富兰克林号
航空母舰富兰克林号(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19年3月12日讯】(看中国记者忆文编译)或许你很少会因阅读历史而感到愤怒,但二战时期美国海军航空母舰富兰克林号(USS Franklin CV-13)的传奇故事是一个例外。

通常认为富兰克林的历史教训告诉我们,舰船上的消防和损害控制的重要性。战舰是一个载有炸药和易燃物的巨大金属盒子,毫无疑问消防至关重要,新船员报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获得控制损害的基本资格。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报导,舰船不仅是一块钢铁,还包括船员。糟糕的领导力破坏了富兰克林的人力资源。这个故事让人们了解,海战不仅是物质层面的,而是综合因素的结果。

大班(Big Ben)是富兰克林号的昵称,她的命运短暂而多劫难。她在1944年初服役, 1945年3月遭重创返航维修,再未出海。1947年退役,1964年被除籍,1966年被出售拆解。

最艰难时刻

1945年3月19日清晨,汉考克号发来警报,指一架双引擎飞机正前来攻击。三分钟后,一架日本潜水轰炸机突然在大班正前方的低云俯冲而出,并投下两枚炸弹,然后立即飞走。

而此时,富兰克林号正准备袭击九州的目标,甲板上遍布全副武装,装满了燃料飞机,舰员正预热引擎,整个飞行甲板及机库都布满易燃、易爆品。

好在装甲电镀屏蔽了航母的内部,特别是工程设备免受破坏。船员最终设法重新开始推进。然而,在此期间,历时五个小时,数十次的二次爆炸将飞行和机库甲板变成了火海,那里成了一个巨大的殡仪馆。

损害控制小组的成员丧生,消防设备无用武之地。弹药被炙烤爆炸,破坏力大增。飞机机身在烈火中如奶油一样开始熔化。潮水般的燃料与火舌流进了机库甲板,那下面是破碎的管道。爆炸的冲击波还将不少官兵炸入海中,3,400名船员和飞行员中,有超过800人丧生。

所幸炸弹未能穿透机库甲板的装甲,故此未有波及下层甲板。

在这种情况下,船员设法启动柴油动力消防泵并组织临时灭火队。巡洋舰USS圣达菲(USS Santa Fe)出现并与航母靠近,使得海员得以传递物资,提供消防援助,并带上富兰克林船员。最终,航母得以幸存,通过巴拿马运河返回纽约。

真实故事拓展了海军指挥官的视野

这是太平洋战争的一个真实故事,拓展了海军指挥官的视野。在当今欧亚水域的战略和运营环境,一个不计后果的敌人仍可在海上施加影响力。它可部署岸基的海上力量,去惩罚从其海岸巡航的敌对海军。

富兰克林号的前一次遭袭

此前,1944年10月,日本海军在莱特湾(Leyte Gulf)遭遇了厄运,尽管日军发动了一两个阻止美军的华丽行动,做出最后的努力。

1944年10月30日,大班遭到自杀飞机击伤。五架日机成功避过侦察,在发动攻击之际,才被美军雷达发现。美军防空炮随即开火,击落三架日机,另两架却成功撞入富兰克林号及贝劳森林号的甲板。

富兰克林号的大火在数小时内被扑灭,航母上56人死亡,14人重伤,33架飞机损毁。大班随即返航维修。

来之不易的教训

富兰克林所经历的考验,也是来之不易的教训,尤其是在消防和损害控制方面。主要包括:(1)为舰船提供更多的补给;(2)配备更多人力进行损害控制;(3)安装更多更长的消防软管;(4)装备更多便携式灭火器可让消防员在消防栓失效的情况下,更有效地完成工作;(5)更高容量的泡沫灭火系统将有助于控制和熄灭燃料火焰;(6)在装甲舱口安装快速通道“舷窗”,能让船员在舱口被卡住或把手太烫,无法操作时逃离舱室……

警示故事

这些都是有价值的见解。有人说,船长是世界上最后一位绝对的君主。对海军战争学院海事战略J.C.Wylie主席霍姆斯(James Holmes)来说,这更是一个警示故事。

在1944年10月的神风袭击之后,吉赫斯(Leslie E.Gehres)上校担任了大班的最高指挥官。根据历史学家斯普林格(Joseph Springer)转发的船员记录,在华盛顿布雷默顿(Bremerton),多达三百名船员跳槽,当时富兰克林号正在造船厂进行维修。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认为富兰克林在遭到自杀式攻击后,厄运就开始了。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是逃离吉赫斯船长。

可疑的飞机

情况越来越糟。日本战机在3月19日的致命袭击前的几个小时内不停地骚扰。富兰克林号在六个小时内已经进行了十几次全船战备部署。所以,吉赫斯船长放松了警惕,让船员去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

船长行动的报告和官方的战争破坏报告显示,那是一个晴朗的早晨。甲板记录(船舶行为的官方记录)却另有说法。在6点54分,大班的战斗信息中心报告了一架“可疑的飞机”(bogey),距离30英里。

另有两起密集目击事件,距离正在缩小。

7点08分,USS汉考克号(USS Hancock)上的了望员确定:那是日本潜水轰炸机“朱迪”(Judy)!汉考克通过无线电告诉大班:“可疑飞机正向你靠近!”

那时,朱迪离大班12英里,并迅速靠近。轰炸机在三分钟内抵达。

然而,吉赫斯从未命令大班进入全船战备部署——这意味着船员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进行战斗时,已被炸弹击中。

最模糊的命令

当圣达菲号(Santa Fe)前来救援时,吉赫斯命令伤员撤离。历时学家斯普林格写道,吉赫斯发出了“不可能更加模糊的命令。”他指示撤离任何“不需要拯救船只”的人。随着那些将自己定义为不必要的人逃离后,大批人蜂拥撤离。整艘航母的通讯都失灵了,在混乱中,许多船员认为“弃船”的命令已被下达。

然后船长停止了撤离,他指示约100名水手——包括一些被炸弹炸伤的船员返回到富兰克林号。此后,吉赫斯要求他们以书面形式说明,为什么他们“在她(富兰克林号)严重受损,但还在行动时离开这艘船,并且在没有下达命令时。”斯普林格认为吉赫斯的行为“几乎玷污了”航母为生存而战的美名。

值得反复被讲述的故事

吉赫斯宣布,215名富兰克林船员将被指控“开小差”。他对搭载这些人的船只说,对待开小差的士兵就要像对待囚犯一样。他创立了“大班704俱乐部”(Big Ben 704 Club),以纪念留在船上的船员;他禁止撤离人员参加丧生者的追悼会;他确保撤离人员没人能获得奖章;他还试图将前往圣达菲号避难的军官和海军军士长推上军事法庭。

值得庆幸的是,海军领导层忽略了他的法律主张。“对这些富兰克林号船员的待遇,”施普林格总结道,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涉及美国海军的最大,但却是最不为人知的不公正之一”。

这远非美国海军最精彩的时刻,但这是一个值得反复讲述的故事,美国在培训军事人才的时候也将这一案例搬上课堂,给后辈以警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