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有一种超限战叫“再谈谈”(图)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诉之二十九

2020-05-09 08:32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
4月23日,沈阳某书店内的习近平画像(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5月9日讯】习近平先生,我所面对的极之吊诡的“再谈谈”,从2019年10月开始,到现在陆续已进行了7个多月,此间被倒习势力嬉笑着,架在火堆上反复强行烧烤的,不只是我的一家老小,同时被烧烤的,还有形同稻草人一般的习近平。

所谓“再谈谈”,就其本质而言,是以公权为依托的黑恶势力,对一个苦难家庭所展开的又一次超限战;是倒习势力惯用的迂回战术,意在通过进一步迫害苦难的文人,从又一个侧面“技巧”地出习近平的洋相,打习近平的耳光。

稍有知觉的人,从不可理喻的“再谈谈”中,都不难得出上述判断。下面我会再说说我夫妇俩最近一次与政法口所进行的“再谈谈”,相信习先生也一样能得出上述相同的判断,这同时也有助于你更加明了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处境。

我们这的一般家庭,月收入少则八、九千元,多则上万元。在一个物价比一线城市还要贵的景区,劫后余生、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家,月月却只能拿到5000元的糊口费,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我祈求我的一家老小,不要再月月愁眉不展,谁知这让政法口的一些人,反而因此兴奋莫名,越是“再谈谈”,就越是意犹未尽,对我一家老小的断粮,从去年11月起,就一路饿饭直饿到现在。

黑暗势力将所有的活路,一条条都给我堵死了,所留给我的,是不知何日是尽头的“再谈谈”。“再谈谈”的结果是什么呢?是不但叫你正常过日子过不成,而且就连过年,都要逼迫、祸害得你过不成。

年前我家已被弄得几近揭不开锅,“再谈谈”时,我多次问及政法委书记和维稳办主任,这个年我家怎么过。主管政法和维稳工作的官员,居然都能一次次充耳不闻,避而不答。

都已冷血、歹毒成这样了,还有“再谈谈”的必要吗?察觉到种种日益向我逼近的危险,再想想我在苦难中所进行的种种表达,多年来无非也就是被勤于啃食人血馒头者,更加食髓知味而已,更是不肯放手而已,在这样的险境面前,我只能是一再沉默,在难耐的煎熬中,一天天艰难地期待天亮。

在断粮已是半年后,就连我妻也忍无可忍,平时总是力阻我动笔的她,那天哭着、逼着我再向你习近平申诉,详述我一家老小这半年多来的被虐杀。文字发出不久,我的一堆个人网站,就有其间的25个网站,顿时变成了403或404,登录密码也被修改。在被断粮的这半年多来,我的电脑防火墙就常常是一秒不停在报警,频频显示有人在试图侵入。

国保头子、酷吏孙力军被抓消息公布的次日,事情似乎有了转机。我的一个战友一上班就打来电话,说政法委书记找过他,说意识到自己做得过份了,说我的要求是合情合理的,要其从中斡旋,以促成双方“再谈谈”。

年前我在与政法委书记的“再谈谈”当中,就已亲口将薪金要求降低到了6800元,在万般无奈中,我已退而求其次,准备“君子固贫”,不料还是被折磨了几个月。我虽然心里有气,但想想人在屋檐下,还是要与人为善,于是同意了再面谈。

原说好“五一”节前“再谈谈”的,岂料又变卦了,要拖到节后再谈。5月6日下午,政法委书记、维稳办主任、佛协会长及我夫妇俩,在罗汉寺的客堂内,又进行了第N次“再谈谈”。

这次的“再谈谈”,是对方一方面叫我不要“顶牛”,不要再坚持自己的薪金要求,一方面自个却在那儿“顶牛”,所列出的用工待遇是:月薪6000元整(原先多人给我夫妇俩说的是6000余元),每月先发给我5500元,扣下500元,若我一年中没写敏感文章,到了年底再合在一块,当作“奖金”发给我。

东拉西扯中,对方有说教,有训斥,在这样的条件和态度面前,我夫妇俩越发无语。都已“再谈谈”不知多少次了,既然续约的事情总是谈不拢,是否可以考虑其它的选项,放我家一条生路?哎呀,怎么可以!

杀人的事只能在强权压迫下“协商解决”,而所谓的“协商解决”,是什么也没解决。为了让生命得到传承,我家欠了银行20余万元贷款,早在我妻怀孕之初,我夫妇俩就已白纸黑字签了字、摁了手印,主动要求银行拍卖我们的住房,法院后来也已判决了,但判了和没判并无区别。

我女儿今年都已7岁了,这事委实拖得太久了。既然我自己卖房就要被拘留,既然法官说“房子只能由法院来拍卖”,那么在我家连饭都已是吃不上之时,是否可以考虑拍卖或作价我们的住房,放我们一条生路?让我们因此也可以去做点小生意谋生?政法委书记和维稳办主任都不答话,换言之——不行。

许多参加过“六四”的民运人士,以及因言获罪被判刑过的良心人士,都已办到了护照,都已能纷纷自由生活、呼吸在别国。既然我的回乡,在维稳方和国保看来是“麻烦”,那么能否高抬贵手,也办本护照给我,让我一家也暂避别国?政法委书记和维稳办主任都不答话,换言之——不行。

在泰宁一个家庭月收入6800元也好,6000元也好,相对而言都属于贫困家庭,佛协的工作量不多,我前两年周一至周五,都是每天只上半天班。为了免于贫困,能否这样:周一至周三,我全天都在佛协上班;周四至周六,我在省内的福州或厦门兼职,国保在我外出兼职时,哪怕亦步亦趋跟踪,我也不介意。维稳办主任这回说话了——不行。

政法委书记似乎在面对一个浩大的工程,说续约的事,还有许多细节要虑及,要进行,要我夫妇俩回家再考虑考虑。我夫妻二人都觉得气恼,回家后,我就已决定从此彻底关闭“再谈谈”的大门。妻在当晚仍致电维稳办主任,提出6000元就6000元,由官方在当地再帮我找份兼职。维稳办主任转达后,次日回电说不行,说政法委书记这两天较忙,过两天“再谈谈”。

我妻也态度坚决回绝了“再谈谈”,只在电话中做了第三次让步,由8000元——7000元——6800元——6600元,并希望对方能尽快回话,到目前仍无回音。我与妻聊到,就为了几百元的差距,人家从年前到现在,都已折磨你一家老小半年了,到现在也还是这姿态,该醒醒了,对方一定会是你怎么无法接受就怎么来,无尽“再谈谈”的幌子下,是暴政对一个苦难家庭展开的又一次超限战。若不是经历了大风大浪,我夫妇俩在这等超限战中,只怕早就已是被逼死、逼疯了。

有一种超限战叫“再谈谈”。习近平先生,自这片“神奇的土地”貌似“崛起”后,超限战就成了热词,这不但在我不陌生,在苦难的人群不陌生,在别国不陌生,在你同样也不陌生。倒习势力多年来花样万般无事生非,同时在网上网下将种种的指摘,无一例外全引流在你一个人的头上,你早就已是百口莫辩,早就已是暴政的替罪羊。

你说“要关爱退役军人”,说“各级党委和政府要高度重视,切实把广大退役军人的合法权益维护好,把他们的工作和生活保障好”,说“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十三五’规划圆满收官之年”……这又如何?倒习势力在幕后操纵中,所一再宣告的,是“人民领袖”不管人民死活,是习近平讲的话完全不好使,是所谓“核心”只是一个稻草人……

习近平先生,在我写作本文之时,我妻在又一次搂住小女泪水滂沱,一再说过几天她要去北京上访。我不得不几次停笔劝她别哭别难过,说去上访有用吗?大疫当前,那些人巴不得你去上访,好早些彻底灭口,实质灭口已在公然进行久矣。有人一直是在给政变势力和杀人犯当枪使,又怕的什么你上访?

习近平先生,从国保头子、酷吏孙力军被抓消息公布的次日,有人表露出慌乱和忏悔,到其后的似乎被人打气,又敢于无视今上的训示,又敢于故态复萌,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折射着政局的错综复杂。多年以来,大江南北,惨象万千,谁在唯恐天下不乱,谁在从方方面面迂回展开围剿,真该好好查一查。

种种非人间惨象的背后,也拖着巨大的问号:在这样的体制下,若只是奉行故事,若只是“抓大放小”,于高位对某条线进行浅层的清洗,是否能让国人就此看到真法治和真人权?在这等原始丛林里,大大小小的周永康和孙力军不知凡几,人民的希望和活路在哪里?

习近平先生,在这样的体制下,苦难的人民在恶势力所展开的某些超限战中,怎么去享有基本人权?被倒习势力不断逼向悬崖边缘的你,在步步紧逼面前,又如何真正做到全身而退?尽早让上帝的归上帝,让凯撒的归凯撒,给言论自由以及公开透明一个真正的出口,给国家以正气,给法治以颜面,有些层面的扭转与撇清,或许也还来得及。

写于2020年5月8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周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道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45天!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