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年:妈妈我没有做错(图)

2019-06-14 09:20 作者: 仙道彬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2019年6月9日,百万香港人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政府强行修订《逃犯条例》(庞大伟/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6月14日讯】五年前,我们曾经说过,只要一开枪,就回不了头。那一晚,那之后的多晚,都收过短信,经历过恐惧,害怕会中枪。

五年后,这一枪终于开了。不是向天警告,是向住香港市民头部开枪。

之后的暴力场面,不用多说,围殴落单的市民,乱棍打已倒在地的义士,对脚痛呆坐花槽的外国人近距离喷胡椒喷雾,数不清的催泪弹,由午到夜的枪声;夹人群入中信时,几乎就酿成人踩人。开枪后兴高采烈,那张大合照几乎想一齐举V。

然后我们听到林郑的“慈母论”。

中国极权家长式的思维,每遇市民反抗,总会以“爸爸”和“妈妈”的身份,以循循善诱的口脗,晓以大义,然后从来没有理过,双方权力的极端不对等。

市民抗议,不理;写文章上电视,不理;专业人士约见,不理;法律界黑衣游行,不理。

然后,103万人游行,由天光走到天黑。

依。然。不。理。

由极权而来的傲慢,可以漠视民意,扭曲身份。

没事时摆出为民请命的公仆身份,句句都以香港为先;到为巩固权位而抢先提出修例,要通过“送中恶法”作大礼,见香港市民群起反抗,就以母亲的身份流下鳄鱼泪,这是她聪明的地方。

不对等的权力,可以让政府漠视民意,可以轻易定性为暴动以便入罪,可以对无辜的市民使用极度暴力,可以不理国际惯例而对头部瞄准。历史从来由胜者书写,当年六四,学生运动变成暴动,最后武力清场,再变成今日的政治风波。6月12日的一切,一如当年,在现场的朋友,一定清楚见到,是武力镇压,还是所谓的“暴动”。

这种不对等的权力,也见于传媒;市民在CCTVB只见到大量精心剪辑的“暴徒骚乱”,只听到的士司机诉说市民在道路抗议令他损失车资,加上洗脑式的访问,足以令只看此台的市民,以为真的有暴乱出现。

学生被痛殴?没有。中弹者昏迷?极少。示威者吐血?看不见。

看Now的时事评论节目,张秀贤慷慨陈词,激动落泪,是因为成年人的漠不关心。有大状分析林郑之所以不肯撤回,是因为骑虎难下,否则会令政府威信尽失;有妈妈来电,哭诉如没有大台指挥,怎会如此有序地冲击;她并一如大部份成年人,认为只要和平示威,一定比冲击为好。

成年人眼中,权位重要,管治重要,政府重要。那是非黑白呢?

这么多年来,和平示威,有过作用吗?在极权政府面前,一次过百万人的游行,换来是政府半夜立即出稿宣布继续“恶法”会议。

一次又一次善意诉求,和平集会,最后换来什么?

年轻人的眼睛是明亮的,他们不求名利,不畏权势,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一腔热血,无畏无惧。一条祸害港人自由民主的恶法,居然要年轻人争相挺身而出去抗议;在枪弹警棍之前,也只有年轻人冒头破血流的危险去抵抗。

诬蔑他们为暴徒的人,指斥他们破坏香港和平的人,讥笑他们白费努力的人,以及不去明白他们的人。

为何年轻人要高呼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他们错了吗?

 

妈妈我没有做错

不要谁来订制对不对 不要谁在乱判我的罪

不想太阳再升起 再升起 再次软禁真理

不要无奈地悄悄低诉 不要麻木地慨叹风暴

不可放下那伤悲 那伤悲 再次冷却不理

妈妈让我听听你的心里话 

多少噩梦你不想你不敢 去怒骂 

妈妈若我远去你将我忘记吧

风吹雨下我不想 我不想 再懦弱 

人群沉重的足印 走上永远的斗争 

人发狂怒的呼吸埋葬镇压的声音 

妈妈我没有过错妈妈我没有过错 

一起继续我与你 不死的勇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