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素人兄弟拼港區選 兄雖敗卻志不衰(組圖)

專訪屏山北區議會參選人羅庭輝DREAM

2019-12-07 22:50 作者: 李晴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90後政治素人羅庭輝和弟弟羅庭德亦一起拚,分別挑戰元朗屏山北及粉嶺皇后山,結果羅庭輝因兩票之差止步區議會。
90後政治素人羅庭輝和弟弟羅庭德亦一起拚,分別挑戰元朗屏山北及粉嶺皇后山,結果羅庭輝因兩票之差止步區議會。(圖片來源 : 李晴/看中國攝影圖)

【看中國2019年12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道)香港「反送中」運動催生出許多政治素人投身區議會。在剛剛結束的區議員選舉中,泛民獲大比數勝利,在452議席中取得388席。其中,90後政治素人羅庭輝和弟弟羅庭德亦一起拚,分別挑戰元朗屏山北及粉嶺皇后山。欲從下而上改變政體。結果一敗一勝,弟弟成功上位,兄長則因兩票之差止步區議會。

時勢造英雄

時下香港,風雨飄搖。有人說,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所謂「時勢造英雄」。或者有人能站出來,令社會出現汰舊換新的景象。

當6月9日開始,大批市民上街,表達對港府急推「送中」惡法的不滿時,期間,港府以強硬手段回應,催淚彈橫飛,數名義士離世。7.1晚,更是將運動推向高潮,一群年輕人衝入立法會,一度佔領議事廳。

直播畫面中,一個青年站在議事廳高處,除去口罩以真面目示人,並喊出一代年輕人的心聲「香港人冇得再輸」,那一幕,震撼整個香港,當中亦包括坐在電視機旁的他的小學學長羅庭輝

Dream不願意提那個青年的名字,或許他不想把學弟站出來那一刻的英勇光輝分一些套在自己的頭上。但那一刻,真的是震醒了他。令他感到「震撼」。

「我小學的學弟,他的學歷去到那麽高,也願意為香港付出那麼多的時候,身為學長,我是否應該做點什麼,去推進(『反送中』)這件事情的發展,和香港民主的發展呢?」香港人都知道,他所說的學弟是時下在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的25歲博士生梁繼平。

羅庭輝坦言,「其實我一直想先顧好自己,發展好自己的事業等各方面之後,看有機會和餘力的時候,再去推動香港民主的發展,推動不了就算了。但是當我看到,你(學弟)書唸的那麽好,前途無量,名利雙收的人,還要為香港那麽付出的時候,我們能做點什麼呢?我覺得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的行動和直接的參與。」

社區需發展在地經濟

羅庭輝今年28歲,2014年於臺灣成功大學政治系畢業,回港後曾擔任過立法會議員的前助理。Dream說,學弟站出來的那一刻成為他出來參選的導火索,令他走出來參選。

「民主國家議員具備幾項主要職能,一為立法權、二為監察權、三為審批權、四為諮詢。在行政霸權與建制派加持下,立法會也近乎橡皮圖章,徒具議員之名,無議員之實,區議員更只剩下形式上被政府諮詢的角色,以及少量的文娛康樂設施的財政審批權。」

參與區議會,除挑戰建制派外,亦有社區民生理念想推廣。他發現,在香港很多社區沒有自主的經濟能力,無論居住在新界或是離島,很多人都要搭車出去市區上班。

「我求學的背景在臺灣,那裡有很多不錯的文創小鎮,不僅可以幫助老人傳承即將失傳的工藝,有了年輕人的參與,還可幫助快要淘汰的技能以現代化的方式去呈現。」

羅庭輝認為,時下社區,除了是居民睡覺的地方,社區內卻沒有豐富悠閒的娛樂生活。看戲食飯等悠閒娛樂通常要走到市區。「對香港人而言,社區就是一個睡覺的概念。我很想推動一個理念:社區是你生活的地方,而不是只是睡覺的地方。」

他認為,社區要發展自己的在地經濟,不管多簡單,哪怕一間很小的咖啡店,旅館,或者只是餐廳也好,社區很需要在這方面有進一步的發展。

羅庭輝認為,社區要發展自己的在地經濟。
羅庭輝認為,社區要發展自己的在地經濟。(圖片來源 : 李晴/看中國攝影圖)

「何以這恐懼抹不走」

原屬意南丫島,但參選初衷是不要有白區,讓建制派人自動當選,並且想找一個鄉郊的地方推動民宿,讓社區變得「臺南得嚟有啲鹿兒島feel,鹿兒島得嚟有啲瑞士嘅文青鄉郊小鎮。」

然而,721元朗白衫斬人案,讓他在選舉中直面鄉黑。事實上,身處安全的地方講追究責任,與兜口兜面面對住那些人的臨場感更加真實可怕。「我已選擇以最「和理非」的方式參選,怎知又誤打誤撞上了所謂反鄉黑最前線。我想起之前睇看《地厚天高》,天琦講述自己什麼都不想理,好大壓力等,有人會覺得他懦弱,但我現在真都是明白了。」

單純想減少建制派資源,搞好社區民生。讓村民主的舒服,他卻無奈自言做一些這麼平常的事都要過五關斬六將?週末大家遠離都市繁囂,香港很近就可以有臺南小鎮般的文青地方玩,同時可促進屏山北在地經濟同當區就業兼工藝的傳承,「對手又有什麼不滿,導致你們的利益受損呢?你不做又不想給人做,又要駛橫手霸住個位,想做嘢又要俾你兇?」

羅庭輝坦承,自己只是反送中運動中的一個「和理非」,參選區議會,亦是「和理非」一種抗爭方式。無奈,他所遇到的壓力超出他的想像。「我們並非輸不起,香港人為了爭取公義可以義無反顧。本身一個文明選舉,就不應該靠打電話,鬥電話簿厚,靠封鎖村民消息,香港式選舉真的夠荒謬。」

他認為,選舉是應該讓選民比較參選人的立場政綱形象願景,從而選出自己的政治代表。「一個結構上已經不公義有有篩選的選舉,還要選舉過程都充滿不公,『和理非』選票都要被恐嚇,香港人怎麼會服?」他說,自己承載著2219位村民所託,仍然希望有機會能將他們的訴求帶入議會。

「請留下來保護這個家」

「在一個殘廢議會下,可以做到的事不多。但至少可以削弱建制派資源同影響力,增加抗爭者的資源和影響力,支援義士及抗爭。」

Dream說,眾多被捕義士正處於困境,所以,他亦不會放棄。除了助養他們,未來會繼續與抗爭者一起,哪怕默默在一個角落,「我都會為義士,為屏山北奮鬥。」

「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和香港人站在一起,守護這個家園。最好的方式就是我們要有在地的經濟和獨立的經濟基礎,努力發展這一塊,盡快能做到自給自足,減少對外國的依賴。我們全香港人也要往這一方面努力。」

他苦笑著說,看不到香港勝利的曙光,目前香港人的抗爭跟打巨人一樣。但歷史的發展,從來左右發展的都是政治人物一個小的舉動就可能改變整個歷史。

他亦表示,未來不會移民,而選擇留下。「留下來就是一個付出,我們有的是時間和青春,所以請留下來,有能力的有財力的都應該留下來,我自己抱有一個信念,我們會看得到香港雙普選的那一天出現。」

身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到底對這個家有多愛呢?他說,「我非常愛這個家,不然我不會回來,我就留在臺灣發展好了。這個路是很難走,也只有香港人才能走下去,你說有什麼外國的幫助,真的只是一個幫助而已,踏踏實實的路還是要靠我們香港人自己走的。」

Dream說,也曾想過移民。「但移民以後呢?我們有機會是世界上最後一代香港人,如果連我們都走了,就不會有香港人了。可是,你走到哪裡,你沒了根,你什麼都不是。你沒辦法吃到你喜歡吃的東西,你沒了熟悉的生活環境,你走去哪裡,你也不會完全開心。這裏是我們的家,為什麼要走呢?如果有人嘗試去破壞這個家,我們應該去保護它,而不是打算離開它,我們要想方法,儘管如何困難也要好好保護我們的家園。如果我們走了,就沒有哪個地方是家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