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伊斯坦堡变天 伊斯兰主义被重创(图)

2019-06-25 20:47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MHIRM/wikimedia/CC BY-SA 3.0
伊玛莫鲁竞选海报(图片来源:MHIRM/wikimedia/CC BY-SA 3.0)

【看中国2019年6月25日讯】几小时前,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堡(1600万人,全球第六大)的市长再次选举结果揭晓,反对派的候选人当选。这个结果不仅是一个市长更换,而是预示着土耳其的整体政治在发生变化。

8100万人口(超过英、法,接近德国)的土耳其,信奉伊斯兰教的占人口83%,是典型的穆斯林国家。在迄今人类最大的军事集团、现有29个成员国(全部是民选国家)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土耳其是唯一的穆斯林国家,而且是1949年北约刚建立时就加入的(北约今年70年)。在50年代初美军领衔的朝鲜战争中,土耳其派出了除美国之外最多的军队。

土耳其立国原则:一边倒,倒向西方!

作为穆斯林国家,为什么土耳其走了一条与其它阿拉伯及穆斯林国家不同的道路?这主要在于土耳其的独特历史,应归功于土耳其曾有一位杰出的领袖凯末尔・阿塔土克将军(Kemal Ataturk)。

十五世纪中期,康斯坦丁的拜占廷崩溃,奥斯曼帝国成为接替者,统治了土耳其及周边横跨欧美阿拉伯湾的区域。在二十世纪初,奥斯曼帝国崩溃,青年军官凯末尔・阿塔土克领导了独立战争,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这位被土耳其人敬仰为国父的将军可以说是一位全盘西化者,他的主要理念是要把封闭、保守、政教合一、伊斯兰教化的土耳其变成一个世俗、开放、政教分离、西方化的民主社会。他确定的立国原则是:“一边倒,倒向西方”!

他使用军事手段,关闭了伊斯兰宗教法庭,把教育从阿訇(伊斯兰教士)的手中夺回来;提倡女性权利,使用西方的日历,强行把政教分离,推行世俗化。在那样封闭的穆斯林社会,能够产生这样一位具有反叛、改革、追求西方文明价值的领袖,实在是个奇迹。

2000年,我第一次去土耳其采访新疆独立运动总部(负责人是原土耳其的将军贝肯,曾任联合军总的参谋总长)。在安卡拉的时候,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去参观凯末尔将军的纪念馆,还在那里买了一本研究他的专著《阿塔土克和军队》(Ataturk and the Military)。这位将军戎马一生,酷爱军事,但在他的纪念馆里,却找不到一张他穿军装的照片,更没有他穿过的将军服展览。我看到的全部照片绝大部份是西装领带,还有些土耳其传统服装。可见这位将军是多么西化。纪念馆中还有一套他的锻炼设备,弹簧拉力起卧器,跟现在的锻炼器差不多,只不过是木制的。锻炼器和照片上他高大结实的身材,都证实这位将军相当有纪律性,注重节制。

这位将军手下有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土耳其军队强悍善战,在韩战中是出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这支军队成为把土耳其变成世俗社会的重要保证。军队在土耳其有相当独特的地位,待遇高,有自己的俱乐部和专项服务机构,而且媒体不可随便批评军队。同时该国有严格的法律,任何宣传极端伊斯兰宗教以及仇恨言论的,都将被治罪,军队并严厉打击伊斯兰原教旨组织和分裂活动。

土耳其的军人政变不是为掌权

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Tayyip Erdogan)在1994年当选伊斯坦堡的市长。那时他就是一位狂热的伊斯兰教政治人物,在公开演讲中反对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呼吁退出北约,并朗诵诗说:清真寺就是我们的军营,圆顶就是我们的头盔,经书是我们的刺刀,信仰者就是战士。全世界的极端伊斯兰份子都期待土耳其站起来开始反抗(西化),但土耳其军方当时毫不客气地逮捕了这位声望很高的市长,经审判,判处他十个月的刑期,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强烈认同、欣赏西方文明的凯末尔将军留下这样的遗产:只要土耳其政府走向伊斯兰宗教化,军队就出面干预,推翻那个(即使民选的)政府,重新大选,直到有了不再倒向伊斯兰宗教化,而是继续朝向世俗化的政府。

土耳其军队从来没有谋求一直掌权,每次“干政”之后,政府回到世俗民主派手里,军队就回到军营,还是一支专业化军队。土耳其军方在1960年,1971年,1980年曾发动过三次军事政变,制止了伊斯兰势力掌权。1997年时,当热衷伊斯兰宗教的厄尔巴坎(Erbakan)总理要把土耳其拖向宗教社会的时候,土耳其军方出面干预,迫使他下台,使权力又回到温和派、世俗派手中。

伊斯兰主义和世俗派的对决

埃尔多安当年虽曾被军方逮捕判刑,但他被赦免后,创建了伊斯兰主义的“正义和发展党”,该党赢得大选后,他出任两届总理。2014年他以51.71%的选票当选总统。

在过去十多年执政中,埃尔多安明显要把土耳其伊斯兰化。他曾强烈支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激烈批评埃及民选总统塞西将军是“暴君”,因塞西领导军方推翻了极端伊斯兰的穆兄会总统穆尔西。埃尔多安派嫡系掌控国营和民营传媒,宗教渗入政治,热衷伊斯兰主义。他是埃及穆兄会总统穆尔西的好友同志,理念共鸣。虽然他得到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层民众的支持,但是与开明派(信奉凯末尔主义的世俗派)和年轻世代渐行渐远,矛盾越来越大。

2013年土耳其曾爆发大规模的民众抗议事件,反对埃尔多安推行伊斯兰主义和威权统治,被称为“土耳其之春”,是土耳其世俗力量和宗教势力的一次较量。埃尔多安随即下令全面禁止社交媒体“推特”,等于是要封网。

埃尔多安知道军方的世俗化倾向和历史作用,所以他上台后,就削弱军方权力,2011年曾以兵变为由,逮捕判刑了200多名军官,当时土国最高军事首长的总参谋长和陆海空三军司令都辞职抗议。结果更给了埃尔多安机会,任命偏向伊斯兰主义或臣服他的人掌握了军权。

2016年土耳其又发生军事政变,就是因为一些将军忍无可忍,试图像过去那样通过政变来阻止土国的伊斯兰化,把国家拉回凯末尔将军确立的世俗化、西方化、现代化的轨道。但他们功亏一篑,最后失败。

埃尔多安总统本来就视军方为眼中钉,所以更利用这次政变失败而清洗军队,不仅逮捕了近三千军官和士兵,并以此为借口,随即解除2745名法官的职务,并向近200名法官和检察官发出拘捕令,在军队和司法系统大整肃,进一步摧毁凯末尔将军的遗产(世俗化宪法)、把土耳其推向伊斯兰化。

只要有选举民主就有胜利机会

土耳其是一个指标性国家:第一,当年凯末尔将军做了那么大的努力,试图建立一个政教分离、非伊斯兰化的国家,从1923年建国,再有4年就是100年了,但伊斯兰教还有那么大的惯性力量,把这个国家拉向伊斯兰主义。2017年土耳其改为总统直选制,在首轮直选中埃尔多安就获过半数选票当选,任期到2023年(总统每届五年)。第二,即使有埃尔多安这样清洗、镇压、强势掌权、推行伊斯兰主义,但只要有选举,就有人民挑战伊斯兰主义、恢复民主和世俗化的机会。

这次当选的伊斯坦堡市长伊玛莫鲁(E.Imamoglu)原是一个企业家和区长,之前名不见经传。结果在今年三月底的市长选举中他一鸣惊人,击败执政党对手。主要因为伊斯坦堡市民已对埃尔多安的“正义和发展党”厌倦,因该党人士出任市长已有25年!埃尔多安原就是在伊斯坦堡政治起家的。埃尔多安们利用长期掌权的优势,导致“中选会”屈从压力,取消了三月份的选举结果,理由是当选者只赢了1万3千多票,有很多不符规定云云。

这次的重选,遭到反对派抗议,因明显违背民主程序,否定了选举结果。但伊玛莫鲁决定接受再选。这次再选结果(54.21%比45%)他赢了80万票,是上次赢得的1万3千票的61倍!

这次伊斯坦堡市长再选再赢的意义至少有四:

1,是对伊斯兰主义总统埃尔多安的重创。他曾说过:输掉伊斯坦堡,就输掉土耳其。反之,谁赢了伊斯坦堡,将来就可能赢得总统。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土耳其货币里拉升值1%,显示市场和商界支持“变天”。

2,伊斯坦堡是最大城市,埃尔多安的政党长期执政,在伊市获得很多商业利益。丢掉了市长宝座,就等于失去重要财源。

3,由于埃尔多安的专权,该国经济衰落,货币汇率大跌,但他仍长期重用女婿做财政部长。其执政党内部已开始分裂,该党的前任总理和党主席联袂退党,决定另组政党。这次最大城市“变天”将促使党内对埃尔多安的不信任增高(三月的市长选举,包括首都安卡拉在内的全国三个最大城市都被反对派赢得)。

4,这次伊斯坦堡的市长再选结果意味着,已掌权16年的埃尔多安的强人专权直到前不久还显得不可一世,没有力量可以撼动;但这次选举结果显示,他背叛凯末尔将军的建国理念而建立的伊斯兰铁幕已经开始走向崩溃。土耳其要变天:伟大的凯末尔将军追求的世俗、现代、亲西方的土耳其终将回归,而不是埃尔多安的伊斯兰国。

 

2019年6月23日于美国

——原载曹长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