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是否牛市真的再起了?……(圖)

2019-04-20 10:00 作者: 一語成讖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股市:韭菜真來了嗎?
中國股市:韭菜真來了嗎?(圖片來源:ST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4月20日訊】獸爺的文章我是喜歡看的,他能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陳芝麻爛穀子拼湊成燦蘼紅艷的模擬插花,能把墨雲壓城的血腥屠場描繪揮灑人生的快意江湖,能把赤裸裸的誨淫誨色演繹成天真無邪的心靈雞湯,比如近期的一篇《徐翔被曝在獄中只有兩件事可做:讀書、看新聞聯播》。有興趣的可以自己搜了看。

財經類的寫手,要麼是什麼結論都不會給的洗貼裝逼貨,要麼就是隨時都會被封號請喝咖啡的刀尖舔血者。你撇進一個賭場,如果既看不懂賭博機的機關,又判斷不出莊家的底牌,你還腆著個臉寫賭場操作指南,那你一定是缺心眼的貨。但是,你若真的像那些夾玩具娃娃的高手,動輒把人家娃娃夾空,還逢人便教授夾娃娃的技巧,你一定是賭場不歡迎的人,能否完整拖著兩條腿出賭場還真是個問題。

近幾年幾乎不寫財經,就是既不想做裝逼貨,又不想被打斷腿。再看獸爺這篇文章,也便釋然。不瘋魔不成佛,你若認真你便輸了。我就曾觀察狗夾著尾巴走路,那慫樣,整個狗都不是狗了。

1

2019年4月2日,最近在杭州新結識的朋友青島君推微「前幾天開車去即墨古城參加活動,剛好經過關白大褂徐大佬的地方,嘆息著,放慢車速,沿著高高的牆,開了過去……」

徐翔的影響力,加上老婆鬧離婚,再加上最近炙手可熱的股市行情。沒有什麼比這更好的題材了。

獸爺寫這篇文章不是夾尾巴,而是邀寵,上承天聰,中助暗莊,下悅股民。文字的影響力也是可以交換市場經濟一般等價物的。用好文字粘住眼球,鎖定流量;植入觀點助推某種勢頭,取利獄外的徐翔們。

獸爺的確是技術流寫手。他的植入前鋪後墊,不著痕跡。

「白大褂」是眼球點,感謝獸爺,給奢侈品小白們掃盲:「三年零四個半月後的愚人節,又一波「牛市」的起點,徐翔的妻子應瑩宣布起訴要求離婚並分割財產,她告訴獸爺:那件衣服是愛馬仕。」

可以確信,他想說的其實不是「徐翔被捕時穿的白大褂是愛馬仕。」而是悄悄埋下一根樁:2019年的4月1日,又一波「牛市」開始了。

鏡頭在寧波上海間切換,人物在民國與當代穿行,情節在熱戀與離棄中交織,股海在徐翔的翻雲覆雨中沉浮……

徐翔成了悲情英雄。他比別人更精準、更敬業、更敏銳、更專業,他的合法收入拖了三年遲遲沒有得到釐清和保護,他的老婆已經半年不去獄中看他了,他在獄中「只有兩件事可做,讀投資方面的書,看《新聞聯播》。」

最多的渲染烘托,最終的強行植入也會堂皇登場:「2019年春節後,《新聞聯播》已經連續說了4次A股。」

文章戛然而止,看似餘音繞樑,實則黃鐘大呂,所表所達皆莊嚴、正大、高妙、和諧。

2

最近新結識一位朋友鄺先生,好讀書,真性情,耿介而微狷,書齋「三閑齋」從地面到房頂堆滿了書。三月下旬相遇的幾日,他所持股票連續漲停,今天又發朋友圈——

「現在讀書人還是有兩個發財的渠道:一是將自己的知識轉化為經濟效能……二是以閱讀砥礪心性,鍛造出對投機市場狗一樣的嗅覺、鱷魚一樣的耐心、狼一樣的狠勁、豹一樣的突出能力,並形成自己的操作體系。現代金融工具愈來愈發達,如果孔子復活,也會加入到炒股大軍的。當然,老子、莊子這種人不會。」

鄺先生是我認識的為數極少真能沉住氣讀書的理性人,現在連他都意氣風發了,不由得心底湧出些許不安。

認準的朋友,總得真心相待,坦率直言。看完就跟帖: 

中國股市既非市場市,亦非政策市,而是政治市、投機市,通俗講就是韭菜市。不要試圖通過走技術路線來把握規律,而要洞察當下正治的治理需求、操作手法和拼湊資本的可能途徑。中國股市歷來是韭菜市,莊家予取予求,如布篩捕麻雀,確實有極少數麻雀能吃到捕雀者撒在篩外的誘餌穀子,但絕大多數麻雀吃著吃著就不自禁地走到了篩下。能夠看懂這個機關,又能夠掌控慾望的,一定是高人。而聯手偷吃篩外穀子的高人麻雀們,又難逃捕雀者的噴砂槍,如最近被妻子申請離婚的徐翔。

大牛市的行情裡,最容易出大師。而我一直是那個喜歡潑冷水的人。

徐翔最崇拜創立共產中國的毛和統領清朝盛世的康熙大帝,故將公司取名「澤熙」,其人語言粗暴,性格多疑,喜處暗處。他入獄的罪名是操縱證券市場罪,他的操作路線,其實是設法模擬、跟隨更高級別大BOSS的技術路線、借船出海 。

你種韭菜的時候,我在邊上種青菜。你州官放火,我百姓點燈。你準備割韭菜前,我提前拔青菜。2015年時你媒體7連發,要做多股市;那我就糾集資金、挖取內幕,尾隨而行:通過實際控制的賬戶組,利用資金優勢,通過盤中拉抬股價、大額申買維持漲停價、頻繁申報和撤銷申報等方式,影響特定股票的交易價格和交易量,來牟取暴利。

2015年那一波,徐翔們提前拔青菜,成功地把「中央軍」扔在山頂站崗,這才有了「秋後」一批私募的倒臺。吃篩子外面的穀子,是要付出代價的! 

三月暖江岸,群魚戲淺灘,雖羨蟲草美,莫忘網罟貪。

身在股市,幾乎所有人都會掙錢,但這種掙錢,最終絕大多數變成了曾經掙錢。

但是,股市確有暗自竊喜的掙錢人。那麼,恭喜他們有過人的幸運或敏銳,偶合或看準了趨勢,並理性地選擇了趨勢的前端利潤。

3

趨勢的前端利潤,在經濟學上一定是超額利潤和安全利潤。

筆者向來敬佩能在把握大勢中獲得利潤的人。當下是不是牛市已起。這是個惱人的問題。

4月初,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3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和非製造業商務活動指數雙雙回升,在連續三個月低於臨界點後重回擴張區間。近日,協辦大學士又漂洋過海了,據說在數字貿易及某某安全法上會作出高姿態,以贏得最終兩個老大握手言和。

二月份的two session效應,三月份的PMI效應,四月份的「不靠譜」臉色效應,眼下,似乎一手好牌都在中國股票投資者這邊。好事者分析,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 MSCI全球指數4月均跑贏其他月份,平均漲幅2%。似乎黃金波段遇上黃金月份,最近的中國股市眼含秋波、面若桃花。

國內《東財》報導稱,深市3月開戶數暴增一倍,活躍股民已超2015年。而報導的標題則為:《「韭菜」來了?》

以上這些,好像無不證明了大公牛撲面而來。但是,金融市場是反歸納法和反科學主義的,如果歸納法能概括出贏取超額利潤的一般方法,那麼投資者理論上就可以通吃市場,而市場將不復存在。

股市的走向,因人的思維參與其中,定然導致——因果關係不再是一組事件直接導向下一組事件。股市走向不僅取決於事實、數據和基本面,也取決於人們的偏見即怎麼看待基本面,由此金融市場就充滿巨大的不確定性。

如果所有股民都相信大牛市就要來了,並飛蛾扑火般前仆後繼,那麼基本面再差、再不符合經濟學邏輯,牛市也真會降臨。所以,能夠掌控媒體的人,能夠用所謂內幕消息左右別人的人,則在股市獲得更大的主宰權。因為他們能通過左右人而推波助瀾。

中國股市又受兩股力量的左右,一種是政府意願,另一種是股民思維。而股民思維又常常置於政府輿論和社會輿論的引領之下。所以,徐翔在獄中一直堅持看新聞聯播;所以,「徐翔老婆」們會借「獸爺」們發聲。

政府目前最大的意願,一定是希望通過股市引流,把社會閑散資金引入股市,並導入實體經濟。因為,儘管3月份PMI已入擴張區間,但社會用工指數卻持續低迷,也就是說,社會就業,這個國家穩定器目前並不安全。

此前,筆者一直對中美兩個大國扳手腕的結局並不看好,認為無論談成與否,都會對中國實體經濟產生重大衝擊——要麼衝擊出口市場,要麼衝擊消費市場。所以,我對中國股市前景並不看好。思考至此,我願對股市走勢再作觀察。但無論如何,脫離基本面而建的市場,一定是虛幻、短暫且高風險的海市蜃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