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正义的代言人709律师近况写真(组图)


王全璋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图片来源: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7月3日讯】最近有关709一些律师及家属近况不断报出,中共对他们采取不同形式迫害,有的被剥夺自由;有的被消声匿迹;有的不允许看病;有的剥夺工作权利更有甚者剥夺居住权利。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要是走在路上,我一下子认不出他了

多家媒体报导:经过四年坚持不懈地抗争,在多个国家呼吁下,中共当局才允许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6岁的儿子王广微,以及王全璋姐姐王全秀,于6月28日下午到山东临沂监狱探视王全璋。

王全璋,作为最早代理高度敏感的法轮功案件的人权律师之一,是“709”系列案件中拘押时间最长、家属和律师未能会面时间最长以及最后一位被审判的律师,原因是他拒绝向当局“认罪”。

与外界隔绝4年,王全璋的健康状况备受关注。

四年漫长的奔波,终于见到了丈夫的李文足说: “我今天终于见到他了,但是我觉得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完全不像想像的那个样子。剃着光头,肯定比之前要瘦很多,老了很多,脸色很黑。”

李文足形容王全璋当时“焦躁,恐惧,苍老,像另一个人,无法正常沟通。”

在她眼里,丈夫无论外貌还是性格,和被抓之前判若两人。
 
王全璋表示,他在狱中生活和待遇良好,尽管这样也无法让李文足安心。

当文足说:泉泉好。王全璋律师却说:“泉泉不好。”这或许是王全璋在暗示,当局以孩子安全来威胁他。

李文足在推特上说,“终于见到王全璋了!全章看了我前2次来监狱的视频,还看了我去其他地方的视频 他吓坏了。”

她说,“全璋走路正常,声音没变,就是苍老的像老年人。皮肤很黑。要是走在路上,我一下子认不出他了,他始终是焦躁不安的样子。全璋身边坐着一个警察,带着耳麦,全程记录。还有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对我们一直拍摄。”

维权律师高智晟仍被失踪

另一位维权正义律师高智晟已经被失踪600多天,至今下落不明,2019年6月30日高律师的妻子耿和流亡十年后首次抵达香港,参加香港“七一”反送中活动。

耿和
高智晟妻子耿和(图片来源:看中国)

据美国之音报导, 2019年6月30日下午,设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举行记者会。会上中国维权律师庚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向中外媒体介绍了此次来港的目的和初衷。

耿和说:“我是十年没有回过国,我第一次踏上香港的时候,我非常酸楚。这是十年来我离家最近的地方。但是,在这个地方我看不到我的家人。我也没有办法和他们取得联系。这就是我为什来香港,坚定支持反送中这种游行。中共就是要改变香港的政治体系。反送中如果没有坚持下去,就会影响香港人,就会影响在香港住的人,像我们这些受到政治庇护的人,法轮功和基督教信仰的人,所有的人。大家都会被遣送回国,引渡回国。”

在高律师被失踪后,耿合和她的孩子们经历了难以言表的痛苦。

人权律师江天勇出狱后仍不自由

除高智晟遭到打压外,江天勇律师也有类似遭遇。

江天勇太太金变玲在推特上表示:“江天勇律师刑满释放到现在整整两个月了,中国公安仍然严密监控江律师,不允许见朋友、不允许自由行走或离开老家、江律师无法进行体检、不能自行找工作维持生计(江律师也需要抚养孩子、赡养年迈体弱的父母)、不让江律师出境与妻子孩子团聚。”

江天勇律师2004年开始执业,代理大量宗教自由、访民维权及政治敏感案件,包括山东盲人法律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案、2007年山西黑砖窑奴工案,以及法轮功案等。 2015年709大抓捕律师事件发生后,担负起营救、关注和救助709律师及家属的维权和协调工作。

刘晓原律师被北京司法剥夺了律师执业证

北京律师2015年“709”大抓捕中,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作为整肃重点先后被迫关门和吊销执业资格。该律所的挂牌律师王全璋、王宇等人被抓捕判刑,其他律师也因“709”事件受到牵连。其中刘晓原律师一直被北京司法部门刁难无法转所,几年来不能正式工作。

刘晓原律师,在北京被失业,不等不靠政府扶贫,也不依赖律协救济,而是自主创业,年过半百之人,卖“灭四害”药谋生存。

但这也让当局“受不了”。在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6月18日表示自hou重新上岗就业后,6月19日,北京市司法局彻底注销了刘晓原的律师执业证。

民生观察5月9日报导称,身为资深维权律师,面对维护自身权利都无能为力的尴尬局面,刘晓原表示,面对强权,面对株连,作为律师同样投诉无门,令人感到悲哀和绝望,或者当局正好利用此机会名正言顺将其赶出北京。

谢燕益律师被当局逼迁 十次搬家

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曾参与代理大量维权案件,包括法轮功案件、为被当局强迫失踪的维权律师王全璋代理。

谢燕益
谢燕益律师(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谢燕益律师太太原珊珊在脸书上说,谢燕益这几天去外地办事,只有她和孩子们在家。她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是6月30日到期,她出双倍的房租,房东也不肯延期一天。她找了几家中介公司,回复都是:片警通知,不许把房子租给谢燕益、原珊珊。

28日早上在网络发出的第一条消息中说,她刚找到一家新房东,签的合同26日生效,次日上午9时,她刚搬进一部分衣物,新房东就来电话说,房子不租给她了,下午俩人见面商谈,不想房东小伙子苦苦哀求,原珊珊不得不将衣物又搬了出来。

29日上午9时20分,珊珊又被城关派出所叫去问话,一名田姓警察和另一警察将她和女儿带到一个房间里问话,关于她在网上发布片警通知中介不许租给她们房子的帖子一事,并不断逼问是哪家中介公司说的,还要做笔录,被珊珊拒绝。

谢燕益律师在北京执业有18年,两个大的孩子在北京密云上学,此次已是第十次遭到逼迁搬家。为了坚守律师执业底线和良心底线,谢燕益全家在北京密云打游击过日子,已有十五年。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