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蚂蚁越来越聪明,而且提出了这“理论”?(组图)


无神论 迷信 进化
(Pixabay/CC0)

【看中国2019年3月30日讯】漫画寓言《蚂蚁与无人论》

1、蚂蚁们正在阳光下忙碌着,人蹲下来看蚂蚁,影子遮住了阳光。

2、群蚁大惊:是什么遮住了阳光?蚂蚁甲:好像是一种庞大无比的生命,会不会是传说中有一种比蚂蚁高级无数倍的高级生命,叫做人。蚂蚁乙:是有这么一种传说,无数年了。

3、群蚁们议论纷纷,有信的,有不信的,但有“人”存在的传说还是在蚁穴中广为流传。

4、消息传到蚁王耳朵里,蚁王勃然大怒:“什么!有什么生命能超过我至高无上的蚁王。”

5、于是在全蚁穴范围内开展了一次讲科学,反对迷信的大规模宣传活动。无奈,关于人的传说已深入蚁心,无法被宣传改变。

6、蚁王得知,疯狂叫嚣:“我就不信‘无人论’战胜不了‘有人论’。给我从小蚂蚁灌教起来。”全蚁穴内相信有人存在的蚂蚁必须在他们的生命与信仰间做出选择,小蚂蚁必须在毕业考试时通过“人好,还是蚁王好”的答卷。

7、人起身走了。后来一不小心,蚁王被人踩死了。

8、可怜受蒙蔽的蚂蚁大众还是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在想天下到底有没有一种叫做“人”的生命存在。

对于蚂蚁而言,人是伟大的,神圣的,需要敬畏的。渺小的蚂蚁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人的全貌,它们甚至看不全人的一根脚趾。无论蚂蚁用什么办法去否定人的存在,都是徒劳而可笑的。

二、蚂蚁・人・神

在一处田埂的斜坡处,有一个蚁穴,那里生活着一个蚂蚁王国。蚂蚁们每日忙忙碌碌,各司其职,为创造美好的生活而努力着。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蚂蚁王国民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古训,那就是对人感恩,而且要求蚂蚁不要去做损坏田埂的事。因为人并没有伤害过它们,这位好心的农民还会给蚂蚁们留下很多的食物过冬,即使那只是秋收时不经意丢下的几粒谷物。

农民每天在田间劳动,而蚂蚁们也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忽然有一天,蚁王想到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安于现状,为什么不把我的领地扩大些呢?多造蚁穴,多繁衍后代,把我的王国变得更强大。”

这个想法一提出,就把蚁王手下一位年老的大臣吓了一大跳,它连忙劝阻蚁王:“大王,千万不要做出损坏这田埂的事啊,会招来灭顶之灾的,因为人会因此除掉我们的蚁穴!”

“人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呢?”一只蚂蚁问道。这句话还真的引起众蚂蚁的思考,是啊,它们只是从祖先那里知道那些古训,谁见过人的模样呢。看不见就不相信,好像有道理啊。

这时农民停下来休息,这几只正在讨论的蚂蚁就在他脚下的影子里。“咦,天怎么突然黑了?”一只蚂蚁问道,“是什么挡住了太阳的光?”另一只蚂蚁道。这个问题没有哪个蚂蚁能回答上来。有只蚂蚁往农民的脚趾上爬去,它边用力地爬,边说:“我上山去看看,在那里能看得远些。”

然而这个世界究竟有没有人的问题,却开始成为蚂蚁们争论的焦点。

一部分蚂蚁坚持“有人论”,主张继续保持古训所要求的,对人抱有感恩的心,兢兢业业地工作,同时绝不去做有损田埂的事。

另一部分蚂蚁则主张“无人论”,理由是“谁都没见过人是什么样子”,主张不要被“愚昧的迷信”所迷惑,应该破除迷信,崇尚科学,大胆地去改造世界为蚁类服务。

由于“无人论”更符合蚁王想要扩张领土的想法,而且还能有效地消除众蚂蚁的顾虑,能让蚂蚁们去做有悖于古训的事而又不会有心理负担,蚁王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反对迷信、崇尚科学、反对有人论”的运动。

那些仍然坚持“有人论”,主张按古训行事的蚂蚁最终被抓进牢里。那位年老的蚂蚁大臣由于正面与蚁王争论而被砍了头。

主张“无人论”的蚂蚁们显得很是兴奋,它们高歌着、狂舞着,庆祝“革命”的成功,蚂蚁终于可以摆脱“愚昧迷信”的束缚,可以按自己的意图行事了。

而更多的蚂蚁都保持了沉默,在蚁王的命令下,大家开始筹备领土扩张的计划。很快,那个田埂上出现了更多的蚁穴,而且由于全民都被调动去开拓新领土了,没有蚂蚁去做寻找和储存食物的工作,这使整个蚂蚁王国陷入从未有过的饥荒。大批的蚁民因饥饿而死,王室内部又因为争夺仅有的库存食物而发生战争,战争中死蚁无数。

扩张运动仍在进行。

一天,农民给庄稼浇水,却意外地发现田边有一处地方在往外渗水,而且水流越来越大,于是就用铁锹添了几锹土,又用铁锹加固了几下。可他却没想到,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蚂蚁王国,以及轰轰烈烈的扩张运动,就在那场“大洪水”和泥土覆盖中,彻底覆灭了,而那蚁王和它的“忠实”臣民们,则葬身泥水之中。

所有蚂蚁都死掉了吗?不,有不少蚂蚁早已预见到蚁王的一意孤行必将带来的恶果,它们没有按照蚁王的命令去开挖新的洞穴,相反,它们在偷偷地填补着洞穴,这使它们没有被渗透过来的水冲走。而另一部分被关在蚁穴深处大牢里的蚂蚁,它们打通了另一个出口,逃了出去。

几天后,还是这个田埂上,一个新的蚂蚁王国建立起来,王国里仍然流传着那句古训:要感恩人,不要做损坏田埂的事。

朋友,对于蚂蚁而言,人是伟大的,神圣的,需要敬畏的。

渺小的蚂蚁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人的全貌,它们甚至看不全人的一根脚趾。无论蚂蚁用什么办法去否定人的存在,都是徒劳而可笑的。

在浩瀚的宇宙中,地球也不过是一粒宇宙尘埃,那么地球上的人,不也同样渺小吗?人类很可能正站在某个高级生命脚下的尘埃里,可有些人却还在宣讲着根本就没有更高级的生命——神,我不知道这样的人是不是和那些蚂蚁的思想同样狭窄,但是我知道人的智慧相对于宇宙来说真的很有限,人怎么能这样狂妄自大呢?

全世界的各个民族都有自己关于神的记载,也流传着神对人的告诫,教人道德回升,教人向善。人按照神的话去做,是对自己生命的珍惜,会给自己带来福报。或许,那些一定要否定神的存在的人,可能作为巨大代价的则是——人们因为抛弃了道德的约束,肆意妄为,给人类自己带来灾难。

——空气污染,水污染,能源走向枯竭,气候反常,沙漠蔓延,各种自然灾害增多,社会诚信危机,说谎造假成风……这一切都将最终使人类走向很恐怖的境地。

听说,人类社会每个时期都会有(神)下世,把宇宙的真理讲给人,很多人会真正按照觉者的话去做,提高道德水准,从而带动更多的人认识真理,修炼升华,那么人类社会就会有一个转机,走向美好的未来。

所以今天,或许每个人都面临着重要的选择。

三、蚂蚁与无人论

话说一窝蚂蚁在屋角筑巢,而这屋的主人呢是一个善人。起初他也没有在意,每天都坐在屋子中间喝茶。那蚂蚁呢每日都要爬到屋子的另外一角去觅食。当然在这群蚂蚁中呢,有对公共事务热心的,有搞黑社会欺行霸市、或弄权舞恶的,也有“善良的”遇事爱帮忙的、“乐善好施的”蚂蚁。一群蚂蚁平时也就这样的生活着,它们与这主人共处一个屋子却不知道除了它们之外还有“主人”。因为它们没有人这种眼睛而只有能够看到蚂蚁那个“世界”的器官功能。

对于这个屋子,他们已经觉得这够大了,偶尔遇到从外面“游方”来的蚂蚁,谈起外面马路上的趣闻,就象人接待从火星来的客人一样,充满奇幻与疑惑。它们只能通过触角交打的方式。

蚂蚁们在经过的路上都会留下它们的腺体气息,以便回返时能够原路回去。它们在爬过这屋子主人的脚时,没有蚂蚁会感到害怕,直接就“翻山”过去了,因为它们看不见这屋子的主人。但是它们经常遇到“不可抗”的“不明物体”阻挡着回“家”的路,因为主人有时喝水就顺手把大茶盅放地上,刚好阻挡了它们留下的腺体所提示的归途。没有经验的“新”蚂蚁,那就常常爬到杯子口团团转象热锅上的蚂蚁,好不容易不经意落到地面离它们留下的腺体气味不远,然后落荒而逃。

因为蚂蚁的一生只有三个月,而我们人的一生是一百年,按照时空换算法则,它耽搁一会儿就是在它们所在的时空里耽搁了老半天,那回去之后蚂蚁家人们就问它:你怎么回事啊?现在才回家?你出去搬的粮食呢?家里正等着米下锅啦!怎么空手回来啦?还汗流浃背的?它就会说:别提了!我都是拼了命才侥幸脱身呢!就讲它遇到“不明障碍物”的事情,那么有好事者听说,说不定给蚂蚁王国的电视台“爆料”呢?如果那一天这只蚂蚁是带了一群蚂蚁出去,回来的时候遇到这个情况,那这只蚂蚁能够带着大家安全返回,那就会被称为英雄蚂蚁。

特别是主人那一天可能不经意踩死了几只蚂蚁,还踩伤了一些,又因为打喷嚏把刚喝进去的茶水呛了一地,哇,你想会是怎么样?海啸、大洪水和不明灾难会使得这群蚂蚁大为恐惧,而这个过程中“舍己救蚁”的蚂蚁将会得到众蚂蚁的衷心感谢。那么有好事者会采访它们,于是一本英雄事迹的纪传就会接着放入王国的图书馆,然后,成为教科书,激励着后继的蚂蚁们将来也作如是事迹。它们就这样年复一年的生活。

有一天,主人突发奇想,我要是改变蚂蚁的基因,给它弄一个电子眼,改变它的信息摄取方式,看看会发生什么。他说着就做了。于是挑选了几只蚂蚁给它们改变了基因,装上了电眼,你能想象什么事情会发生吗?那几只蚂蚁在群体蚂蚁中会一下让别的蚂蚁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因为这几只特殊的蚂蚁能够看到这屋子的主人,哇噻,这么庞大的生命啊!它看到的眼前生命,简直就象我们人看到大山一样,它会非常恐惧,以前无知的毫不顾忌从主人脚背上翻过去觅食,现在打死它也不敢了,就远远的绕一个大圈去觅食。别的蚂蚁就不干了,说你这几只蚂蚁怎么怪怪的?我们从这里直接穿过不很好吗?那几只蚂蚁就对它们说:你们不知道吗?没看见我们走的路上要经过一个很大的生命他的脚背呢!

那是很不得宜也很危险的事情!别的蚂蚁说:你神经有病吧!在那里啊,在那里啊?我们都看不见!我们也听不见!这几只被装了电眼的蚂蚁起初是无可奈何的,可是它们通过观察发现这个主人每天定时的在下午两点到四点会在屋的中心来喝茶,其它的时候呢基本不在家,但是也有特殊的情况,那么它们就告诉其它的蚂蚁,说你们非要从这条路去觅食呢,应该在下午两点以前必须返回或者在四点以后,这样不“犯煞”,否则极可能会出现灾难。别的蚂蚁刚开始根本就不听,但是真的这个时间出去的很多蚂蚁都出现了问题,这下这几只特殊的蚂蚁就开始在群体中赢得信任了,可是别的蚂蚁什么也看不见,对它们而言只是从经验上觉得他们“真有智慧。”

这几只蚂蚁经过一段时间的体验观察,对蚂蚁王国汗牛充栋的书籍渐渐鄙之以鼻,说什么不明物体,不就是那个伟大的“人”在那里喝水的茶盅吗?什么山洪爆发?是那个人呛了一口水嘛。对于什么三角函数、对角线,不会认为它们就是好高明的学问。这样将冒犯蚂蚁王国的学者群体和“科学”研究,但是它们知道自己知道的是真相。

但是别的蚂蚁开始攻击它们了,因为它们到处宣扬“有人论”,这与蚂蚁王国的“无人论”直接对立,其中一些有势力也有“理论”的就开始与这几只蚂蚁辨论,说你们觉得有伟大的人,我们某年月日地震的时候,为什么那帮“人”不帮助我们啦?眼见得许多“善良的蚂蚁”,很幼小的蚂蚁生命就那样消逝,蚁巢被荡毁,你们说“人”那么厉害,他们为什么不管哪?最后还是我们蚂蚁王国的蚂蚁们自力更生,生产自救,重建蚁巢吗?你没有吃的时候,去求求人说:人啊,给我面包吧,可能吗?你说有人,我现在就说:人啊,你来杀了我吧,我连咕三声,怎么没有什么“报应”呢?

那几只蚂蚁就说:其实从时间上说,不是不报,时候没有到嘛。

于是大家就相持着,但是因为这几只蚂蚁能够看到这个屋子主人情况,就能够作出很多“预测”和“智慧的建议”,虽然对其它的蚂蚁经常不知其所以然,但是逐渐很多蚂蚁都相信“有人论”,相信人是存在的。可是这个蚂蚁王国的国王开始不满意于自己只占屋角的一点,想要扩展的建新的势力范围了,于是派出去的“专家”蚂蚁回来报告说:嗨,我们找到了一块好地方,这几只蚂蚁一听:那不是这屋子主人的餐桌吗?现在是在屋角,主人还算慈悲,要是跑到餐桌去建个巢,这真是找死啊,就上书反对。

可是蚂蚁王国慷慨激昂的学者们上场了,“我们的蚁民,需要有更美好的生活,你看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找食物,长途奔波,许多时间都花在路上了,而我们经过专家团考证的这个地方,离食物来源距离非常短,且是木质,非常适合居住、炒股票、过社交生活、找到最新鲜最高档食物的好地方。

于是,蚂蚁王国开始动员,那些“公德”心大的蚂蚁也行动起来,房地产蚁商更是激情澎湃,开赴新的地方先行建设。

这一次很不巧的是主人的太太从农村来到了城市,发现屋角一个老蚁窝,早就想除去它,而主人老是以“慈悲之心”来教育她,她觉得好笑的同时也还暂时能够容忍。可是她觉得她的“慈悲”应该更多的是她们一家的生活秩序,首先是人而不是蚁。

主人也不好说什么,就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示意这几只改造了基因的蚂蚁,让它们告诫这蚂蚁王国的所有蚂蚁要守“伦理”和“戒规”,不然会遭致灭顶之灾的。因为他确实看有几次太太想趁主人不在要痛下杀手了,有一次甚至把一锅开水都装瓶里要淋下去了。

这几只蚂蚁于是就在蚂蚁窠里传播这些道理,但很少有蚂蚁理睬它们的,特别是权贵蚂蚁们,觉得自己很有力量,什么东西都看来可以用蚁币摆得平,用权力搞得定,于是它们一致决定还是要建立新城,为了谋更大的幸福嘛。那么,在餐桌下方兴工的这个“蚁计划”终于让主人的太太忍无可忍,而这屋子的主人也确实无话可说。

再是慈悲蚂蚁,不能超越必要的限度,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想干脆出门一晌午,那么没有主人看着的女主人,这下想出的方法就是不要放走一个敢于侵犯她的领域的蚂蚁,那么要做到这一点,确实对人来说太容易了,于是,一场局部性的大灾难降临了蚁群,那么,那些蚁群中“好的蚂蚁”与“坏的蚂蚁”,同样得到了一个归宿,确实给了那些诡论者一个话题:既然人存在,为什么不能分辨好蚂蚁和坏蚂蚁?

然而按人的准则:你的所谓好或许就不是真的好,而只是你蚂蚁间的认识和看法,可是当你们整体处于不承认有人的时候,狭窄与封闭的思想很可能使整个蚁群遭受大劫。是的,不是讲吗?除了这几只改变基因能够看到人的蚂蚁外,还有另外一些虽然看不见但还是相信有人存在愿意接受人的指令和教诲的蚂蚁,当然还有一些是看到了蚁群有这样的思想而别有用心,想利用“有人论”来操纵别的蚂蚁的家伙。这两种同时存在,而蚂蚁王国的发展历史中,第二种情况屡见不鲜。

可是就象菜刀在好人的手里能够做出美味是居家必备,在坏人手里就是凶器,怎么能够因为它被坏人用为凶器就否定了菜刀的存在价值?事实上蚂蚁能够遵奉人的指令,不自以为是,不伤害人的生存状态,那就安全的。而这一点正是那些装了电眼的蚂蚁它们所了解的。这也就是它们的天意。

那么,假设这窝蚂蚁居然越来越发展数量,有时整个屋子都布满觅食的蚂蚁,或者是墙角因为蚂蚁建住宅都要被掏空了,那么主人的“慈悲”原则本来就是有度的,这时最好的结果是他把这个蚁窝迁走到外面的树下,但是再不走的,那可能的结局就是毁灭。所以那些能够了解“人”的限度和规则的蚂蚁,是真正懂得趋利避害的。

蚂蚁三个月就过了一生,一年之内,它们已经过了四代。而这屋的主人一年之内不会明显变老,于是这些蚂蚁就会向别的蚂蚁说:哎呀,我爷爷的爸爸就看到了他坐这儿,还那么个样子,是不是无量寿啊!看这人两上手指就挟起一个大盅子来喝水,心想用一千只蚂蚁都拱不动半毫,这人真是力大无穷啊。

由于蚂蚁的眼睛毕竟因为其身体太小更有局限,人起身走两步它就想都不敢想:爬半天才能爬到的距离,怎么那“人”一会儿就达到了呢?稍快一点,在它看来是不是就在“飞”呢?“同理可得”“同理可证”嘛。可惜的是许多人就是不明白蚂蚁为什么而造的。

人笑蚂蚁,不知也有“更高级的生命”在笑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