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修道极艰苦?少年只因一念前功尽弃(组图)

2019-05-24 17:09 作者: 陆真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少奶奶一心向道,只因一念之差,前功尽弃。
段磬立志修道,却因一念之差前功尽弃。(绘图:志清/看中国)

荥阳人郑曙,是著作郎郑虔的弟弟。他博学多能,好奇任侠。有一次与客人相聚,说起人间的奇事,郑曙说:“诸公都读过《晋书》吧,见过太尉郗鉴的事迹么?《晋书》虽然说他已经死去,其实他如今还在。”坐客吃惊地说:“我们很想听听。”

一心求道的少年

郑曙说:我的朋友段敭,担任定襄县令。他有个儿子名叫段磬,自少清虚慕道,不吃酒肉。他任十六岁的时候,向父亲(段敭)请求说:“我想游历名山,寻访异人求道。”父亲段敭答应了,给了他十万钱,顺从他的志愿。

天宝五载,这孩子路过魏郡,住在旅舍中。旅馆中有个客人,自己驾着一头驴,买了几十斤药,都是养生辟谷所用之物。而那药中有难于寻求,而尚未齐备的药,他便天天到市场上找胡商求觅。段磬见这个客人有七十多岁了,须眉如雪,而面容如桃花,也不吃谷物。他知道这是个有道行的人,很是高兴,便乘老人休息的时候,买了珍果美膳,药食醇酒,奉给老人。老人很吃惊,对他(段磬)说:“我是个山中的老头子,到这里买药,不愿让世上人知道,您怎么发现我,而送来这些东西呢?”

段磬说:“我虽然年幼,性好虚静,见老翁所作所为,必是有道之人,所以愿意一会。”老人高兴地喝起酒。到了夜里,就和段磬在一起同宿。几天之后,事情办完,准备离去。老人便对段磬说:“我姓孟,名期思,住在恒山,行唐县西北九十里。你要知道的我的名姓,就是这样。”段磬又为他饯行,叩头恳求,要求随他入山,咨受道要。

老人说:“看你的志向很坚决,倒是可以与你同住。只是在山中生活很是艰苦,必须要忍耐饥寒。所以学道的人,很多都产生退却之心。另外,山中还有老前辈,我应该先禀告他们。你认真考虑一下。”段磬又坚决请求。老人知道他有志学道,就对他说:“等到了八月二十日,你应先赴往行唐县,再向西北行三十里,有一个孤姥庄,庄里的孤姥,是个奇人,你要拜见她,并讲明你所行的意愿,在那里坐着,等我。”

段磬再拜,接受了约会。到期限,他就前往,果然找到了孤姥庄。孤姥出来问他,他全都讲了。孤姥拍着他的背说:“小孩子如此年幼,就能好道,真是不错呀!”便收下他的行装放进柜中,让他坐在堂前的阁内。

孤姥家很富有,供给段磬饮食,很丰厚。过了二十天,孟先生(孟期思)来了,对段磬说:“本来以为随便说说罢了,哪里想到你果然来了,但我有事要到恒州,你先住在这里,过几天我就回来。”孟先生如言赶回,又对段磬说:“我还要去启禀白老前辈,经他们同意后,那时再与你同往。”数日后,他又回来,让孤姥把段磬的资财行装,全部保管起来,而让段磬只带着随身衣被前往。

少年修道不畏苦

段磬跟随孟先生进山,开始走三十里,很是艰险,但还能步行;又走了三十里,只能手攀藤葛,足踩岩隙,魂惊汗出,勉强走到。这里的居处,东面、南面,都是崇山巨石,林木森翠。北面略平,就是一些丘陵。西面是悬崖,深谷千仞,而有良田,有不少山里人在种田。其中有六间瓦屋,前后数架,在其北面,由一位姓诸的先生,居住;东厢有厨灶,飞泉从屋檐间流到地上,可以代替汲水。北屋的西面两间为一室,门关闭着,东面四间为两室,有六位先生住着。室前的廊庑之下,有几个架子,上有两三千卷书,谷物千石,药物很多,醇酒数石。段磬见过诸先生,诸先生告诉他说:“居于山中,与在人间大不相同,是很辛苦的,须得忍受饥饿,食用药饵,能以此为甘,才可居住。你能做到么?”段磬说:“我能。”于是便留了下来。过了五天,孟先生说:“今天可以谒见老先生了。”

于是打开西室,室中有石堂,堂向北开,可以向下临眺川谷,而那位老先生,就坐在绳床上,面山而静坐养心。段磬恭敬地拜见老先生,老先生过了好久,才睁开眼,对孟先生说:“他就是你所说的那人么?这孩子资质很好,就给你当弟子吧。”

于是,二人告辞而出,又把门闭上。这庭前面临西涧,有松树十棵,都高达数丈,树下磐石,可坐百人。他们在石上刻了棋盘,诸先生休暇的时候,就相对下棋而饮酒。段磬作为侍者,看诸先生的棋术都不很高明,便教他们各种布局。诸先生说:“你也懂得下棋?可以坐下。”于是他和诸先生对局,诸先生也不是段磬的对手。于是老先生命人为他打开门,走了出来,扶杖临崖而立,向西望了好久,便回头对诸先生说:“你们可曾与他对局?”孟先生结巴地说:“我等都敌不过这小子。”老先生笑了,便坐下叫过段磬,说:“我与你对一局。”结果老先生的棋,也比段磬稍差一些。老先生又微笑着对段磬说:“你想学什么技艺呢?”段磬年龄还小,不懂得学习方术,只说:“希望先学《周易》。”老先生命孟先生教他。老先生又回自己的屋中,关上了门。

段磬学习《周易》一年多,日益精通,擅长布卦,预料如神。段磬在山中四年,见老先生出屋,前后也不过五六次,平时只在室内端坐绳床,正心禅观,动辄三二百天,不出屋门。老先生轻易不睁开双眼。他貌如童子,身体很丰满,从来不吃食物,每出禅时,稍漱饮一些药汁,也不知是什么药。后来老先生忽然说:“我和南岳诸葛仙家有约会,现在已到期了,要去一趟。”

有心修道却有始无终,错过追悔莫及。
修道极辛苦,有始无终太糊涂!(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念之差 追悔莫及 

段磬在山中日久,忽然想起家来,便请求回家探视亲人,很快就会回来。孟先生生气地说:“回家就回家吧,还回来干什么!”于是禀告老先生,老先生责怪孟先生说:“你知道这人有始无终,为什么还带他来呢!”于是让段磬回家了。

段磬回家后一年,又回来寻访诸先生,到后,只见屋宇如故,却门户封闭,寂无一人。下山询问孤庄老姥,孤姥说:“诸先生有将近一年不来了。”段磬于是悔恨欲死。他在山间时,曾问孟先生:“老先生的姓名是什么?”孟先生取来《晋书・郗鉴传》让他读,说:“你想知道的老先生,他就是东晋的郗太尉郗鉴呀!”

唉!段磬学道极辛苦,有始无终(只因如此)太糊涂!

(出自《纪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