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倒塌是来自“六四”的启示?(图)


柏林墙
柏林墙(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19年6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闻天清报导)30年前中国北京天安门爆发“六四”事件,而同年在东欧也发生政治突变,导致包括前苏联在内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阵营解体。如今,德国媒体从这一很少提及的两者之间关联角度进行了报导,中共当局因镇压“六四”学运陷入国际孤立困境,不但令东德领导人深思,而且还在相当程度上激励了东德民众反抗威权统治,最终推倒了柏林墙

东德反对派人士89年“六四”的回忆

德国之声6月5日报道,一名1989年东德反对派人士在接受新闻媒体采访时陈述了当年的亲身经历。他是肖恩菲尔德(Andreas Schönfelder),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参与东德环保运动。1989年春季,肖恩菲尔德与许多东德人民一样非常关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学运,关心和平示威者的命运。他们当时认为,中国年轻人反抗中共威权的行动可能会为其他威权国家带来借监参考作用。

肖恩菲尔德说,1989年6月中旬一天早上,他前往东柏林Prenzlauer Berg区参加音乐家约斯维希(Rex Joswig)的一个活动。由于一周前在音乐会上呼吁全场观众为北京天安门“六四”遇难者默哀,小有名气的约斯维希乐队遭到东德政府禁止演出。结果在半路上,肖恩菲尔德等人就被东德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拘捕。

在审讯肖恩菲尔德时,史塔西人员曾恐吓说,非常可惜的是东德在数年前已经废除了死刑。

报导称,今年6月4日晚,柏林原东德史塔西旧址举办了一场研讨会,当年东德异议人士希尔斯贝格(Stephan Hilsberg)也讲述了他的“六四”经历。当时东德官方媒体言论是坚决支持中共政府镇压所谓“反革命暴乱”,引起许多东德民众非常不满,他们从西德广播电视节目中了解北京当局动用军队对和平示威者进行血腥镇压。

希尔斯贝格表示,1989年他们关注中国年轻人发起的民主运动已经好几个周了,对于惨遭中共当局流血镇压的结果,他们感到非常悲伤和愤怒。当时他们就明确认识到,东德民主运动决不能被威权政府威胁所吓倒。本来希尔斯贝格原计划将自己所在教会和平运动的一封抗议信直接送到中国驻东柏林大使馆,不过由于发现便衣警察在抓捕东德年轻人,最终他只能将抗议信投入了一个邮筒中寄出去。

希尔斯贝格说,1989年北京天安门“六四”事件后,大多数东德民众都不清楚国家命运今后究竟会走向何方。对于他本人来说,东德社会应该民主、开放,但是这绝不可能威权国家内实现。仅仅举行抗议活动是不行的,应该要有一个建设性的方案。

不效仿北京 东德推倒“柏林墙

自1989年北京天安门“六四”学运遭血腥镇压之后,包括肖恩菲尔德等在内的东德人担忧东德当局会效仿中共的做法,因为当时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已多次公开表示拒绝使用武力,即苏联不会武装干涉东德事务。

而希尔斯贝格认为,东德政府之所以没有效仿中共血腥镇压,并非是害怕民众流血,而是担心来自苏联的压力和态度。当时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进行“改革开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孤立了东德;而且东德政权也非常清楚当时的东德其实不是主权独立的国家。此外,中共因血腥镇压“六四”而在国际社会上陷入孤立困境,这一教训让经济濒临崩溃的东德出于理性算计,没有进行镇压。

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历史学家及汉学家余凯思(Klaus Mühlhahn)认为,不论东德政府究竟为何没有效仿中共,但东德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阵营的民众都受到中国“六四”学运的鼓舞,最终引发东欧巨变。

肖恩菲尔德表示,北京“六四”30周年的今天,在中共政治形态依然维持“六四”镇压后的制度,并正在全球进行扩张。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欧洲居然和中共政权越走越近,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北京模式”。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