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记忆——“六四”三十周年祭(图)

2019-06-05 12:49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为“六四”大屠杀的30周年,全世界最大的“六四”天安门纪念碑在美国加州落成。
今年为“六四”大屠杀的30周年,全世界最大的“六四”纪念碑在美国加州落成。(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笔者曾用十来篇歌谣,简要叙述了从上古时期至中华民国的中华历史。唯独没谈中共统治大陆时的这段史实。这次说的史实就与中共有关。

凡是经历过巨大的天灾人祸的人,心中总会留下深刻的记忆。例如经历过战争的人,知道战争是多么恐怖,多么残酷,因此在余生更热爱和平。经历过毁灭性大地震的幸存者,知道天灾是什么,因此,也更珍惜生命。凡是八旬以上在中国大陆出来的人,都经历过二次世界大战,经历过国共内战,经历过中共统治下的历次政治运动,亲眼见识过中共“创造”的种种历史事件。对于善于思考的人来说,这些经历,总会在自己头脑中留下抹不去的印象,并且有所觉悟。这次行文要说的是,三十年前发生在中国北京的,震惊中外的“六四”事件。那时作者在北京。作为“六四”见证人,那是抹不去的人祸记忆。

谈起1989年的“六四”事件,还得从胡耀邦当政时的中共政权说起。在中共体制下,中国经历了“文化大革命”,毛泽东发动的这次阶级斗争,利用一些助纣为虐的文痞,组成中央文革小组,指导运动,翻来覆去的运动群众,制造内乱,无限上纲的人整人,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文革”过后,在胡耀邦当政时,他主持了平反冤假错案。解放了一大批中共的“老干部”。但是有些人重新上台后,以权谋私,使官场腐败之风蔓延。同时,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当时在知识界,以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为代表的学者、精英们则提倡解放思想,学习西方的民主、自由。当时掌握实权的邓小平,把他们的倡导,定性为“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又以胡耀邦领导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为理由,把胡耀邦排挤下台。

1989年春天胡耀邦去世。北京青年学生怀念胡耀邦,在天安门广场举行悼念活动,四月掀起学潮,高校学生自发成立了自治联合会(简称高自联),为纪念“五四”运动,学生出宣言,要求民生、民权。宣言声明支持国家实现现代化,并反对腐败。邓小平错误的判断形势,将民众的合理要求,当作了对中共政权的威胁,他把学潮定性为动乱。4月26日中共党报出社论,按照邓的指示,将学潮定性为“动乱”。党报的定性,引起“高自联”不满,5月,烈日当头,高校学生罢课走上街头游行,在北京各主要街道和长安街、天安门广场都有罢课的学生,他们以绝食表示抗议。有的学生晕倒在路边。那些天,整个北京上空,救护车的喧嚣声不断,学生的活动和要求,当时在电视台新闻节目中现场直播后,得到首都各界民众响应,其中包括学术界、新闻界、工厂工人,机关团体,都有到天安门广场参加游行的队伍,在长安街上从东到西人流络绎不绝。总书记赵紫阳访问朝鲜归来,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的学生。此举激怒了邓小平,5月19日他被邓小平罢官。消息传出,激起民怨,北京一百万民众自发上街游行,支持学生。十里长街掀波澜,本人也在游行队里边。当时的媒体比较客观地如实报导,民众天天看电视、听广播。于是全国各地乃至香港各界民众,都起来声援北京高校学生。5月20日,北京实行大戒严时,市民已经有灾难临头的预感。此时的学生也在搞串联,呼吁民众阻止官方调动军队进北京。此后几天内,各地的军车进京确实受到以学生为主力的阻拦。北京城内人人忧心忡忡,眼看着兵临城下的阵势就要到来,复兴门外,已经成为民众阻拦军车进京的前线。学生爬上军车,劝说士兵不要把枪口对向人民。可是军令如山,不明真相的士兵,是被中共欺骗来镇压“动乱”的,他们早就被灌输了“党叫干啥就干啥”的观念,于是他们为向党表达忠心,不惜对学生耍野蛮,激怒了民众,把军车推翻。再说中共的元老们,被民众吓破了胆,他们在邓小平家里秘密谋划对策,5月27日,邓小平拍了板,钦定江泽民掌大权。江泽民何许人也?王沪宁担任江的助理时,曾经张罗,利用一个外国人写过《江泽民传记》,海外华人也曾出过《江泽民其人》一书,二者对其评价有天壤之别。胡锦涛当政时,曾经有个历史学者吕加平,写公开信向党中央揭露江泽民的“二假二奸”问题,因此遭到中共迫害。

所以,我说江泽民就是一个窃取国柄的贼子。话题转回到“六四”事件上来,此贼一上台,风云突变,于是“六四”惨案灭绝人寰。

“六四”屠城那天是在夜间。当日白天我们还按照教育部的指示,去过天安门广场,看望在那里安营扎寨的学生,劝他们回学校,不料当夜屠城部队就开进天安门广场,在那里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惨案。在睡梦中,北京市民被从市中心传来的阵阵枪声震醒。人们纷纷从家里想走到街上,不料,已是大兵压境,街上已经被持枪的戒严部队占领。凌晨,从积水潭方向传来隐隐约约的大喇叭广播声,是在呼叫在家里的护士,马上去医院上班。天亮以后我们去上班,路过之处,见到处是持枪的士兵。到屠城的第二天,上班族,人人像是惊弓之鸟,坐在办公室,都在交流自己的见闻。我听到的消息里,有不少无辜民众的伤亡事故,其中有一个某部司机,家住在和平里13路公共汽车终点站附近,夜间被屠城的枪声震醒,到阳台看,不小心碰落了一个花盆,掉到楼下,被在路边站着的士兵,举起自动步枪,冲着阳台突突突一阵横扫,那人稀里糊涂就断气了。有的同事骑自行车上班,路过二环路,马路上坦克车轧的痕迹清晰可见。有的说京广大厦有的玻璃布满枪眼。还有人说长安街上的血迹被洒水车冲过后,仍然有血斑,有的说积水潭医院里堆满了被枪杀的学生尸体。“六四”屠城发生后,消息传到全国各地,更激起民众怨恨,北京市民自印传单,到处散发。我骑自行车路过,看到在二环路上仍有被民众推翻的军车。在8路汽车终点站,汽车排了很长的一条车龙,原来是公交车司机罢工了。

经历“六四”的人,人人都会有不同感受。对我来说,真使我如梦方醒。此前在中共多年谎言欺骗下,总以为这个党的党魁就像《东方红》歌词里唱的那样,“他为人民谋幸福,他是人民的大救星”。这个党是灯塔,是太阳。“六四”屠城,中共党魁居然指挥人民军队,把枪口对着人民开枪,用坦克车压死无辜的青年学生!然后党可以给被他们屠杀的人民群众,戴上一个“动乱”的帽子,而他们的反人类罪的实质,就被“平定反革命动乱”的谎言掩盖了。

八九年“六四”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当年被中共屠杀的学生“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等还在世,被坦克压断腿的方政,人还在美国。每年,香港正义人士年年都有纪念活动,这个中共掌权的主子,已经换了几代人了,尽管公布于世的众多“六四”真相资料,已经已经成为他们犯罪的铁证,但是他们就是维持在“六四”,“北京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的谎言。

“六四”过后,中共对北京党政机关,高等学校和文化界进行了大清查,人人过关,每人都得向党交待“六四”期间自己在何处,做了什么,谁能证明。对于学运领袖和支持学运的学者,国家发出通缉令追捕法办,如王丹、熊焱、周锋锁等被抓关入中共监狱。像方励之、万润南、苏晓康、严家其等知识精英,像吾尔开西、柴玲、封从德等学生领袖被迫流亡海外。拒绝执行镇压学生命令的38军军长徐勤先,被秘密判刑,关进秦城监狱5年。“六四”过后,赵紫阳被冠以“分裂党”和“支持动乱”的大帽子,被革职和审查。经过3个月,也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于是江贼把他软禁起来,直至2005年1月17日去世。剥夺他人身自由,关押了他16年。

“六四”前,中共党魁邓小平把江泽民扶上台,中共不承认六四所犯下的反人类罪,就是包庇江贼。所以,江贼又以中共和其掌握的国家机器,作为他反人类的武器,继续干着毁灭中国人的罪恶勾当,他败坏中华传统道德,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更有甚者,十年后,他对一亿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镇压,使用了各种政治流氓手段,使用各种酷刑,并欺骗世界舆论和中国民众,来反对法轮功,因此他已经与中共生死与共。本人在“助纣为虐的文痞”一文中提到,王沪宁等是江贼他扶植起来的余孽。目前他的残余势力仍然在中共政权中作祟,所以不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摆脱不了江魔头的控制。

中国有句名言,叫做“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这句话出自于《左传闵公元年》,意思是说不杀掉庆父,鲁国的灾难就不会停止。现在人们就用来比喻不除掉制造内乱的罪魁祸首,国家就不得安宁。我看这句话用于说江贼,再恰当不过了。中国当前的一切祸根均来自于这个江魔头,中共在他多年操控下,他与中共已经不是狼狈为奸可形容的了。看过《九评共产党》一书的人会知道,中共是外来邪灵附体的邪教,其党魁虽然是这个邪教的首领,但他已经是江魔头的傀儡,国人只有摆脱中共的控制,只有除掉江魔头,天下才会太平。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