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必亡?疯狂灭佛毁庙岂能不遭报?(图)

2019-03-31 11:40 作者: 赵长歌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为何必亡?疯狂灭佛毁庙岂能不遭报?
中共为何必亡?疯狂灭佛毁庙岂能不遭报?(看中国合成图)

悠悠华夏五千载,白马驮经入中原,袅袅香火续百代,清幽古刹遍地开。从东汉佛教传入中国,白马寺创建开始,佛门圣地在中原大地遍地开花,香火绵延两千载。然而当文革的血雨袭来,多少庙宇被砸、多少经书被焚、多少珍宝被毁,至今仍不能统计。历史上有“三武一宗”灭佛,让世人清楚的看到灭佛的后果。共产党建政以来,在华夏大地疯狂灭佛,持续至今。中共为何必亡?下面这几个冰山一角的事件,让我们来一窥因果。

白马寺:中国佛教“祖庭” 稀世珍宝今何寻

白马寺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创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西元68年),距今已有近2000年的历史。白马寺是佛教传入中国后兴建的第一座寺院,也因此被认为是中国佛教的发源地,有中国佛教的“祖庭”和“释源”之称。

洛阳白马寺山门
河南洛阳白马寺山门(网络图片)

据《资治通鉴》等史书记载,东汉永平七年(西元64年),汉明帝刘庄夜梦一位金色神人。次日,召大臣询问,傅毅道:“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初八,山川震动,江河氾滥,晚上西方天空现出五色光华。太史苏推测:这当是一位大圣人在西天诞生。这位圣人降临人间是为了救苦救难,他的义理,一千年后就能传入我国。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千年,臣听说西域有位神人,其名曰‘佛’,陛下大概梦到的就是佛。”

汉明帝随即遣蔡培等人出使天竺(印度)。一行人历尽艰辛,到达大月氏国(今阿富汗一带),遇天竺沙门(印度高僧)摄摩腾和竺法兰,学佛教经典,获释迦牟尼画像和《四十二章经》。

西元67年,蔡培邀摄摩腾、竺法兰来洛阳。明帝高兴的召见两位僧人,请他们在外交官署住下,翻译《四十二章经》。翌年,明帝下令在洛阳雍门外建僧院,是为“白马寺”,以纪念白马驮佛经、佛像之功。

白马寺创造了中国佛教历史上多项“之最”。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古刹;最早来中国的印度高僧禅居于白马寺;最早传入中国的梵文佛经《贝叶经》收藏于白马寺;中国第一本汉文佛经《四十二章经》在白马寺译出;中国第一本汉文戒律《僧只戒心》始译于白马寺,并最早在洛阳立坛传戒;中国第一次去“西天取经”的朱士行始于白马寺;中国第一个汉人和尚朱士行受戒于白马寺;白马寺的齐云塔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舍利塔;白马寺的清凉台是中国最早的译经道场。

白马寺在近两千年的历史中,与中华文化充分融合,历代帝王之贤者都曾下令进行修缮,文人献上墨宝,书法家篆刻碑文,留下璀璨的文化瑰宝。白马寺内曾存有大量千年稀世珍宝。民国时期,寺内的大量辽代泥塑、元代夹纻干漆造像如三世佛、二天将、十八罗汉等依旧保存完好。

但当十年文化浩劫在中原大地拉开其恐怖帷幕时,白马寺的劫难首当其冲。

1966年7月20日的一个早上,开启庙门后不久,庙门外的嘈杂声和急促的脚步声惊扰了正在念经的和尚。白马寺附近的白马寺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带着数百人的队伍,操着锄头、铁锹、钉耙、棍棒,声称要遵照上级指示“破四旧”。人们推开规劝的和尚,涌进白马寺。等住持闻讯赶来,天王殿的四大金刚已被打翻推倒。

霎时间,有千年历史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稀世珍宝玉马在内的所有佛像、经卷、文物都被砸烂、毁掉,两千年前印度高僧带来镇寺之宝《贝叶经》同样被付之一炬,僧众被造反人群赶走,寺庙也险些被烧毁。

这一天只有“晨钟”没有“暮鼓”,这一天的悲哀诉不尽。

法门寺:“关中塔庙始祖”良卿法师焚身护寺

法门寺
法门寺(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法门寺位于陕西省宝鸡市扶风县法门镇,始建于东汉末年恒灵年间,距今约有1700多年历史,有“关中塔庙始祖”之名,建寺之初称“阿育王寺”。

唐初时,高祖李渊改名为“法门寺”。唐朝是法门寺的鼎盛时期,曾被封为“皇家寺院”。武德二年(619年),秦王李世民在这里剃度僧人80名入住法门寺。

宋代法门寺承袭了唐代皇家寺院之宏阔气势,当时仅二十四院之一的“浴室院”即可日浴千人。

法门寺以皇家寺院的显赫地位,七次开塔迎请佛骨的盛大活动,对佛教在中原大地的洪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寺院的佛塔地宫内埋藏有释迦牟尼佛祖的指骨舍利子,因此成为举世闻名的佛教胜地。

文革期间“破四旧”的浪潮中,法门寺也同样险遭灭顶之灾。1966年夏天的一个早上,法门寺近百僧众正在大殿诵经,忽然“造反有理”之声不绝于耳,一个小和尚惊慌的禀告住持良卿法师:“一群红卫兵冲进寺里造反来了!”

良卿法师在中国佛教界颇有名望,曾在著名的白马寺修行多年,由小和尚逐渐升任白马寺住持法师,后来,受法门寺众僧邀请,来此当住持大和尚。法门寺在良卿法师的主持下,僧众日多,香火旺盛。

良卿法师叫众僧离开大殿暂避一下,留下几位老僧和自己一道应对。红卫兵冲进法门寺时,良卿法师正和环坐着的几位老僧,全神贯注的诵念经文。

红卫兵在寺内烧佛经、砸佛像;罗汉堂里形态各异的罗汉像破砸坏了;铜佛殿中庄严的文殊、普贤铜佛被捆上绳索拉倒了;香炉、钟、磬和各种供品被掀翻了;大雄宝殿里那尊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对象的巨型卧佛,被铁棍、木棒、石头砸得面目全非。

本以为造反人群毁坏佛像就会离去,然而,狂热的红卫兵又奔向埋有佛祖指骨舍利子的佛塔旁,意欲毁掉宝塔,挖开地宫。良卿法师心中一震:意识到事态远比自己想像的严重。一旦宝塔被打开,千年的稀世珍宝将毁于一旦。

他奋力去拉挖塔基的人,力图阻止他们的所为。疯狂的人群对80岁高龄的良卿法师拳打脚踢,把他推入挖开的坑中,已是鼻青眼肿、头破血流的良卿法师立刻昏死过去。

几个大汉将良卿法师抬出大坑,扔到宝塔边的空地上。天空下起小雨,老法师从昏迷中醒来,见塔基下的坑越挖越深,估计要不了多久,宝塔就会轰然倒塌。

他回到禅室,披上象征寺院住持的五色木棉袈裟,并全身浇满煤油后,来到真身宝塔前,焚身护寺。大火瞬间吞噬了良卿法师,灼烤声和刺鼻的油烟味在寺院内弥漫。

大德高僧良卿法师为保护佛院地宫而自焚圆寂于真身宝塔前,宝塔下的佛指舍利方遂得以保全。但其他僧侣遭到了遣散和迫害,寺院遂沦为“扶风县无产阶级造反派临时总指挥部”。

南华禅寺:“六祖祖庭”六祖真身被毁    

南华禅寺进口
南华寺进口(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南华禅寺位于广东省韶关市曲江区马坝镇,建于南北朝梁武帝天监三年(西元505年)。宋开宝元年(西元968年),宋太宗赐名“南华禅寺”,沿袭至今。南华禅寺是中国最著名的寺院之一,是禅宗六祖惠能宏扬“南宗禅法”的发源地,故有“六祖祖庭”之称。

唐太宗贞观十二年(西元638年)六祖惠能诞生。惠能曾在此讲法,并在这里创立了禅宗。西元713年,六祖圆寂,留下不腐肉身。其后,六祖的真身就安坐在南华寺的大殿里。

民国时期,近代中国第一高僧虚云禅师驻锡南华禅寺,筹积款项,相地度势,重建殿堂。虚云禅师(1840年~1959年)曾是蒋介石的座上客,为蒋公预言二战结局。

1942年11月,中华民国主席林森等前往南华禅寺,迎请虚云禅师到重庆主持“护国息灾大悲法会”,法会在慈云寺、华岩寺同时设坛举行,为期49天。

1949年,中共篡政,1952年,成立“中国佛教协会”,派员提出佛教的清规戒律应该废除。甚至提出“僧娶尼嫁,饮酒食肉,也都应当自由,谁也不能管。”

时年112岁的虚云被拘禁在方丈室内,绝其饮食。
时年112岁的虚云被拘禁在方丈室内,绝其饮食。(网络图片)

与会的虚云禅师挺身抗辩,要求保存戒律和佛教服饰,因此被诬为“反革命”。时年112岁的虚云被拘禁在方丈室内,绝其饮食,大小便均不许外出,并惨遭毒打,头破血流,肋骨折断。军警将他从榻上推倒在地,第二天再来,看见虚云未死,又予毒打。

在文革中,六祖真身更是惨遭劫难。见证这段历史的是虚云禅师的弟子佛源法师。“一天,六祖真身被红卫兵用手推车推到韶关游行,说是坏蛋、是假的、骗人的,要烧掉。结果被人用铁棒在背胸上打了碗口大的一个洞,将五脏六腑抓出来,丢在大佛殿。肋骨、脊梁骨丢满一地,说是猪骨头、狗骨头,是假的。并在六祖头上盖个铁钵,面上写:‘坏蛋’二字,放在大佛殿。原不准我们看,但我们仍偷偷跑去看了,心里难过得流泪,偷偷把六祖灵骨收拾起来,但没有地方可藏。一者怕人知道;二者怕自己不知道哪天被打死。六祖的灵骨不能这么样被丢掉啊!于是用一瓦盒上下盖好,埋于九龙井后山的一棵大树下,作好标记。并送信给香港圣一法师,要他来时用照相机把这个地方拍下来,以待太平时取出。丹田祖师的灵骨也同遭残害,我也分别收敛。”(《佛源老和尚法汇》)

红卫兵将六祖真身的五脏六腑抓出来,丢在大佛殿。
红卫兵将六祖真身的五脏六腑抓出来,丢在大佛殿。(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佛源法师1958年被打成“右派”入狱,1961年回到南华寺,但受到管制。因为迫害,他患上了一系列疾病,数十年只能吃流质食物。因他坚决拒绝还俗,遭到了不少毒打。“如果不经文革浩劫,六祖真身绝不会受此损坏的。”

大昭寺:藏地千年瑰宝 文革作屠宰场

大昭寺一角
大昭寺一角(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大昭寺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中心,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始建于唐贞观二十一年(647年),吐蕃王朝的鼎盛时期。建造的目地是为了供奉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该佛像由尼泊尔尺尊公主嫁藏王松赞干布时带入西藏。目前寺院中供奉的是文成公主入藏时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佛像。

大昭寺建造之初因以山羊驮土,被命名为“羊土神变寺”。1409年,格鲁教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为歌颂释迦牟尼的功德,召集藏传佛教各派僧众,在寺院举行了传昭大法会,后寺院改名为“大昭寺”。也有观点认为大昭寺之称始于9世纪。

大昭寺是西藏最辉煌的吐蕃时期的建筑,经历代修缮增建,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形成了庞大的建筑群,成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

藏人有“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之说,大昭寺不仅在地理位置上处于拉萨市中心,在宗教、政治、生活中,更具中心地位,被认为是“藏地的灵魂”。

然而,遗世独立的大昭寺也未能在文革的腥风血雨中幸免。藏人作家唯色根据父亲泽仁多吉当年拍摄的西藏文革照片,访谈当事者70多人,将这段历史在《杀劫》中。令人悲泣不已的是,文革对西藏文化的摧残,亦如对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摧残,惨烈而彻底。

文革期间强迫和尚诋毁佛经
文革期间强迫和尚诋毁佛经(网络图片)

根据《杀劫》中的图片和文字,1966年8月,大昭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拉萨的红卫兵来到大昭寺,大量法衣、经书、佛像、嘛尼轮等被砸、被毁、被烧;释迦牟尼佛像则被戴上高帽,高帽上写有种种侮辱性的语言,其身上的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全都不翼而飞,连身上和脸上涂的金都被刮净,甚至镶嵌在佛像眉心的一颗无以伦比的宝石以及古老的黄金耳环,也不知被何人拿走;所有佛像体内的装藏之物也都被拿走,大批喇嘛被强制还俗。

1967年,军队入驻大昭寺,把残存的法器、佛像等悉数运走毁掉,除了释迦牟尼像,其他佛像全部被砸光。很多一层的佛殿都沦为猪圈,楼上的佛殿变为军人宿舍。一位当时送猪饲料的僧人说:“他们把大昭寺的一角辟成茅厕,我们可以看见他们把尿撒在地上;大昭寺的另外一部份,则被改造成牲畜屠宰场。”另一位当年的红卫兵也说:“大昭寺除了被当作猪圈,还做过屠宰场,在里面杀猪拔毛。”

寺内珍藏千年的世界佛教第一至宝,佛祖释迦牟尼在世时亲自开光的三圣像之一:八岁等身像,也在这场运动中被毁。从1966到1976年10年间,西藏境内2700座寺院几乎被灭绝殆尽,仅有8座幸存。

一位在文革中烧过经书的前僧人,后来自愿在大昭寺当清洁工长达17年。“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想我的一生会是一个很好的僧人,会一辈子穿袈裟的。寺院也会好好地存在,我会一心一意地在寺院里面读经书。可是革命来了,袈裟就不能再穿了,虽然我从来没有找过女人,没有还俗,但还是没资格再穿袈裟了,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

(看中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