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更印证了廖梦君是死于暗杀(图)

2019-03-22 07:52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会
两会期间警察在天安门广场巡逻(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3月22日讯】我被告知要遵循三项原则:一是“两会”期间必须闭嘴,二是行文不能影射党政,三是有损党政形象的文章不能转贴,否则……在百度对我公开耍流氓这件事上,我本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早已身心疲惫的我,依稀记得法律说,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于是此间我也就乐得休息。

百度的卑鄙,更印证了廖梦君是死于有组织的谋杀,是死于在校园内所进行的暗杀,是死于灭绝人性的虐杀……无所不能的黑暗势力,对国内外多个搜索引擎几近同步的异常操纵,这决非百度所能做到。百度只是在人命关天的事上,奉命裸奔得更彻底而已。

鞭挞厚颜无耻的李彦宏,无改夜色的浓黑,但能让外界知道我还在呼吸。李彦宏不知人间有羞耻事,把迫害进行得更是精细化的魑魅魍魉,源源不绝抛出一些酷吏或“二货”,实质也就是在对民愤的出口有意设置空靶,以便让夜色继续保持浓黑。

杀害一个无辜的孩子,毁灭一个幸福的家庭,无非是抖抖手中的狗链,牵出“民企”百度,像是编撰天书一般,将掩人耳目进行到底,敢问“妄议”者们,你怕还是不怕?遍布了血渍和尸骸的苍茫荒野,“震慑”的标本林立,而甘被驱遣的李彦宏,则一路都在卖力地助桀为虐。

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事件,是几条线联合作恶的结果,真相在天亮前难于大白天下,我工作在福州时,就已想得十分清楚,为让生活得以继续,目前只能是暂时搁置。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随着国内外形势的骤然突变,幕后杀人主使狗急跳墙,已是表现得急于灭口。

在卑鄙无耻更是公开化面前,我陡觉耳根清净。这一年多来,一拨接一拨的人轮番轰炸,要我夫妇俩让女儿去就学,百度再度作恶后,说客变得同步不再碎碎念了。杀个无辜的孩子,捂住你的嘴巴,捂住公众的嘴巴,不过是编一通蹩脚的故事,推己及人,同样是为人父母,你怕也是不怕?

任何人在这样的反问面前,无疑都会变得语塞。人质的女儿在一天天长大,我深感无奈,许多反对者都能避走他国,而我家不能。廖梦君在学校被暗杀了,在一成不变的“法治”环境下,我夫妇俩不可能成天提心吊胆,又置女儿于险境,她一直在面临着怎么接受教育的问题。

而为着一点糊口费,我总在小城的最北端与最南端之间往返,同样无法免于恐惧。我本就不信神神道道,在进一步的卑鄙无耻向我公然袭来之时,我就更是厌倦了写作莫名其妙的文字。佛啊,佛在哪里?在我儿被暗杀之时,佛在哪里?在我一家深陷恐惧、茫然四顾时,佛在哪里?

“残杀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一年多的忍气吞声,换来的竟是这般结局。我深知自己所面对的,是兽,不是人。我更是艳羡了枝头的麻雀和水中的游鱼,麻雀可以自由地飞往山的那边,鱼虾可以自由游往想去的水域,而作为惨案人质的我,十几年来却总是求而不得。

我再度觉得自己活得就连麻雀和鱼虾都不如。长夜漫漫,不乏这样或那样的无奈和可怖。而在风云突变的2019年,在国内外多个搜索引擎都在不同程度协同作恶的现实面前,众目睽睽窥见了夜魔新路数的同时,也不难发觉百度更印证了廖梦君是死于暗杀。虐杀迄今在持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