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没机会吃后悔药(图)

2019-06-14 07:51 作者: 上报主笔室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香港民众反送中(看中国)

【看中国2019年6月14日讯】韩国瑜一句“以目前中华民国地区来说,我们完全没办法接受一国两制。”引发轩然大波。作为台湾第一个将中华民国称之为“地区”的重要政治人物,就算接受他一时口误的说法,这句型也充满了伏笔。“目前”不接受,那“以后”接不接受?台湾人民不接受,那你自己接不接受?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讲得拖泥带水,心中挂碍什么?

这不是韩国瑜第一次谈一国两制,两个多月前他出访港澳回台之后也被问到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几乎一模一样:“台湾人民现在无法接受一国两制”。“现在”无法接受一国两制,当然也不代表“以后”不接受一国两制;这句型的关键是台湾人民不接受一国两制,与“我”未必有关系。同理,如果有哪一天台湾多数人接受了一国两制,“我”的接受也可水到渠成。回避自己的立场,却把台湾人民拿出来挡箭,其实是刀切豆腐两面光的话术。

台湾的总统大选沦落到几个总统参选人在讨论要不要(或如何)拒绝一国两制,是对台湾民主的反挫。16年前,连战宋楚瑜在选总统时,是用趴地亲吻台湾土地向选民宣誓效忠;12年前,马英九参选总统的白纸黑字是“台湾前途由台湾2300万人共同决定”。而现在,国民党总统参选人反对一国两制时,还唯唯诺诺地拉台湾人民一起来壮胆;民进党的现任总统说一句“我们绝不接受一国两制”,就被乡民推爆“我们的总统很勇敢”。当年要“反共抗俄”、“坚守民主阵容”的蒋经国泉下有知,恐怕都会跳出来骂这些徒子徒孙如此气虚不长进。

有人说,台湾有主权、有军队,今天香港,当然不是明天台湾。不过,就如同当年香港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到如今的“一国一制,20年就变”,20年前的台湾人,谁会想到20年后的总统大选竟在讨论一国两制有没有可能适用于台湾?尤有甚者,10年前被视为选举票房毒药的两岸和平协议,如今竟也登堂入室成为许多总统参选人的政见。香港今日的处境,对台湾犹如矿坑里的金丝雀,不断示警。

香港百万人上街抗议,看似波澜壮阔;不过,对中共来讲,百万人上街与一万人上街是一样的,关键从不在于有多少香港人上街,而在于共产党有多想要这项立法。香港早就是俎上肉,要杀要剐全在共产党一念之间,什么特首选举、司法独立,都只是妆点样版,何时给你玩玩,哪刻翻脸收回,全在他的一念之间。这几天许多人痛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刻意释出的专访视频根本是“鳄鱼的眼泪”,这实在太看得起她了;林郑是中南海钦点上任,她的权力来源从不是香港人民,除了冠冕堂皇地说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难道有人期待她跟北京的主子翻脸?

一个国家里面是不可能同时存在民主与威权,在像中国这样的威权国家里,所谓的一国两制或一国多少制,全都来自于统治者的施舍。除非共产党垮台,眼下的香港根本回不去港英时代的自由法制与司法独立。但香港是身不由己,台湾居然有人卖力地想跳进去,难道天真地认为进了网罗还能吃后悔药吗?

香港人用他们的血泪与逐渐沦丧的法制人权为台湾人照映出共产党的本质,台湾人应该为香港人做得更多。除了在脸书声援香港之外,进一步提供遭迫害的香港人政治庇护,甚而以各种租税及奖学金的方式,鼓励香港投资移民,或年轻香港人来台湾念大学,都是政府当局可为之事。民主与威权从无法共容,政治人物若还想虚与委蛇,从中获利,就不够格选总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