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是否牛市真的再起了?……(图)

2019-04-20 10:00 作者: 一语成谶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股市:韭菜真来了吗?
中国股市:韭菜真来了吗?(图片来源: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4月20日讯】兽爷的文章我是喜欢看的,他能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陈芝麻烂谷子拼凑成灿蘼红艳的仿真插花,能把墨云压城的血腥屠场描绘挥洒人生的快意江湖,能把赤裸裸的诲淫诲色演绎成天真无邪的心灵鸡汤,比如近期的一篇《徐翔被曝在狱中只有两件事可做:读书、看新闻联播》。有兴趣的可以自己搜了看。

财经类的写手,要么是什么结论都不会给的洗贴装逼货,要么就是随时都会被封号请喝咖啡的刀尖舔血者。你撇进一个赌场,如果既看不懂赌博机的机关,又判断不出庄家的底牌,你还腆着个脸写赌场操作指南,那你一定是缺心眼的货。但是,你若真的像那些夹玩具娃娃的高手,动辄把人家娃娃夹空,还逢人便教授夹娃娃的技巧,你一定是赌场不欢迎的人,能否完整拖着两条腿出赌场还真是个问题。

近几年几乎不写财经,就是既不想做装逼货,又不想被打断腿。再看兽爷这篇文章,也便释然。不疯魔不成佛,你若认真你便输了。我就曾观察狗夹着尾巴走路,那怂样,整个狗都不是狗了。

1

2019年4月2日,最近在杭州新结识的朋友青岛君推微“前几天开车去即墨古城参加活动,刚好经过关白大褂徐大佬的地方,叹息着,放慢车速,沿着高高的墙,开了过去……”

徐翔的影响力,加上老婆闹离婚,再加上最近炙手可热的股市行情。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题材了。

兽爷写这篇文章不是夹尾巴,而是邀宠,上承天聪,中助暗庄,下悦股民。文字的影响力也是可以交换市场经济一般等价物的。用好文字粘住眼球,锁定流量;植入观点助推某种势头,取利狱外的徐翔们。

兽爷的确是技术流写手。他的植入前铺后垫,不着痕迹。

“白大褂”是眼球点,感谢兽爷,给奢侈品小白们扫盲:“三年零四个半月后的愚人节,又一波“牛市”的起点,徐翔的妻子应莹宣布起诉要求离婚并分割财产,她告诉兽爷:那件衣服是爱马仕。”

可以确信,他想说的其实不是“徐翔被捕时穿的白大褂是爱马仕。”而是悄悄埋下一根桩:2019年的4月1日,又一波“牛市”开始了。

镜头在宁波上海间切换,人物在民国与当代穿行,情节在热恋与离弃中交织,股海在徐翔的翻云覆雨中沉浮……

徐翔成了悲情英雄。他比别人更精准、更敬业、更敏锐、更专业,他的合法收入拖了三年迟迟没有得到厘清和保护,他的老婆已经半年不去狱中看他了,他在狱中“只有两件事可做,读投资方面的书,看《新闻联播》。”

最多的渲染烘托,最终的强行植入也会堂皇登场:“2019年春节后,《新闻联播》已经连续说了4次A股。”

文章戛然而止,看似余音绕梁,实则黄钟大吕,所表所达皆庄严、正大、高妙、和谐。

2

最近新结识一位朋友邝先生,好读书,真性情,耿介而微狷,书斋“三闲斋”从地面到房顶堆满了书。三月下旬相遇的几日,他所持股票连续涨停,今天又发朋友圈——

“现在读书人还是有两个发财的渠道:一是将自己的知识转化为经济效能……二是以阅读砥砺心性,锻造出对投机市场狗一样的嗅觉、鳄鱼一样的耐心、狼一样的狠劲、豹一样的突出能力,并形成自己的操作体系。现代金融工具愈来愈发达,如果孔子复活,也会加入到炒股大军的。当然,老子、庄子这种人不会。”

邝先生是我认识的为数极少真能沉住气读书的理性人,现在连他都意气风发了,不由得心底涌出些许不安。

认准的朋友,总得真心相待,坦率直言。看完就跟帖: 

中国股市既非市场市,亦非政策市,而是政治市、投机市,通俗讲就是韭菜市。不要试图通过走技术路线来把握规律,而要洞察当下正治的治理需求、操作手法和拼凑资本的可能途径。中国股市历来是韭菜市,庄家予取予求,如布筛捕麻雀,确实有极少数麻雀能吃到捕雀者撒在筛外的诱饵谷子,但绝大多数麻雀吃着吃着就不自禁地走到了筛下。能够看懂这个机关,又能够掌控欲望的,一定是高人。而联手偷吃筛外谷子的高人麻雀们,又难逃捕雀者的喷砂枪,如最近被妻子申请离婚的徐翔。

大牛市的行情里,最容易出大师。而我一直是那个喜欢泼冷水的人。

徐翔最崇拜创立共产中国的毛和统领清朝盛世的康熙大帝,故将公司取名“泽熙”,其人语言粗暴,性格多疑,喜处暗处。他入狱的罪名是操纵证券市场罪,他的操作路线,其实是设法模拟、跟随更高级别大BOSS的技术路线、借船出海 。

你种韭菜的时候,我在边上种青菜。你州官放火,我百姓点灯。你准备割韭菜前,我提前拔青菜。2015年时你媒体7连发,要做多股市;那我就纠集资金、挖取内幕,尾随而行:通过实际控制的账户组,利用资金优势,通过盘中拉抬股价、大额申买维持涨停价、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等方式,影响特定股票的交易价格和交易量,来牟取暴利。

2015年那一波,徐翔们提前拔青菜,成功地把“中央军”扔在山顶站岗,这才有了“秋后”一批私募的倒台。吃筛子外面的谷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三月暖江岸,群鱼戏浅滩,虽羡虫草美,莫忘网罟贪。

身在股市,几乎所有人都会挣钱,但这种挣钱,最终绝大多数变成了曾经挣钱。

但是,股市确有暗自窃喜的挣钱人。那么,恭喜他们有过人的幸运或敏锐,偶合或看准了趋势,并理性地选择了趋势的前端利润。

3

趋势的前端利润,在经济学上一定是超额利润和安全利润。

笔者向来敬佩能在把握大势中获得利润的人。当下是不是牛市已起。这是个恼人的问题。

4月初,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和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双双回升,在连续三个月低于临界点后重回扩张区间。近日,协办大学士又漂洋过海了,据说在数字贸易及某某安全法上会作出高姿态,以赢得最终两个老大握手言和。

二月份的two session效应,三月份的PMI效应,四月份的“不靠谱”脸色效应,眼下,似乎一手好牌都在中国股票投资者这边。好事者分析,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 MSCI全球指数4月均跑赢其他月份,平均涨幅2%。似乎黄金波段遇上黄金月份,最近的中国股市眼含秋波、面若桃花。

国内《东财》报道称,深市3月开户数暴增一倍,活跃股民已超2015年。而报道的标题则为:《“韭菜”来了?》

以上这些,好像无不证明了大公牛扑面而来。但是,金融市场是反归纳法和反科学主义的,如果归纳法能概括出赢取超额利润的一般方法,那么投资者理论上就可以通吃市场,而市场将不复存在。

股市的走向,因人的思维参与其中,定然导致——因果关系不再是一组事件直接导向下一组事件。股市走向不仅取决于事实、数据和基本面,也取决于人们的偏见即怎么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场就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所有股民都相信大牛市就要来了,并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那么基本面再差、再不符合经济学逻辑,牛市也真会降临。所以,能够掌控媒体的人,能够用所谓内幕消息左右别人的人,则在股市获得更大的主宰权。因为他们能通过左右人而推波助澜。

中国股市又受两股力量的左右,一种是政府意愿,另一种是股民思维。而股民思维又常常置于政府舆论和社会舆论的引领之下。所以,徐翔在狱中一直坚持看新闻联播;所以,“徐翔老婆”们会借“兽爷”们发声。

政府目前最大的意愿,一定是希望通过股市引流,把社会闲散资金引入股市,并导入实体经济。因为,尽管3月份PMI已入扩张区间,但社会用工指数却持续低迷,也就是说,社会就业,这个国家稳定器目前并不安全。

此前,笔者一直对中美两个大国扳手腕的结局并不看好,认为无论谈成与否,都会对中国实体经济产生重大冲击——要么冲击出口市场,要么冲击消费市场。所以,我对中国股市前景并不看好。思考至此,我愿对股市走势再作观察。但无论如何,脱离基本面而建的市场,一定是虚幻、短暂且高风险的海市蜃楼……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