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一)(图)

笫一回 泄怨愤紫娟骂熙凤 归芳魂黛玉别仙姑

2019-06-12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红楼梦图,清代画家钱慧安绘制。(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笫一回 泄怨愤紫娟骂熙凤 归芳魂黛玉别仙姑

却说这日宝玉成亲,本是件喜事,可是人人心中惴惴,提心吊胆,各怀鬼胎。唯有宝玉,虽因失玉昏愦,但听见娶黛玉为妻,真乃是自古至今,天上人间第一件畅心快意的事了。那身子也顿觉健旺起来,巴不得立即见到黛玉。盼到今日完婚,直乐得手舞足蹈。

一时大轿从大门进来,家里细乐迎出,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倒也新鲜雅致。宝玉见新人蒙着盖头,雪雁搀着新人款款进来,宝玉喜不自禁。傧相赞礼,拜了天地,对着贾母拜了四拜,又对贾政夫妇拜了三拜。行礼毕,进了洞房。贾政原不信冲喜之说,哪知今曰宝玉如好人一般,贾政见了,倒也欢喜。宝玉心想,素日林妹妹装束淡雅,今日满身大红锦缎,肯定另有一番风韵。走上前去,要揭盖头,凤姐一把拉住宝玉的手,说:“别急,不可造次,林妹妹会生气的。”贾母早已急出一身冷汗。又歇了一会,宝玉仍是按捺不住,趁别人不防,一把揭开了盖头。宝玉一看,愣住了:林妹妹是娇俏的瓜子脸,此人却面如银盆!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再仔细一瞧,这不是宝钗吗?心想,糟了!林妹妹若知道,不知哭成什么样子了!嘴里连声喊:“我要去找林妹妹!”众人连忙拉住了他。他使劲挣脱众人,大喊一声:“林妹妹!……”喷出一口鲜血,登时天旋地转、眼睛一黑,昏倒在地。众人忙扶他上床,只见他脸白如纸,呼吸微弱,直如死人一般。贾母、王夫人等围住大哭,丫环、婆子等下人也跟着抹眼泪。林子孝的媳妇忽然走到王熙凤跟前,小声说:“我们后街,前几日来了一位占卜算卦的老先生,可灵了,满街人都称他为‘神仙’,给宝二爷占一卦吧?”凤姐一听,说:“快去吧!”

过了约一个时辰,林子孝媳妇回来了,把王熙凤喊出来,悄声说:“我把宝二爷的生辰八字和近来的情况一说,他马上说:‘你们家不是在办喜事吗?怎么竟有一具尸首?尸首上方一股浓浓的怨气,这股气正向新房冲去,若不及早移走,新人万分危险!’”正说着,只听贾母喊:“凤丫头,你们在嘀咕什么?”凤姐忙进屋,在贾母、王夫人跟前把林子孝媳妇的话说了一遍。王夫人一听,恨不能立即把林黛玉的尸首移出贾府,又怕贾母不舍,就望着贾母试探地说:“林姑娘刚刚咽气,尸骨未寒,怎……”没想到贾母立即说:“救活人要紧,顾不得许多,快吩咐下人把林丫头移到城外铁栏寺去,那里正好有一口空棺材,把她装殓了吧!”

且说潇湘馆中李纨、探春都哭得泪人儿般,尤其紫娟更是哭得气咽嗓哑。这时只见林子孝家、周瑞家等四、五个婆子走进房,对李纨小声说了几句话,就走过来要动林黛玉的遗体。紫娟谑地站了起来,挡住了她们:“你们干什么?为什么对姑娘动手动脚?”这时李纨对紫娟说:“由她们去吧,说是为了救活人,顾不得死人了,要把姑娘马上移到铁栏寺!”紫娟一听,气得跺脚,号淘大哭……探春实在看不下去,愤愤地嚷:“没见哪家这样办喜事!什么偷梁换柱,装神弄鬼!……”李纨忙捂住探春的嘴,说:““三妹妹,别说了!”这时,凤姐、平儿已到院中。听见紫娟哭闹,平儿拉着紫娟的手,走到旁边,悄声说:“你的心我知道,我何尝不可怜林姑娘?可是一则活人要紧,二则,这是上边的意思,咱们做下人的,能不听吗?”紫娟甩开平儿的手,边往屋里走,边嚷:“人还没死透呢,就急着往外扔,早知碍眼,活着时,就该把她赶出贾府!”众人都说:“紫娟姑娘真是气疯了!”紫娟气得直哭,任她们摆布去,什么也不管了。探春过来劝说:“别只顾生气,看有什么东西给姑娘带去,找一找。”紫娟大声说:“有什么?本来就是寄人篱下,走时赤条条一身罢了!”李纨、探春看紫娟气成这样,只好自已动手,李纨看到梳粧台上,一个金碧辉煌的匣子,打开一看,光彩闪烁。是林妹妹的首饰盒,给她带上吧!探春看到写字桌上的笔墨纸砚,心想,这是她最爱的,用一小盒子装上。四顾一望,再也没什么了,就把两样东西包起来,放在遗体枕边。这时众人七手八脚将尸首放在门口的车上。紫娟忙赶上去,跳上了马车。众人送到潇湘馆门口,车要启动了,李纨探春大哭,探春边哭边喊:“可怜的林姐姐,你一路走好……”众人听得这一句,想起一个神仙般的姑娘,竟这样草草地打发了,再也按捺不住,都大放悲声,顿时哭声震天。凤姐早没了主意,平儿大喊:“别嚎了,那边还办着喜事呢!这哭声传过去成何体统,有这会子哭的,不如以后找个僻静地方,小声哭去。”哭声才渐息。

凤姐此时还如雕塑般站在那里,刚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听到耳里,尤其紫娟临走时的情景,她永远忘不了:紫娟从屋里冲出来,走到她身边,正眼都不瞧她,还大声说:“平时林妹妹叫得甜,现在现原形了,嘴甜心辣,做事太歹毒了,等着报应吧!……”全院子的人都知道骂的谁,凤姐站在那里,脸红一阵,白一阵,一句话也回不得。直到现在,全身像木了似的,一点动不得。

最后,一个丫头走到她身边,说:“二奶奶回去吧!”她才怏怏离开,一个人走在路上,心想:为宝玉结婚,出了个掉包计,没想到搞得里外不是人,今天竟挨了一个丫头骂,我以后在这府里如何见人!……没想到事情不但没办好,反而弄得这个死了,那个也快要断气,宝玉若有个好歹,我岂不遭千人怨,万人恨……越想越丧气,恨不得一头撞死。

却说紫娟一行人到了铁栏寺,把遗体送到最后面的一个小院子里,庙里的人称此处为“阴宅”,专供贾府停放灵柩的地方。其中一个小厢房里有一口空棺,几个人小心翼翼地把遗体放入棺中,刚要盖上棺盖,紫娟死活不依,紫娟边哭边说:“我还要看着姑娘,万一她还能活过来呢!”众人心想:真是疯话!只得由她。林子孝家说:“紫娟,我还要回府去回话,这两个婆婆留下陪你。我和庙里的人说了,每曰三餐饭,他们送来。姑娘辛苦了,过几日,我派人来接你。”紫娟连忙说:“她们也回去吧,我一个人留在这就行了,反正如今林姑娘也不用人伺候了。至于说回府,那里也不是我们这种人呆的地方,横竖当我也死了!”林子孝家的说:“姑娘还年轻,也要多保重,不要气恼过度。”那两个老妈妈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鬼地方,听紫娟如此说,连忙跟林子孝家的回去了。紫娟连忙将院门关上,回到屋内坐下。这几天茶饭不进,再加上伤心、气恼,早己是精疲力尽,如今静下来,不由昏昏睡去。

且说那日黛玉听说宝玉娶的是宝钗,这是她多年的心病,没想到事已成真!如同晴天霹雳,顿时五脏俱焚,天旋地转,口吐鲜血,昏了过去。昏迷中,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身体在温柔的,无边的黑暗中飘浮。从来没有过的舒适、安详,黛玉甜甜睡去。也不知睡了几天几夜,忽然感到眼前有亮光,耳中听到阵阵细乐之声。睁眼一看,一片光明,只见七彩祥云中,一群仙女列队奏乐,冉冉问这边飞来,到了她跟前,停了下来,队伍中走出一人,向她拱手行礼,说:“奉警幻仙姑之命,特来迎接绛珠仙子!”黛玉吃一惊,这不是宝玉房中的丫头晴雯吗?心想,“她口中说的绛珠仙子又是何人?”晴雯搀扶着她往前走,众仙女奏着乐跟在后头。黛玉迷迷糊糊地跟着晴雯,走不多时,到了一个玉石牌坊面前,抬头一望,“太虚幻境”四个大字映入眼帘。左右两边的对联分别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黛玉看了一会,恍惚间,好像清醒了些,说:“这地方我好像来过。”睛雯微笑着轻轻推了她一把,说:“你醒醒吧,这原是你的家,你当然来过。”

黛玉手抚脑袋,思索了一回,忽然醒悟过来,高兴地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这就是我们的家,你就是专管芙蓉花的芙蓉仙子!”“这就对了!快进去吧!众姐妹正等着你呢!”这时绛珠也不用人搀扶,很熟练地穿花扶柳,经过层层廊台亭阁,一路到了一座大殿跟前。大殿前的台阶上,站着众仙女,一看绛珠来了,个个喜盈盈地降阶而下,围着绛珠说:“妹妹终于回来了,我们早就盼着这一天!”这时为首的一位仙女说:“大家进去吧。”众人进屋归坐,每人桌前早己预备下五彩玛瑙琉璃杯,杯中盛着琼浆玉液。警幻仙姑站起来,说:“让我们举杯,庆贺绛珠妹妹归来。”这时一个小丫头慌慌张张跑进来,说:“一位天神带着王母娘娘的圣旨到,姐姐们做好准备。”话没落音,只见一位威风凛凛的天神,手执圣旨,大踏步走进大厅,口称:“警幻仙子听令!”众仙女连忙跪在地上。天神展开圣旨,朗声读到:“令绛珠仙子立刻返回人间,不得延误!”警幻说:“小仙领旨。”天神说:“请起!”众仙女站了起来,个个迷惑不解。

这时,警幻把天神请到一边,悄声问:“绛珠的泪债已还清,她和神瑛伺者的一段缘己经了结,小仙刚把她召回,怎么又让她重返人间?”天神说:“前几天,王母闲来无事,在思乡台上俯瞰人间,看到京城的一个大宅内,怨气冲天,原来是一对小男女因婚姻不如意,一个吐血而亡,一个死去活来,王母看着伤心,让我打探一下两人的来历,原来是你们天界的两位小仙。王母听了还泪的故事,说:“当年织女这丫头,偷偷跑到人间,与一个放牛娃结婚生子,触犯天条,罪孽深重,我尙且每年七月七日还让他们见上一面。现在想起来,当时在气头上,罚得重了些。可是这一对小男女,又没任何过错,为何非要弄得凄凄惨惨?不如就给他们一个时辰,让他们在人间以了心愿。”天神顿了一下,又说:“王母还说,这小女子还有使命,将来要跟随一位很高的神仙到人间完成重任。也得让她在人间再历练一番。”警幻说:“天上的一个时辰就是人间的几十年,让他在人间了心愿,这个我懂。说她有重大使命,这是什么意思?小仙不解,望天神赐教。”天神说:“小神也不知道,可能是天机不可泄漏吧。”警幻听如此说,不好再问,只好行礼再拜,说:“王母宽厚仁慈,小仙代绛珠谢过。”天神说:“小神也要到天庭覆命去了。”

众仙女见警幻回来,都围上去询问。警幻莞尔一笑,说:“是好事,让绛珠回去吧!我知道,众人都不忍绛珠再离开,可是天命不可违。再说,妹妹很快就会回来的。”说着,让大家归座,举起酒杯,说:“没想到这迎客洒,转眼就变成送别洒了。”大家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众人送绛珠到牌坊前止步,绛珠万分不舍,拉住警幻的手说:“好姐姐,留下我吧!我不愿离开姐妹,我再也不愿回到那苦难的人间。”警幻正要回话,只听得霹雳一声,摇天动地,黛玉感到被人用力一推,向万丈深渊飘落、飘落……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