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素人兄弟拼港区选 兄虽败却志不衰(组图)

专访屏山北区议会参选人罗庭辉DREAM

2019-12-07 22:50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90后政治素人罗庭辉和弟弟罗庭德亦一起拚,分别挑战元朗屏山北及粉岭皇后山,结果罗庭辉因两票之差止步区议会。
90后政治素人罗庭辉和弟弟罗庭德亦一起拚,分别挑战元朗屏山北及粉岭皇后山,结果罗庭辉因两票之差止步区议会。(图片来源 : 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2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道)香港“反送中”运动催生出许多政治素人投身区议会。在刚刚结束的区议员选举中,泛民获大比数胜利,在452议席中取得388席。其中,90后政治素人罗庭辉和弟弟罗庭德亦一起拚,分别挑战元朗屏山北及粉岭皇后山。欲从下而上改变政体。结果一败一胜,弟弟成功上位,兄长则因两票之差止步区议会。

时势造英雄

时下香港,风雨飘摇。有人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所谓“时势造英雄”。或者有人能站出来,令社会出现汰旧换新的景象。

当6月9日开始,大批市民上街,表达对港府急推“送中”恶法的不满时,期间,港府以强硬手段回应,催泪弹横飞,数名义士离世。7.1晚,更是将运动推向高潮,一群年轻人冲入立法会,一度占领议事厅。

直播画面中,一个青年站在议事厅高处,除去口罩以真面目示人,并喊出一代年轻人的心声“香港人冇得再输”,那一幕,震撼整个香港,当中亦包括坐在电视机旁的他的小学学长罗庭辉

Dream不愿意提那个青年的名字,或许他不想把学弟站出来那一刻的英勇光辉分一些套在自己的头上。但那一刻,真的是震醒了他。令他感到“震撼”。

“我小学的学弟,他的学历去到那么高,也愿意为香港付出那么多的时候,身为学长,我是否应该做点什么,去推进(‘反送中’)这件事情的发展,和香港民主的发展呢?”香港人都知道,他所说的学弟是时下在华盛顿大学攻读政治学的25岁博士生梁继平。

罗庭辉坦言,“其实我一直想先顾好自己,发展好自己的事业等各方面之后,看有机会和余力的时候,再去推动香港民主的发展,推动不了就算了。但是当我看到,你(学弟)书念的那么好,前途无量,名利双收的人,还要为香港那么付出的时候,我们能做点什么呢?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的行动和直接的参与。”

社区需发展在地经济

罗庭辉今年28岁,2014年于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毕业,回港后曾担任过立法会议员的前助理。Dream说,学弟站出来的那一刻成为他出来参选的导火索,令他走出来参选。

“民主国家议员具备几项主要职能,一为立法权、二为监察权、三为审批权、四为咨询。在行政霸权与建制派加持下,立法会也近乎橡皮图章,徒具议员之名,无议员之实,区议员更只剩下形式上被政府咨询的角色,以及少量的文娱康乐设施的财政审批权。”

参与区议会,除挑战建制派外,亦有社区民生理念想推广。他发现,在香港很多社区没有自主的经济能力,无论居住在新界或是离岛,很多人都要搭车出去市区上班。

“我求学的背景在台湾,那里有很多不错的文创小镇,不仅可以帮助老人传承即将失传的工艺,有了年轻人的参与,还可帮助快要淘汰的技能以现代化的方式去呈现。”

罗庭辉认为,时下社区,除了是居民睡觉的地方,社区内却没有丰富悠闲的娱乐生活。看戏食饭等悠闲娱乐通常要走到市区。“对香港人而言,社区就是一个睡觉的概念。我很想推动一个理念:社区是你生活的地方,而不是只是睡觉的地方。”

他认为,社区要发展自己的在地经济,不管多简单,哪怕一间很小的咖啡店,旅馆,或者只是餐厅也好,社区很需要在这方面有进一步的发展。

罗庭辉认为,社区要发展自己的在地经济。
罗庭辉认为,社区要发展自己的在地经济。(图片来源 : 李晴/看中国摄影图)

“何以这恐惧抹不走”

原属意南丫岛,但参选初衷是不要有白区,让建制派人自动当选,并且想找一个乡郊的地方推动民宿,让社区变得“台南得嚟有啲鹿儿岛feel,鹿儿岛得嚟有啲瑞士嘅文青乡郊小镇。”

然而,721元朗白衫斩人案,让他在选举中直面乡黑。事实上,身处安全的地方讲追究责任,与兜口兜面面对住那些人的临场感更加真实可怕。“我已选择以最“和理非”的方式参选,怎知又误打误撞上了所谓反乡黑最前线。我想起之前睇看《地厚天高》,天琦讲述自己什么都不想理,好大压力等,有人会觉得他懦弱,但我现在真都是明白了。”

单纯想减少建制派资源,搞好社区民生。让村民主的舒服,他却无奈自言做一些这么平常的事都要过五关斩六将?周末大家远离都市繁嚣,香港很近就可以有台南小镇般的文青地方玩,同时可促进屏山北在地经济同当区就业兼工艺的传承,“对手又有什么不满,导致你们的利益受损呢?你不做又不想给人做,又要驶横手霸住个位,想做嘢又要俾你凶?”

罗庭辉坦承,自己只是反送中运动中的一个“和理非”,参选区议会,亦是“和理非”一种抗争方式。无奈,他所遇到的压力超出他的想像。“我们并非输不起,香港人为了争取公义可以义无反顾。本身一个文明选举,就不应该靠打电话,斗电话簿厚,靠封锁村民消息,香港式选举真的够荒谬。”

他认为,选举是应该让选民比较参选人的立场政纲形象愿景,从而选出自己的政治代表。“一个结构上已经不公义有有筛选的选举,还要选举过程都充满不公,‘和理非’选票都要被恐吓,香港人怎么会服?”他说,自己承载着2219位村民所讬,仍然希望有机会能将他们的诉求带入议会。

“请留下来保护这个家”

“在一个残废议会下,可以做到的事不多。但至少可以削弱建制派资源同影响力,增加抗争者的资源和影响力,支援义士及抗争。”

Dream说,众多被捕义士正处于困境,所以,他亦不会放弃。除了助养他们,未来会继续与抗争者一起,哪怕默默在一个角落,“我都会为义士,为屏山北奋斗。”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和香港人站在一起,守护这个家园。最好的方式就是我们要有在地的经济和独立的经济基础,努力发展这一块,尽快能做到自给自足,减少对外国的依赖。我们全香港人也要往这一方面努力。”

他苦笑着说,看不到香港胜利的曙光,目前香港人的抗争跟打巨人一样。但历史的发展,从来左右发展的都是政治人物一个小的举动就可能改变整个历史。

他亦表示,未来不会移民,而选择留下。“留下来就是一个付出,我们有的是时间和青春,所以请留下来,有能力的有财力的都应该留下来,我自己抱有一个信念,我们会看得到香港双普选的那一天出现。”

身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到底对这个家有多爱呢?他说,“我非常爱这个家,不然我不会回来,我就留在台湾发展好了。这个路是很难走,也只有香港人才能走下去,你说有什么外国的帮助,真的只是一个帮助而已,踏踏实实的路还是要靠我们香港人自己走的。”

Dream说,也曾想过移民。“但移民以后呢?我们有机会是世界上最后一代香港人,如果连我们都走了,就不会有香港人了。可是,你走到哪里,你没了根,你什么都不是。你没办法吃到你喜欢吃的东西,你没了熟悉的生活环境,你走去哪里,你也不会完全开心。这里是我们的家,为什么要走呢?如果有人尝试去破坏这个家,我们应该去保护它,而不是打算离开它,我们要想方法,尽管如何困难也要好好保护我们的家园。如果我们走了,就没有哪个地方是家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