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之旅-古巴(图)

2019-05-06 09:40 作者: 金帅气、魏伪善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古巴哈瓦娜街头与传统的酒红色汽车。
古巴哈瓦娜街头与传统的酒红色汽车。(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用极为浮肿的脸睡到很晚才起床的早晨。我很喜欢旅馆的丰盛早餐,两个半熟煎蛋。漫无目的地在村庄入口闲晃。不带任何意义地按下相机快门,拍摄村庄里的狗、水果店、脚踏车。

当狼吞虎咽吃下的早餐,差不多已经从肠胃中消失的时候,我走进了看似餐厅又好像不是餐厅的可疑空间。这里的古巴家常菜与它不起眼的外观不同,美味程度远远超出预期,我大口大口地将食物消灭。一边瘫靠在公园的长椅上,一边炫耀肚子和坐在隔壁的老爷爷一样大。

我走进超市,想买一些旅行会用到的必需小物。仿佛店员是中午喝了几杯啤酒才把东西放到陈列架上似的,笔跟排水孔盖竟然混放在同一个空间。虽然大部分的古巴商店都是这种陈列方式,但我每次看到都会觉得很不顺眼。我在那惨不忍睹的混乱之中,犹如科学蒐证一般,找出我要的必需品。买完东西之后,我再次漫无目的地在巷弄里闲晃。

时间无情地流逝,又到了肚子叫饿的晚上。回到旅馆,吃了几口白天买的切块面包和水果,然后准备入睡。

像前天一样的昨天,像昨天一样的今天,以及像今天一样的明天,不断地循环下去。在某个价格低廉的地方填饱肚子,买一些小东西和点心,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觉得费力。连续好几天都反复着毫无意义的“衣”、“食”和短暂的“感触”,晚上和平常一样回到旅馆,躺在床上的伪善先开口了。

“虽然来到了一直很想来的古巴,但并不是那么开心。”

“……我也是。”

这是突然抬起头来的心声。因为害怕当它吐露在世界的瞬间,就会成为不得不承认的现实,因此一再推延,不愿说出来。这大概就是对于没有尽头的无力感,做出的简短告白吧?预料中的长期旅行的低潮。

“今天要喝一杯吗?”

“好啊。”

明明三天两头就会迎接一下酒先生,却讲得好像是“好久不见”的样子,听起来真是有够心机。话刚讲完,就冲出去买了一瓶哈瓦那俱乐部,这是一种兰姆酒,也是古巴的经典名酒,另外还买了一瓶连一克的糖都没有的碳酸水。虽然是仓促之下打造的没有任何小菜的酒桌,却比想像中还要更糟糕,因此赶紧将置于抽屉上方的假玫瑰花摆上去,看起来有比较漂亮一点。我们突然对视的瞬间,两个人都“噗”地一声爆笑出来。

环游世界之前,我们一起去过最长的旅行是两个月。因为这次很快就会超越之前的时间长度,所以当初就预想到会有低潮。也常常从比我们早进行环游世界的旅人口中听到这样的事情。踩踏在初次到来的地方,尝试各种新奇的事物,遇见新的人。

总是在体验不同的事物、新的事物,这件事不知不觉成为“日常”,属于旅人的矛盾。虽然早已有所觉悟,却没想到偏偏是在梦想中的古巴迎来了低潮。承认的瞬间,嘴巴里像抹了药粉一样,苦苦的。

当剩余的酒明显少于喝下肚的酒时,我们终于制定出对策了。比起小心翼翼承认的事实,这样做既简单又明了……

连低潮也一起享受吧。

随心所欲地过吧。

不要逃避,继续面对,低潮也会迎来低潮。

我们决定不要抓着低潮的领口,而是爽快地与它结伴而行。我们并不是为了实现什么才来旅行的。竞争、焦急、执着之类的东西,全都丢弃在这段期间走过的路上了。

什么都不想做的话,就什么都不要做。因为这是为了聆听内心声音而出发的旅行。况且,我旁边还有个一起什么都不做的朋友,不是吗?如果真的想安静地做些什么的话,那就尽情地呼吸、大肆地睡觉、开开心心地吃饭吧。

就这样,我们好一阵子都保持着重力减轻的状态,既不是在月球漫步也不是在空中飘浮,而是继续过着无所事事的生活。

*本文整理、节录自金帅气、魏伪善合着《年届30,与其结婚,不如夜半脱逃》一书。由采实文化授权转载,欲阅读完整作品,欢迎参考原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