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述节选(2)(图)

2020-05-05 15:33 作者: 廖祖笙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廖祖笙向习近平申述节选(2)
廖祖笙及其家人受到中共政权的迫害。(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0年5月5日讯】

习近平先生,你党治下就连不让人吃饭这么下流的事,都能一而再、再而三干得出来,在这样的兽治社会里,若只是隔靴搔痒、娓娓动听念些类似于“依法治国”的党八股,恐难救民于水火。没有龙颜大怒的拍案而起,没有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就永不会有真法治在这个国家的回归和实现。若一味放任匪治或兽治,那么最终贻害的,也必将是肉食者自身。回眸看看中国的历史,就知道但凡是匪治或兽治,就一定不会是行之久远。——2019年12月5日《廖祖笙:兽治社会的“依法治国”》

.习近平先生,请你沉下心来想一想:为什么“反腐”、“打黑”不止,这个国家还会有这么多的腐败公行、黑恶公行?为什么换季后这个国家的法治环境和人权环境,非但没有向善之势,反而更是一片蛮荒?为什么有意践踏法治和人权的种种兽行,会在各地密集出现?为什么前所未有的内外交困,会在你这届像是约好了似的集中爆发?……——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

.习近平先生,你也同样上有老下有小,你也同样为人子为人父,我在你治下不让人吃饭的故伎重演面前,絮絮与你说道这些,看似不相干或是扯远了,实则并未跑题,因为这不但关乎我一家的生存,也关乎你家的福祉,关乎十几亿人的长远利益。你一再错失伟岸的机会,而机会至少目前还摆在你的面前。有些善意的忠告,在你宜听取。——2019年12月2日《廖祖笙:全面失控可能袭向习近平》

.我只是在卑微并艰难地求个生存而已,在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法治国家”,在这个争相抢食人血馒头的原始丛林,这么多年来却一直是举步维艰。习近平先生,面临同样困境的,远非我一家一户,长此以往,是不是会让人觉得习近平时代似乎特别黑暗?是不是会让人误解你习近平似乎快意于虐待老人和儿童?当真正“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者不断整出事来,花样万般予党魁以难堪时,你的执政体面又在哪里呢?——2019年12月1日《廖祖笙:习近平快意于虐待老人和儿童?》

.给我家强加苦难的,一直是无法无天的政法系,这让我夫妇俩不能不深深怀疑,是政法系具体操盘谋杀了廖梦君。在令人发指的惨案面前,本该以打击犯罪为己任的政法口,不是还命案以真相,还死者以公道,反而是朋比为奸,一再汹汹逼向受害者,在方方面面表现得试图将我夫妇俩逼死、逼疯,甚而就连我家有没有饭吃,有几碗饭吃,都要全凭这条线高兴。习近平先生,凡此种种,你不觉得太奇怪了吗?——2019年11月30日《廖祖笙:或为白卷先生习近平》

.我把我生命中最好的年华,无怨无悔地献给了军营,献给了国防事业,在当兵次年即荣立了军功。在扛枪的日子里,我从未想过因为我的奉献和立功,在来年要向国家索取些什么。但也从未想过,会仅只是因为激扬文字,希望政府善待人民,就被整得家破人亡,就会老无所养,老无所依。习近平先生该问问幕后的迫害操纵者,这般无尽无休迫害一个立过军功的老兵,几个意思?——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

.习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我不禁要问,这“国”还是一个真意义上的国家吗?纳粹党尚且知道“国家必须保护母亲和儿童”,而我的母亲和岳母都已是94岁高龄,我的女儿到现在还不满6岁,作为家庭顶梁柱的我,在家乡工作拿着一点餬口费,根本就无法给她们以更好的生活,想要凭着一技之长去异地另求发展,居然关山重重,难道就这样将我一天天困在家里,饿死我的一家老小,即属“保护母亲和儿童”?——2019年11月29日《廖祖笙:就是纳粹也不会这样对待同胞》

.人心都是肉长的,每个人都同样是爹妈所生,而不会是从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这个世上的许多事情,看似无解,实则易解,只要推己及人,把自己代入对方的位置,以同理心去思考问题,就不难达成融合,排解难题。人人也都可以将自己暂时代入香港人的位置,想想一味用强将香港同化成类似内陆某地后,香港人往后过的将会是一种怎样的日子。或者,还能再简单些,只要看看廖祖笙的今天,再想想香港人的明天。——2019年11月28日《看看廖祖笙的今天 想想香港人的明天》

.当明白了法治的虚无是乱港之源时,尽快给法治以颜面,给国家以正气,给港人以信心,就将会是在某种层面上一劳永逸解决香港问题、台湾问题的根本大法。——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法治的虚无是乱港之源》

.黑暗无际中,求生不成、求死不能的,又何止是我廖祖笙一家一户?……维稳经费高于国防开支,换来的是什么?是争相抢食人血馒头,是执政形象日益狰狞,是法治、人权更是虚无……但愿又一种来自民间的声音,能进一步拓宽你的视野,并给你以更好的建议。记得法律说,公民有建议的权利。——2019年11月27日《廖祖笙:与习近平先生“再谈谈”》

节选于2020年5月3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李长春、刘云山、赒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导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5040天!

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全家也都成了惨案的人质,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被时常置于生存绝境的边缘,被百般折磨和凌辱……

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

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