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一)(圖)

笫一回 泄怨憤紫娟罵熙鳳 歸芳魂黛玉別仙姑

2019-06-12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紅樓夢圖,清代畫家錢慧安繪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笫一回 泄怨憤紫娟罵熙鳳 歸芳魂黛玉別仙姑

卻說這日寶玉成親,本是件喜事,可是人人心中惴惴,提心吊膽,各懷鬼胎。唯有寶玉,雖因失玉昏憒,但聽見娶黛玉為妻,真乃是自古至今,天上人間第一件暢心快意的事了。那身子也頓覺健旺起來,巴不得立即見到黛玉。盼到今日完婚,直樂得手舞足蹈。

一時大轎從大門進來,家裡細樂迎出,十二對宮燈排著進來,倒也新鮮雅致。寶玉見新人蒙著蓋頭,雪雁攙著新人款款進來,寶玉喜不自禁。儐相贊禮,拜了天地,對著賈母拜了四拜,又對賈政夫婦拜了三拜。行禮畢,進了洞房。賈政原不信沖喜之說,哪知今曰寶玉如好人一般,賈政見了,倒也歡喜。寶玉心想,素日林妹妹裝束淡雅,今日滿身大紅錦緞,肯定另有一番風韻。走上前去,要揭蓋頭,鳳姐一把拉住寶玉的手,說:「別急,不可造次,林妹妹會生氣的。」賈母早已急出一身冷汗。又歇了一會,寶玉仍是按捺不住,趁別人不防,一把揭開了蓋頭。寶玉一看,愣住了:林妹妹是嬌俏的瓜子臉,此人卻面如銀盆!自己一手持燈,一手擦眼,再仔細一瞧,這不是寶釵嗎?心想,糟了!林妹妹若知道,不知哭成什麼樣子了!嘴裡連聲喊:「我要去找林妹妹!」眾人連忙拉住了他。他使勁掙脫眾人,大喊一聲:「林妹妹!……」噴出一口鮮血,登時天旋地轉、眼睛一黑,昏倒在地。眾人忙扶他上床,只見他臉白如紙,呼吸微弱,直如死人一般。賈母、王夫人等圍住大哭,丫環、婆子等下人也跟著抹眼淚。林子孝的媳婦忽然走到王熙鳳跟前,小聲說:「我們後街,前幾日來了一位占卜算卦的老先生,可靈了,滿街人都稱他為『神仙』,給寶二爺占一卦吧?」鳳姐一聽,說:「快去吧!」

過了約一個時辰,林子孝媳婦回來了,把王熙鳳喊出來,悄聲說:「我把寶二爺的生辰八字和近來的情況一說,他馬上說:『你們家不是在辦喜事嗎?怎麼竟有一具屍首?屍首上方一股濃濃的怨氣,這股氣正向新房沖去,若不及早移走,新人萬分危險!』」正說著,只聽賈母喊:「鳳丫頭,你們在嘀咕什麼?」鳳姐忙進屋,在賈母、王夫人跟前把林子孝媳婦的話說了一遍。王夫人一聽,恨不能立即把林黛玉的屍首移出賈府,又怕賈母不捨,就望著賈母試探地說:「林姑娘剛剛咽氣,屍骨未寒,怎……」沒想到賈母立即說:「救活人要緊,顧不得許多,快吩咐下人把林丫頭移到城外鐵欄寺去,那裡正好有一口空棺材,把她裝殮了吧!」

且說瀟湘館中李紈、探春都哭得淚人兒般,尤其紫娟更是哭得氣咽嗓啞。這時只見林子孝家、周瑞家等四、五個婆子走進房,對李紈小聲說了幾句話,就走過來要動林黛玉的遺體。紫娟謔地站了起來,擋住了她們:「你們幹什麼?為什麼對姑娘動手動腳?」這時李紈對紫娟說:「由她們去吧,說是為了救活人,顧不得死人了,要把姑娘馬上移到鐵欄寺!」紫娟一聽,氣得跺腳,號淘大哭……探春實在看不下去,憤憤地嚷:「沒見哪家這樣辦喜事!什麼偷樑換柱,裝神弄鬼!……」李紈忙捂住探春的嘴,說:「「三妹妹,別說了!」這時,鳳姐、平兒已到院中。聽見紫娟哭鬧,平兒拉著紫娟的手,走到旁邊,悄聲說:「你的心我知道,我何嘗不可憐林姑娘?可是一則活人要緊,二則,這是上邊的意思,咱們做下人的,能不聽嗎?」紫娟甩開平兒的手,邊往屋裡走,邊嚷:「人還沒死透呢,就急著往外扔,早知礙眼,活著時,就該把她趕出賈府!」眾人都說:「紫娟姑娘真是氣瘋了!」紫娟氣得直哭,任她們擺佈去,什麼也不管了。探春過來勸說:「別只顧生氣,看有什麼東西給姑娘帶去,找一找。」紫娟大聲說:「有什麼?本來就是寄人籬下,走時赤條條一身罷了!」李紈、探春看紫娟氣成這樣,只好自已動手,李紈看到梳粧檯上,一個金碧輝煌的匣子,打開一看,光彩閃爍。是林妹妹的首飾盒,給她帶上吧!探春看到寫字桌上的筆墨紙硯,心想,這是她最愛的,用一小盒子裝上。四顧一望,再也沒什麼了,就把兩樣東西包起來,放在遺體枕邊。這時眾人七手八腳將屍首放在門口的車上。紫娟忙趕上去,跳上了馬車。眾人送到瀟湘館門口,車要啟動了,李紈探春大哭,探春邊哭邊喊:「可憐的林姐姐,你一路走好……」眾人聽得這一句,想起一個神仙般的姑娘,竟這樣草草地打發了,再也按捺不住,都大放悲聲,頓時哭聲震天。鳳姐早沒了主意,平兒大喊:「別嚎了,那邊還辦著喜事呢!這哭聲傳過去成何體統,有這會子哭的,不如以後找個僻靜地方,小聲哭去。」哭聲才漸息。

鳳姐此時還如雕塑般站在那裡,剛才的一切,她都看在眼裡,聽到耳裡,尤其紫娟臨走時的情景,她永遠忘不了:紫娟從屋裡沖出來,走到她身邊,正眼都不瞧她,還大聲說:「平時林妹妹叫得甜,現在現原形了,嘴甜心辣,做事太歹毒了,等著報應吧!……」全院子的人都知道罵的誰,鳳姐站在那裡,臉紅一陣,白一陣,一句話也回不得。直到現在,全身像木了似的,一點動不得。

最後,一個丫頭走到她身邊,說:「二奶奶回去吧!」她才怏怏離開,一個人走在路上,心想:為寶玉結婚,出了個掉包計,沒想到搞得裡外不是人,今天竟挨了一個丫頭罵,我以後在這府裡如何見人!……沒想到事情不但沒辦好,反而弄得這個死了,那個也快要斷氣,寶玉若有個好歹,我豈不遭千人怨,萬人恨……越想越喪氣,恨不得一頭撞死。

卻說紫娟一行人到了鐵欄寺,把遺體送到最後面的一個小院子裡,廟裡的人稱此處為「陰宅」,專供賈府停放靈柩的地方。其中一個小廂房裡有一口空棺,幾個人小心翼翼地把遺體放入棺中,剛要蓋上棺蓋,紫娟死活不依,紫娟邊哭邊說:「我還要看著姑娘,萬一她還能活過來呢!」眾人心想:真是瘋話!只得由她。林子孝家說:「紫娟,我還要回府去回話,這兩個婆婆留下陪你。我和廟裡的人說了,每曰三餐飯,他們送來。姑娘辛苦了,過幾日,我派人來接你。」紫娟連忙說:「她們也回去吧,我一個人留在這就行了,反正如今林姑娘也不用人伺候了。至於說回府,那裡也不是我們這種人呆的地方,橫豎當我也死了!」林子孝家的說:「姑娘還年輕,也要多保重,不要氣惱過度。」那兩個老媽媽巴不得早點離開這鬼地方,聽紫娟如此說,連忙跟林子孝家的回去了。紫娟連忙將院門關上,回到屋內坐下。這幾天茶飯不進,再加上傷心、氣惱,早己是精疲力盡,如今靜下來,不由昏昏睡去。

且說那日黛玉聽說寶玉娶的是寶釵,這是她多年的心病,沒想到事已成真!如同晴天霹靂,頓時五臟俱焚,天旋地轉,口吐鮮血,昏了過去。昏迷中,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身體在溫柔的,無邊的黑暗中飄浮。從來沒有過的舒適、安詳,黛玉甜甜睡去。也不知睡了幾天幾夜,忽然感到眼前有亮光,耳中聽到陣陣細樂之聲。睜眼一看,一片光明,只見七彩祥雲中,一群仙女列隊奏樂,冉冉問這邊飛來,到了她跟前,停了下來,隊伍中走出一人,向她拱手行禮,說:「奉警幻仙姑之命,特來迎接絳珠仙子!」黛玉吃一驚,這不是寶玉房中的丫頭晴雯嗎?心想,「她口中說的絳珠仙子又是何人?」晴雯攙扶著她往前走,眾仙女奏著樂跟在後頭。黛玉迷迷糊糊地跟著晴雯,走不多時,到了一個玉石牌坊面前,抬頭一望,「太虛幻境」四個大字映入眼簾。左右兩邊的對聯分別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黛玉看了一會,恍惚間,好像清醒了些,說:「這地方我好像來過。」睛雯微笑著輕輕推了她一把,說:「你醒醒吧,這原是你的家,你當然來過。」

黛玉手撫腦袋,思索了一回,忽然醒悟過來,高興地說:「想起來了!想起來了!這就是我們的家,你就是專管芙蓉花的芙蓉仙子!」「這就對了!快進去吧!眾姐妹正等著你呢!」這時絳珠也不用人攙扶,很熟練地穿花扶柳,經過層層廊台亭閣,一路到了一座大殿跟前。大殿前的臺階上,站著眾仙女,一看絳珠來了,個個喜盈盈地降階而下,圍著絳珠說:「妹妹終於回來了,我們早就盼著這一天!」這時為首的一位仙女說:「大家進去吧。」眾人進屋歸坐,每人桌前早己預備下五彩瑪瑙琉璃杯,杯中盛著瓊漿玉液。警幻仙姑站起來,說:「讓我們舉杯,慶賀絳珠妹妹歸來。」這時一個小丫頭慌慌張張跑進來,說:「一位天神帶著王母娘娘的聖旨到,姐姐們做好準備。」話沒落音,只見一位威風凜凜的天神,手執聖旨,大踏步走進大廳,口稱:「警幻仙子聽令!」眾仙女連忙跪在地上。天神展開聖旨,朗聲讀到:「令絳珠仙子立刻返回人間,不得延誤!」警幻說:「小仙領旨。」天神說:「請起!」眾仙女站了起來,個個迷惑不解。

這時,警幻把天神請到一邊,悄聲問:「絳珠的淚債已還清,她和神瑛伺者的一段緣己經了結,小仙剛把她召回,怎麼又讓她重返人間?」天神說:「前幾天,王母閑來無事,在思鄉台上俯瞰人間,看到京城的一個大宅內,怨氣沖天,原來是一對小男女因婚姻不如意,一個吐血而亡,一個死去活來,王母看著傷心,讓我打探一下兩人的來歷,原來是你們天界的兩位小仙。王母聽了還淚的故事,說:「當年織女這丫頭,偷偷跑到人間,與一個放牛娃結婚生子,觸犯天條,罪孽深重,我尙且每年七月七日還讓他們見上一面。現在想起來,當時在氣頭上,罰得重了些。可是這一對小男女,又沒任何過錯,為何非要弄得淒淒慘慘?不如就給他們一個時辰,讓他們在人間以了心願。」天神頓了一下,又說:「王母還說,這小女子還有使命,將來要跟隨一位很高的神仙到人間完成重任。也得讓她在人間再歷練一番。」警幻說:「天上的一個時辰就是人間的幾十年,讓他在人間了心願,這個我懂。說她有重大使命,這是什麼意思?小仙不解,望天神賜教。」天神說:「小神也不知道,可能是天機不可洩漏吧。」警幻聽如此說,不好再問,只好行禮再拜,說:「王母寬厚仁慈,小仙代絳珠謝過。」天神說:「小神也要到天庭覆命去了。」

眾仙女見警幻回來,都圍上去詢問。警幻莞爾一笑,說:「是好事,讓絳珠回去吧!我知道,眾人都不忍絳珠再離開,可是天命不可違。再說,妹妹很快就會回來的。」說著,讓大家歸座,舉起酒杯,說:「沒想到這迎客灑,轉眼就變成送別灑了。」大家舉起酒杯,一飲而盡。眾人送絳珠到牌坊前止步,絳珠萬分不捨,拉住警幻的手說:「好姐姐,留下我吧!我不願離開姐妹,我再也不願回到那苦難的人間。」警幻正要回話,只聽得霹靂一聲,搖天動地,黛玉感到被人用力一推,向萬丈深淵飄落、飄落……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