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 孝义两全 正气凛然 

2020-01-13 10:13 作者: 陆真整理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荆州江陵县,有个乞丐,名叫吴定儿,其祖吴立,贡仕出身,乡人尊为和靖先生,和靖先生有五子,四个儿子都巳读书成材。他本人因晚年见房中有一丫环,有些姿色,一时收禁不得,生下一子,名吴贤,十余岁时,父死,兄弟分居,吴贤与母亲住在庄上。一日,他仰天长叹:“人生不做玉皇大帝,做个卑田乞儿,也落得爽利。”不料,他的话,被玉帝得知,便罚他生个心地高洁的乞儿。吴贤死后,妻子有妊在身,生下一子,乳名吴定儿,不料生母双目俱瞎,他只得扶着老母,乞讨维生。

当时,楚中有个显宦,官至二品,奉旨还家,六月十五,是五十寿辰,而其母生辰,却在九月之杪,他不敢先为自己过寿。一日,这经显宦,策杖潜行山间,见一瞎妇,坐于大石之上,吴乞儿手牵黄犬,献破篮砧瓢中的委弃之食物,于瞎母妇前,摇手鼓,舞蹈,为其母庆寿。显宦深受感动,遂邀吴定儿与其母,去府上受用衣食。吴定儿“以朝夕不离其母,贫贱胜于为官,死后庐居厚葬,不如生前博母一笑!”为由,拒谢了那位宦官。

不久,吴定儿母亲病故,他唱《薤露》之词,掩埋后,又每日乞食供奉,供亡母后,才方自吃,如此整整三年。人人称他为孝子。

一日,他哭祭罢母亲,日暮过一河流,水下一物撞得脚趾怪痛,就弯腰在水中一摸,却是一大青布包袱,里面装着许多白银。他心想:丢银人必存懊痛,不敢私藏,索性埋在枯树之下,就在左边近庙里,宿了。第二天一早,就来原处河口,等待失银人。不一会儿,一个披头散发之人,赤足急奔而来。吴定儿问得失银人,失银人说:“自已出门三年,受了许多艰难,闻得生母病重,行路急促,失了血银(用心血挣得的钱)!”吴定儿便把桔树下埋的银子,挖出交还来人。失银人要以一半银子,酬劳与他,吴定儿断然不受,后来,只勉强收下二两酒资。

又一日,在北山竹筱里,遇一妇人,骨瘦如柴,瞬息垂毙,问知,系一受骗潜逃中途被弃之人,吴定儿将她扶到古庙,乞讨接济,不过半月,妇人肌肉渐生,愿以身嫁,吴定儿决然不乘人之危,而利已求报,陪妇人回到麻城,交与她父母,只收盘费银二两。

吴定儿来到黄梅市上,有一老者,插草卖子,只为还富者五两欠银,吴定儿拿出前后所积银子四两代偿。富人却诬以偷盗他家四两银子,将定儿扭送到县主处。多亏乡老耆者(民间有名望人),苦苦相救,县主行文到还银、还妇之处,查得吴定儿的四两纹银,均系这两家所赠。县主便将富人罚银三百,施赏给吴定儿,又将麻城那个妇人,嫁给定儿。

呉定儿夫妻生子。全家三人,康吉欣慰。吴定儿父子,仍习书香一脉,至今称为巨族。

(据《豆棚闲话》)

正是:

穷儿孝母意志坚,

仗义疏财感地天。

三山五岳皆受撼,

六河四海也生怜;

神目如电神施惠,

夫妻生子书香圆。

鄙视中共贪淫腐,

力拒邪魔拐蒙骗;

企望天灭中共日,

四海一家皆欢颜!

人间美梦将实现,

二十日前请一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