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二十三)(图)

第二十三回 烦躁躁良玉动怒 冷静静紫娟抚慰

2019-07-04 15:00 作者: 黄靓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孙温画的红楼梦本。(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二十三 躁躁良玉动怒 冷静静紫娟抚慰

秉仁带着弟兄几个加上冬儿坐在第一辆马车上,前面开路;三位老人,大嫂和桃花坐在中间一辆马车上;宝黛夫妇,良玉、紫娟,小翠杏花坐在后面的马车上,由大哥驾车押后。一路上小狗宝儿欢快地跑前跑后,信鸽在三辆马车上方盘旋,很顺利地穿过树林,然后一路往东,傍晚时到了一个小县城。找了一家最好的旅馆,要了几间房,住了一晚。第二天,早早起来赶路。马路开阔,平坦,翠绿的原野,一望无际。三辆马车直往京城奔去。刚过午就赶到了十里长亭,早有林府的四个人在此接应。见了他们,喜笑颜开,其中一位立即飞马回城报信。

傍晚,终于到了林府。人们抬头一望,只见大门簇新耀眼;大门前的高大白玉石牌坊,雕着流云,龙凤;门楼上高耸一个匾额,上面斗大的两个烫金大字:“林府”。门两旁的墙上还镶嵌着两个竖匾,分别是“两广总督”,“扬州盐运使”。大门两边的石狮威猛地坐着。良玉对一个佣人说:“让李伯把这两个竖匾取下吧。”黛玉笑着点头。门前两列人排成雁翅形,夹道欢迎。进了大门,只见一条宽宽的甬道直通林府深处。两旁站满了女人,笑着拍手迎接。两个丫头早把姑奶奶拥到一个软轿中,说是到内院还有不少路。又有人让大伯和伯母上轿,他们笑着说:“不用了,坐了两天车,正好下来走走。”两个丫头搀扶着慢慢走。穿过三进院子,忽见眼前矗立一个高台,煞是壮丽。四方的高台足有几丈高,正中一间宽敞的亭阁,四面的雕花门开合自如。楼阁周围地面开阔,高台四个角上各站立一只铜鹤,四面有洁白的台阶和护栏。台下一个小溪环绕,流水潺潺,小溪岸边种植各种鲜花。高台两边分别是东西两条宽阔的甬道。南边不知还有几进院落。小翠要到台上玩,大嫂一把拉住,小声呵斥:“不许乱动!别人笑话。”

这时丫鬟媳妇们把众人带到一间大厅。高大轩昂,迎面墙上挂著名画及对联,长桌上放着金鼎,玉壶,琉璃缸,地下两溜二十张楠木交椅,所有家俱均是紫红色,光洁细腻,能照出人影。茶几上放着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众人坐定后,立即上来七八个灵巧的丫环给每人斟了热茶;不一会,又上来几个丫头端来了时鲜水果。不到半杯茶功夫,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此人面目慈祥,眼中透出聪慧。老人一进门,良玉忙迎上前去行礼,口喊:“李伯好!”李大伯也亲热地抓住了良玉的手,俩人像久别重逢的父子。良玉向众人介绍:“这是我李大伯,偌大的林家,全靠他一人打理。”这时众人都礼貌地站了起来。良玉又一一地把众人引荐给李伯。最后良玉把李伯引到大伯跟前,说:“你看看,他是谁?”

两位老人对视良久,好像时光飞速后退,后退,最后定格在双方十八,九岁模样。忽见他们热泪盈眶,热烈地抱在一起。李伯说:“我们的大少爷如波!”大伯说:“我的好兄弟云祥!”李大伯说:“今日匆忙,过两天闲下来,咱兄弟俩关起门来,说个三天三夜!”

这时,一个丫鬟走到李伯身旁,小声说了几句话,李大伯点点头。李大伯对众人说:“有点事要我去办,对不起,我只好告退了,来日方长,以后相处的日子多的是。”说着匆匆离去。

不一会,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嫂,笑盈盈地走进来说:“请去用饭吧!”到了一个宽大的饭厅,饭菜早已摆好,众人归坐,十几个丫鬟端着面盆,让众人洗了手。那位大嫂说:“旅途劳顿的人口内干渴,所以今晚多烧了几样汤,这里是江米莲子粥,这个是火腿鲜笋汤,这个是鸡皮酸菜汤,这个是冰糖炖白木耳,这个是鲜虾银鱼汤,每人随意用吧。”另外桌上还摆了十几样菜和热腾腾的小笼包。吃饭毕又用茶水漱了口,喝了茶。然后由丫头们分别带到各处安歇。

两个丫头在前面带路,把良玉和紫娟带到一个院落前,早有四个丫头站在门口相迎,其中一个老成稳重的姑娘说:“欢迎大少爷和紫娟姑娘。我叫琴儿,以后就由我们六人服伺少爷。”说着,进入院子。只见院子宽敞,洁净。黑砖铺地,朝南四间正房,东西两排厢房,皆由游廊连接,廊前种了二,三排红玫瑰,花朵鲜艳,香气幽幽。廊檐下挂着各种精巧玲珑的鸟笼,里面全是空的。琴儿笑着说:“李爷爷说怕鸟儿的叫声惊扰少爷读书,就把鸟儿弄走了。”琴儿指着正房说:“东边三间套房,是少爷的卧室,书房,小客厅。西头那间正房是紫娟姐姐的卧房。”

三人进入卧室,一个楠木雕花大床,水蓝色细纱床帐,房间收拾得整洁,温馨。走到一排大立柜面前,打开门,琴儿告诉紫娟:“这是十套刚做好的长袍,少爷来信说要多请裁缝,给众人做衣服,怕来不及,就先给大少爷赶制了各色十件长袍,因只知道少爷的身材尺寸。”又指着大柜的十几个抽屉说:“这里面是少爷的内衣,也都是新做的。”接着又看了书房,客厅,又说:“后面还有一个花园,今儿你们也累了,明儿再看吧。”良玉笑着说:“姐姐辛苦了,谢谢!我这人喜静怕吵,以后这房里有紫娟就够了,其他几位姐姐只在院内应答就行了。”琴儿微笑着点头,又说:“李爷爷交待,从明日起,有人送饭来,少爷不必往返跑路了。”良玉点头:“姐姐费心了,你也累了,早点歇息吧。”琴儿悄悄地退出房子。

良玉坐在椅子上,吁了一口长气。紫娟说:“赶了几天路,乏了,早点睡吧。”“不累,还想看会书。”“既不累,不如洗个澡,解解乏。”“也好。”紫娟刚出房门,早有两个丫头过来,问:“姐姐,有什么事?”紫娟说:“少爷想洗澡,劳烦准备一下。”不一会,一个丫头告诉紫娟:“好了!”紫娟亲自过去,用手试试水温,看香皂,洗牙粉,大小毛巾,拖鞋均准备齐全,便过来,包了几件内衣,递给良玉。良玉洗澡回来,坐在书房。紫娟问:“要看什么书?我到书架上取。”“请把《论语》拿来。”紫娟边拿书边说:“一天到晚读四书五经,不烦吗?”良玉认真地说:“四书五经可是咱们的祖宗留下来的最珍贵的宝贝,记录了中华民族思想最活跃时期的政治,军事,文化各个方面的史料,可谓博大精深,所以历代科举选士,把它作为命题书,你以后也读读吧。”紫娟说:“我又不考举人,进士,为什么要读它?”良玉说:“它不但教人如何为官从政,还教人如何为人处世,它凝聚了圣人的大智大慧。傻子白痴如果读了四书五经都能变成聪明人,强盗,杀人犯如果能读懂四书五经,并照着做,就能变成大贤人。”“这么好啊,那我真要读读它。”“作为炎黄子孙,每个人都要尊重它,拜读它。”

第二日天不亮,良玉照例起床练剑。练完剑回到房中,见紫娟正在整理床铺。“对不起,打扰了,又害你少睡一个时辰。”“没有,我睡得很沉,刚刚起床。”良玉望着紫娟的眼睛说:“骗我,我的鼻子不骗我,早嗅到你身上的香味。”“满园玫瑰花香,你哪里还能嗅到别的味?”良玉认真地说:“只要你身上的梅花香味出来,别的味一律消失了,真的!”正说着,早饭送来了。良玉洗漱毕,走到桌前,紫娟早把饭菜摆好了。紫娟指着饭菜说:“这是燕窝粥,这个是清蒸鳕鱼,这个大概是红烧熊掌吧,这个是青炒豌豆苗。这几个包子不知什么馅。”良玉掰开一个包子,只见馅子雪白细腻,翠绿的小葱花掺在其中,煞是好看。紫娟说:“这是什么?”良玉说:“这是螃蟹肉,是从两个夹子剔出的肉。”紫娟不由一惊,说:“螃蟹在南方不算什么,可在这北方,却是金贵的,还用来做包子,你们林家真有钱啊。不过一顿早餐而已,又不是正餐,这山珍海味都有了,只差龙脑凤髓了。”紫娟把燕窝粥送到良玉跟前,说:“这可是上好的补品,趁热喝了吧。”良玉尝了一小勺,放下了:“太甜,我不喜欢吃甜的。对了,听说这燕窝女孩子吃了好,你喝了吧。”紫娟说:“这是李大伯给你补脑的,你可别辜负了老人的一片心意。”

正说着,紫娟的饭也送来了,良玉打开提盒的小屉子:糯米红枣粥,银丝葱花卷,四样小菜:咸鸭蛋,酱黄瓜,酸豆角,糖醋蒜。良玉说:“这个好,咱俩换着吃吧。”紫娟说:“不换!不换!”良玉眼疾手快,早拿起一个小花卷咬了一大口,趁紫娟一转身,又把米粥端来,就着小菜吃得津津有味。紫娟没法,只好由他。紫娟把燕窝粥端来,“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好歹喝两口。”良玉只好就在紫娟手中喝了两小勺。余下的紫娟喝了。紫娟又拿起掰开的包子,自己吃了一半,另一半塞到良玉口里。饭毕,紫娟走到门口一招手,两个丫头跑了进来。紫娟说:“这一盘红烧熊掌送给姑奶奶,这一盘鳕鱼送给一个叫小翠的女孩,你们认识她吗?”两个丫头齐答:“认识!”紫娟说:“这剩的包子和菜你们吃了吧,干净的,没动筷子。”两个丫头麻利地收拾完饭筷,退了出去。

紫娟怕良玉饭菜积在胃里,就说:“咱们到后花园看看吧。”原来一排正房的两头,各有一个月亮门通往花园。花园颇大,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直通一个小木桥。原来花园中间引来一股活水,一条小溪从西往东流出花园,上面一个小巧木桥,小溪这边,种满黄色玫瑰,花儿娇艳欲滴。穿过小桥,小路直达一个亭子。小路两边又种满了粉色,白色的玫瑰。亭子六根黄色的柱子,在后面一丛茂密翠竹映衬下,分外艳丽醒目。两人走到了亭子里,紫娟问:“怎么样?”良玉淡淡地说:“人工雕琢而已,总比不上自然朴实的美。”

回来后,良玉坐在书桌前准备写文章,紫娟连忙磨墨。良玉想了良久,提起笔,刚写个开头,再也写不下去。撂下笔,走出书房,穿过院子,向门口走去,接着又走回来。到了书房,叹了一口气,对紫娟说:“咱们被软禁了!”紫娟说:“这话从何说起?”良玉说:“我刚才走出院门,竟然见门两边各站一个人,好像在站岗放哨。他们说怕闲人进来打扰,所以站在那里守着。三顿饭不让出去吃,这门口又有人把门,这不像软禁吗?”紫娟说:“李大伯真是用心良苦!他老人家真是对你尽心尽意,亲父亲大概也做不到,你有这样的长辈,真是你的福气!”良玉说:“我不怪李大伯,只是装在这盒子似的院子里,房间里,觉得窒息,烦躁。”紫娟知道他刚从山里出来,不适应,看来一时也写不出文章来,就笑着说:“你昨晚洗了澡,还没好好梳理头发呢!我给你梳梳头吧。”

紫娟一手轻柔地捋着头发,一手轻轻地梳头,梳了几下,良玉就感到全身舒服,气也顺了不少。紫娟说:“你还在想着山里呢?”良玉说:“是的,山里的一切,挥之不去。在山里,房子虽然没有这里宽敞华丽,但只要站在窗前往外一望,立即感到心旷神怡。”紫娟边梳头边柔声说:“这里当然无法与山里相比。就好比一个人原先和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相处,后来此女子离开了,换了一个姿色平平的村姑来,那人一心只想着天仙的模样,对这个村姑一百个看不惯。可是如果痛下决心,忘了那位天仙,心平气和的面对村姑,你会发现原来村姑也有动人之处。”良玉笑了,“你这个比喻倒挺有趣。”紫娟说:“听说你以前也吃过苦,说是你一次在树林里饿得连蚂蚁都吃。想想那时,你还觉得眼下不好吗?你可知道有多少寒门弟子,穷得连灯油都买不起,不是有个人在墙上挖个小洞,偷偷地借邻居的光读书吗?不是有人提了很多萤火虫放在袋子里当作灯用吗?想想他们,你还觉得你这房子,这院子像盒子,令你窒息吗?”

听到这里,良玉抓住紫娟的手,把她拉到跟前,说:“你让我茅塞顿开,其实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一到自己身上,就糊涂了。有你伴我一生,此生愿已足矣!”说着把紫娟揽入怀中。良玉望着紫娟:“你不会看不起我吧?”“为什么看不起你?”“我没出息,不像个男子汉,为一点事就心情烦躁,刚才是失态了。”紫娟说:“你不喜欢奢华,喜爱自然,朴实,这一点我很敬重;你发现自己错了,立即自责,马上改掉,这也很可贵。”良玉说:“我的缺点在你眼里都成了优点,难怪母亲说‘情人眼里出西施’。”紫娟脸一红,挣出良玉的怀抱,说:“谁是你的情人?怪臊人的。”接着又调皮地问:“你还在想她吗?”良玉一愣:“想谁?”马上就悟到了,说:“不想了。”一把抓住紫娟说:“你这个村姑才是真正的天仙。”紫娟说:“别闹了,该干正经事吧。”

满院玫瑰姹紫嫣红,香气袭人。紫娟剪了一篮花,插在四个花瓶内,一瓶放在良玉的书房内,其余三瓶分别送给大伯,姐姐和小翠,并给小翠带去一张小纸条。这天吃过晚饭,忽听院内传来清脆的笑声,接着小翠就笑嘻嘻地闯进房。进来就拉着良玉和紫娟的手说:“良叔,小姑,好想你们!早就要来看你们,可我娘硬是不让我来,怕打扰良叔写文章。今早接到小姑送来的玫瑰,我喜欢极了,我最最喜欢玫瑰花。今天我可要到这里看个够。”良玉笑着问:“你到底是来看人还是看花?”“既看人又看花。”良玉问:“你大姑可好?”“好!好!他们住的院子有几大棵芙蓉树,开满了红色的,粉色,白色的花,可好看了。我几个哥哥住到贾府去了,说是有个好大好漂亮的院子,里面两位老人都刚过世,经常闹鬼,别人都不敢进那院子,他们偏偏要去住。最近大姑没带我们读书,可是叫我们十天之内背一百首唐诗。我那几个哥哥背诗背累了,就去扫院子。贾府的院子又多又大,好几年没人扫了。那里的贾爷爷,贾奶奶可喜欢他们了,说是好久没听到院内有欢声笑语了。还有,咱们到这里的第二天,李爷爷大清早就抱了一小坛酒看爷爷奶奶来了,我娘给他们炒了几样菜,李爷爷吩咐把院门关了,不准别人打扰。三位老人边吃边聊,李爷爷说林府,爷爷奶奶说柳府,像小孩子似的,一会哭一会笑。就这样三人吃吃喝喝,哭哭笑笑,讲讲说说,从清早一直说到晚上掌灯。要不是老姑奶奶要睡觉,我看三人还要说个通宵。”

小翠叽叽呱呱地说着,良玉听得兴趣盎然。良玉问:“你怎么各处的事都知道?”“我没事就到处乱串呗,只你们这里不能来,我都整整四天没见到你们了,想死我了。”然后摇头晃脑地说:“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良玉听了,哈哈大笑,捏着小翠的鼻子说:“这句话不能随便在男人跟前说,只能--”没说完,小翠已溜出房子,大喊:“看花去了!看花去了!”良玉脸上荡着笑意。紫娟就是这样,每日想着法子让良玉心情愉悦,精力充沛。

(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