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智库举办研讨会:澳州如何应对“中国问题”(组图)

2019-04-26 16:31 作者: 夏紫云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19年4月26日讯】四月中旬,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组织了一次研讨会议,讨论主题围绕着“中国问题”,其中包括中国对外政策,全球与中国有关的经济问题,中国即将实施的全民生物特征识别计划,太空计划,全球对中国海外渗透势力的意识觉醒,东南亚版图扩张和侵略等等。

会议由澳洲各界权威的18位专家,学者,研究人员和媒体主办,超过200位澳洲政府各级官员,战略专家和国家政策咨询和制定者等参加本次会议。与会者针对上述问题将对澳洲带来的影响进行了讨论与分析。

澳智库
论坛会现场(图片来源:ASPI)

ASPI执行董事Peter Jennings在开场演说中表示,习近平主导的“中国梦”,目前最首要的目标就是维持和稳定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的控制。他说道,“中国对全世界充满一种憧憬和企图,习渴望能重新制定全球性的战略秩序,尤其是在印太地区”,“中国以前那种‘和平崛起模式’已经结束了”。

科技界的野心—成为全球霸主

现下的中国,在内部的权力和管理上发生一些改革,比如共产党将很多的权力从国家手中收回,再次实施中央集权,很多人将当下的中国与古代的‘君主专制’相提并论,以习近平为主的中央再次成为宏观上掌握国家机构一切资源的独裁者。

社会控制方面,一系列的政策让中共能有效的掌控每一个生活在中国的中国公民以及在海外生活的中国人。通过数码科技领域对人们的行动实行制约和限制,用中共制定的规矩让社会保持规范。

在“China 2025”项目中,中共当局选定了一系列的领域进行发展,特别是在科技方面,中国希望成为全球范围内的领导者。

ASPI在会议中展示了一个名为全球内的“Mapping China's Tech Giants(中国科技领军的地图)”,其中显示了中国12家主要科技公司在17,000个数据点的运营情况,它追踪了全球400所大学和研究伙伴、52个5G项目、56条海底光纤电缆和200多个数据中心,而这些数据中心是由中国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Alibaba)、百度和腾讯(Tencent)等公司以及电信公司华为(Huawei)、中兴通讯(ZTE)和中国移动(China Mobile)控制和运营。

澳智库
(图片来源:ASPI)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些公司的活动并非属于纯粹商业性的,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需要考虑降低风险的策略。”ASPI表示,“中共自身的政策和官方的声明已经清楚表明,他们将中国科技公司的扩张视为其意识形态和政治扩张版图的关键组成部分。”

ASPI中国国际网络政策中心客座研究员Samantha Hoffman博士以中共政府在2020年将全面实施的中国社会信用体系(SCS)作了详细的分析和报告。他认为,SCS将适用于所有的中国公民以及从海外归国的中国人。SCS系统在名义上是将用作分析“犯罪或违规”行为和制定债务系统的黑名单,但这个体系整个实施的目的是以技术和合法的社会系统支持中共对社会的全面监视和控制。Samantha Hoffman教授表示,“这系统是有缺陷的,它就是偏向中共的系统”。

中国在太空领域的野心也成为讨论会的焦点。中国研发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对中国来说非常重要,因为它不仅可以成为美国研发的GPS导航系统的替代品,还可以作为一种软实力,跟随“一带一路”计划成为“太空丝绸之路”。

ASPI防务战略计划的高级分析师,Malcom Davis博士说:“中国的太空计划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不同,它是以解放军为领头主导(PLA-led),致力于火箭发射能力,太空商业活动,对抗太空的能力,一切营运都是用解放军的理论和资源来支持。”与会中多位专家表示,太空领域对中国至关紧要,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中国在这方面加大投资并不断地加速该领域的扩张。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目标是,到2050年完成“信息化”进程,通过深入应用信息技术达成业务模式、组织架构以及经营战略的转变,并应用在太空、海上和弹道导弹防御等领域,增加传输、收集和处理信息的能力。中国还将重点放在探月任务上,第一次探月任务预计在2028年。正如中国2015年国防白皮书中所说的,“谁控制了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而拥有强大中国军队力量的中共政府将利用这个有利的资源出手。

台湾问题

对中国来说,台湾问题已经成为中国执政者所面临的一个敏感问题,专家预测在未来几年内,这个问题将变得更加尖锐和突出。

塔斯马尼亚大学中国研究高级讲师Mark Harrison博士表示,北京有陷入战争的危机。他分析道,“尽管习近平在两岸统一问题上没有明确是否使用武力,但相当明确的是,不论如何完成统一,北京都没有具体计划表面如何继续维持台湾和平与繁荣。”目前,中国正试图加强北京的“一个中国”原则,来削弱澳大利亚的“一个中国”政策,特别是希望通过ACPPRC(和统会)这样的统一战线组织来达到目的。

美中关系

在美中关系方面,Peter Jennings表示,华盛顿正在形成一个共识: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战略威胁者。美国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Charles Edel表示,中国和美国正走向一个新的“技术冷战”。这个时期或将跨越未来几十年。他认为,美中之间的战争不但表现在政治版图上,更是在意识形态上。中共势力在海外不断破坏民主,强调独裁主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为共产主义思想提供更好的温床,“这不是政策制定者可以回避的事情,我们应该更加坚定地捍卫民主,反对中国这样的企图。”Charles Edel说。

“一带一路”&东盟

Peter Jennings强调,“一带一路”倡议既是一项贸易倡议,也是一项战略倡议,他呼吁澳洲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也应该这样看待这个倡议。他说,让东盟保持弱势对中国在战略上有益处。

ASPI国防与战略项目高级分析师Huong Le Thu博士表示,中国试图利用在东南亚地区老大哥的角色,将各国间的利益需求加以分化,以阻止他们团结起来。

他说,“一带一路”倡议可以追溯到中国提出“睦邻友好”政策时期,因此没有一个东南亚国家加入到西方民主抵制“一带一路”的阵营中来。从这个研究看来,越南是唯一一个对中国有高度警戒的国家,而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则是相对复杂。

不可避免的硬着陆—经济危机

在谈及澳中关系时,Peter Jennings表示,中国希望削弱澳大利亚在政策制定上的独立性,削弱澳美联盟意识,并利用经济关系来迫使澳洲形成对中国战略的默认。

他说,“中国现下的发展赋予执政党合法性,但这种发展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因为所有成熟经济体都会在某个时候放缓继续发展的脚步。”

澳大利亚最受尊敬的中国宏观经济学家之一的Stephen Joske认为,全球范围内有大量的证据表明,当各国加大信贷体系的力度时银行业的危机是随之而来的。

他说:“对中国而言,问题不是‘中国是否会发生经济危机’,而是‘何时发生’。”

他表示,习已经向中国人民作出了重大承诺,中国将在2040年前实现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一番。而随着以中国经济刺激措施推动经济增长的策略出炉,2015年其实是一个转折点,中国在那时仍然可以实现软着陆,但现在为时已晚。2019年中国刚刚出台了新一轮刺激措施。Stephen Joske认为,2020年至2022年间中国将出现经济崩溃。

因为中国国内储蓄率值高,没有国际债务,也不需要过多考虑国有的金融体制,中国人认为中国不可能发生经济危机。Stephen Joske对此回应道,“没有外债这一点会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但是问题将出现在国内市场。”

Stephen Joske还认为,有关金融危机的全部观点是,它始于批发市场,而批发市场并不由国内储蓄提供资金。他还指出,中国的经济危机将首发于不是国营的批发市场,其资金来源于虚拟银行,包括投资银行、对冲基金、货币市场基金、债券保险公司、结构性投资工具(SIVs)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这些机构通常从事放款,也接受抵押,是通过杠杆操作持有大量证券、债券和复杂金融工具的金融机构。带来金融市场繁荣的同时,虚拟银行的快速发展和高杠杆操作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了巨大的脆弱性,同时也是全球金融危机的主要推手。

他说,目前世界还没有对中国经济下滑做好准备,但是中国经济下滑的可能性很大。澳大利亚应该重新定位我们的投资组合,减少我们的风险窗口。

中共势力在海外的干涉行动

中国秘密地、强制性地干涉澳洲内政是此次研讨会的另一个重点。来自美国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的中国研究研究员Peter Mattis说:“如果我们不允许讨论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子,那么我们将永远无法找到答案。今天所描述的中国将永远是我们未来必须面对的中国。”

统一战线是中共在海外进行干涉和影响的工具。然而,ASPI的研究员Alex Joske认为,中共在技术转移中的影响力一直是被低估的。西方国家在中国科技进步中发挥着核心作用—例如,2018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三分之一的博士生被派往海外学习。招聘顶尖人才是建设“中国梦”的关键,还有鲜为人知的‘千人计划’。该计划是从2008年开始,在5-10年的时间里,在中国国家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以及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有选择地引进/招聘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回中国创新创业。而‘千人计划’只是超过200个的人才招聘计划中的其中一个。这些计划的运行是保密的,因此大学往往无法确定到底谁真正参与其中。

澳智库
部分特邀嘉宾(图:Charles Edel)

加拿大最大的新闻媒体Star Vancouver总编Joanna Chiu从加拿大专程到堪培拉参加这个研究会,她称,由于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案,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共的报复行动中被捕入狱之后,加拿大才意识到中国政府的强势。她公开赞扬澳大利亚在制定应对中共干涉的外交政策上的应变措施,同时在国际间也起到带头作用。

前澳联邦政府顾问John Garnaut在发言中说:“澳大利亚的政客们并没有与基层的中国人保持接触,而是选择了在由中国统一战线组织成员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讨论外交政策,这些新闻发布会传达的都是北京的想法,而不是当地华裔选民的想法。”他称,要想接触最真实的当地华人,最好的方式就是透过独立的华文媒体。

澳洲独立媒体《看中国》总经理Maree Ma受邀参加研讨论坛,Maree Ma在发言中说:“对华文媒体而言,撰写文章批评澳洲政府比批评中国政府来的更安全。因此,当大多数的华媒不断指责澳洲政府的种族主义,并替中共政府的所作所为当吹鼓手时,他们并没有真正表达华人的心愿,事实上,华人社区是被疏忽、被孤立的。”

“澳洲需要更多的独立中文媒体能够正确报导事实,让华人真正了解澳洲历届政府在建设多元文化方面所作出的努力。”Maree Ma说。

可持续性的对华政策

自从40多年前,工党澳前总理Edward Gough Whitlam完成澳洲外交史上首次访华后,几十年来,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都是把重点放在对双方都有利的领域里,并刻意忽略那些会让人紧张的领域。

“这样的现象不能再持续了”,ASPI国防与战略主管Michael Shoebridge说道,“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差异再也不能被忽视。中国不断增加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力,以及在南中国海建立军事力量,最后发展到决定在太平洋的马努斯岛搭建海军基地,以及对与澳大利亚联盟的太平洋和东南亚国家进行数十亿的投资。”

Shoebridge指出,澳大利亚政府的职责就是保护公民免受中共对他们生活的侵犯。“我们不依赖于中国,我们是相互依存,因为中国还需要依赖澳大利亚的自然资源来推动经济增长。”

澳智库
(图片来源:ASPI执行董事Peter Jennings演讲稿节选)

最后,Peter Jennings重点提到了未来的情景—现在,我们在习近平的梦想中,其中有中国的强劲发展和中共强有力的控制。但是Peter估计,这种情况有45%的可能性不会再持续。而由于中国经济的放缓,有35%的可能性“共产主义将变得摇摇欲坠”。但他表示,无论哪一种情况,对澳洲来说都不容易面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