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收藏!详解中国神秘的资本系(组图)

中共权贵的“钱袋子” 有些已消失有些正被拆分


资本 权贵 资金
这些资本系和中共权贵有着密切或千丝万缕的联系。(图片来源:Panumas/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7月16日讯】中国资本系族野蛮成长、快速膨胀,通常短短十年即可成就万亿资产。尤其这些资本系和中共权贵有着密切或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这个距离金钱最近的体系,所有罪恶都被放大。尽管曾经出现过的资本系数量不在少数,但有些已经消失,而有些正在被北京当局拆分。央企和国企的资本系直接就是权贵们的钱袋子,而一些所谓民营企业的资本系的主导人物,也是权贵们的“白手套”。

从德隆系的坍塌来看,在操作资本运作平台时常常遭遇资金缺口问题,而德隆系在产业整合规模逐步放大的进程中,其短融长投的模式也开始难以为继,旗下企业陆续出现违规挪用资金、违规拆借等问题,最终拖垮这个庞大的金融资本系。

而其他相继出现的资本系操盘者也或多或少和借助上市公司圈钱、掏空企业、疯狂并购、财务造假等消息有所关联,以小博大的杠杆游戏始终伴随着不可预知的风险,并可能将风险转嫁给中国股市众多投资者。

中国资本市场上较大的资本系:

一、央企国企资本系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是隶属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管理的中央大型企业。

中国石油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采掘及石油、化学、塑胶、塑料;

中国石化系: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采掘及石油、化学、塑胶、塑料;

中粮系:中国粮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食品、饮料;

华源系:中国华源集团有限公司,纺织业;

蓝星系:中国蓝星(集团)总公司,石油、化学、塑胶、塑料;

中国化工系:中国化工集团公司,石油、化学、塑胶、塑料;

宝钢系:宝钢集团有限公司,金属、非金属;

攀钢系:攀枝花钢铁(集团)公司,金属、非金属;

中铝系:中国铝业公司,金属、非金属;

一汽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东风系:东风汽车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东方电气系:中国东方电气集团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航天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航空系: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兵工系: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福马系:中国福马林业机械集团有限公司,机械、设备、仪表;

中国医药系: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医药、生物制品;

三九系:三九企业集团(深圳南方制药厂),医药、生物制品;

国家电力系:中国国电集团公司,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国家电网系:国家电网公司,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大唐系:中国大唐集团公司,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华电系:中国华电集团公司,电力、煤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

中远系: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交通运输、仓储业;

中海系:中国海运(集团)总公司,交通运输、仓储业;

中国电子系: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公司,信息技术业;

普天系:中国普天信息产业集团公司,信息技术业;

长城系:中国长城计算机集团公司,信息技术业;

中信系:中国中信集团公司,综合类;

华润系:华润(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类;

招商系: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类;


资本 权贵 资金
在这个距离金钱最近的体系,所有罪恶都被放大。(图片来源:TAO CHUAN YEH/Getty Images )

二、地方国企资本系

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是隶属地方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直接管理的企业。

首创系: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社会服务业;

上实系:上海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综合类;

上海电气系: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上海,机械、设备、仪表;

光明食品系:光明食品(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食品、饮料;

深圳中航系:第一大股东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深圳公司,深圳,综合类;

赛格系: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深圳,电子;

太极系:太极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医药、生物制品;

华晨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辽宁,机械、设备、仪表;

资本 权贵 资金
尽管曾经出现过的资本系数量不在少数,但有些已经消失。(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三、民营企业领域

急剧膨胀的复星系

主导人物:郭广昌

母公司: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郭广昌及其创业伙伴在1992年成立广信科技,并在1994年成立复星集团。“复星系”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超过了100家,投资范围涉及生物制药、房地产、信息产业、商贸流通、金融、钢铁、证券、银行、汽车等领域。

“复星系”急剧膨胀的财富,大半来自于所并购的企业。郭广昌给自己的定位就是要做产业整合者,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现状使整合成为一种需要,其次,竞争壁垒在降低,中国社会在走向工业化、城市化、民营化,这个过程使整合成为一种可能。”

历史悠久的万向系

主导人物:鲁冠球

母公司:万向集团公司

鲁冠球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创建了万向,他把当时的一个生产农业机械的小作坊,发展成为了中国第一个给美国通用代工的企业,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供零部件。

如今,万向集团已经成为一家综合的企业集团。到2011年,万向系已拥有11张金融牌照,参股银行6家、上市公司11家,金融实力一点也不比实业差。鲁冠球毫不犹豫地对媒体表示自己最想做的就是银行。

消失的安邦系

主导人物:吴小晖

母公司:安邦保险集团

吴小晖1966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个普通家庭,其个人发迹和三次婚姻息息相关。第三次婚姻是娶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虽然邓家已经表态和吴小晖做了关系切割,邓卓芮也和吴小晖结束了婚姻关系。但是吴小晖借此找到各种跳板搭建自己的人脉,并仅用10年时间就将安邦资产从五亿元变成近两万亿元。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时任安邦集团董事长的吴小晖谈及他在海外的投资并购策略,被朱镕基之子、中金公司原总裁兼CEO朱云来质疑,称吴小晖的做法是“空手套白狼一样”。

2018年5月10日,原安邦保险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一审宣判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

2019年7月11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消息成立大家保险集团,安邦保险集团因此被替代而不复存在。官方称安邦万亿资产被剥离,中国民众对此也有很多质疑。

正被拆分的明天系

主导人物:肖建华

母公司:明天控股有限公司

明天控股有限公司(明天集团)成立于 1999 年,实际控制人为肖建华,是国内最早从事股权投资的公司之一。构建了涵盖证券、银行(被中国央行接管的包商银行被其控股)、保险、信托、期货、PE、基金等机构的完整金融产业链,这也让明天系成为唯一持有金融全牌照的民营资本机构。

有业内人士估计,如果这些公司都成功上市,肖建华的个人资产,将达上千亿元之巨。更让业界震惊的是,在山东鲁能私有化、太平洋证券上市等引发公众广泛质疑的事件中,明天系亦深度参与。

肖建华,15岁考上北大法律系,27岁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经理。在不到10年内,构筑起庞大金融帝国。

2007年12月28日,亏损严重的太平洋证券竟在主板上市。2008年,上市黑幕被揭发:太平洋证券上市方式很简单,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请示、中国证监会办公厅批复,成功地绕开了IPO和并购重组两道门槛限制,实现了直接在交易所挂牌交易。

上市后,太平洋证券增资扩股,包括“明天系”公司在内的所有原始股东,都实现了财富暴增。或许是太平洋证券腐败案发,是肖建华和“明天系”的一个转折点。

这是一起有名的权力与资本结合的腐败案,事后多名官员落马,多名证券界人士涉案,并牵连副部级官员、国开行副行长王益被“双规”,另一位资本大佬“涌金系”掌门人魏东跳楼自杀。

肖建华自从2017年在香港被国安人员带回大陆调查后,至今已经两年。官方表示,明天系的资产正在被剥离、拆分。


中共权贵的“钱袋子”有些已消失有些正被拆分。(图片来源:Fotolia)

缜密而激进的中植系

主导人物:解直锟

母公司:中植集团

在中南重工跨界并购案中的出色运作,使得长袖善舞的“中植系”显山露水。然而,以股权架构及法律关系论,“中植系”并非一家控股型集团,它甚至并不存在,但资本江湖人尽皆知。

更准确的表述应是:一个最初由中植集团创始人解直锟设立,现均为解直锟“旧将亲友”们台前持股,幕后由解直锟遥控的涉足金融、矿产、投资等产业的庞大企业群。

这一庞大的企业群,在股权上勾稽关系复杂,空壳公司且用且弃,资本运作眼花缭乱。“中植系”成员间合作密切,但在规避法律意义上的控制关系、隔断资金链危机等环节精妙设计、手法老到,使其在规则边缘游刃有余,远胜昔日德隆系。

异于其他资本系,“中植系”资本运作缜密而激进,利用中融信托平台,构筑混业经营的金融生态。在持股关系上,极为分散与隐蔽,通过高杠杆、循环式运作放大规模,呈现“金字塔”式的资本图谱,而解直锟本人隐身幕后。短短数年,一个游走在规则边缘、庞大而又神秘的金融帝国已然成型。

“洗壳”扬名的华立系

主导人物:汪力成

母公司:华立集团

汪力成最早以做竹器、雨伞起家。之后华立集团成为国内最大的电能表生产商,其生产的电能表各项经济指标已连续多年名列国内同行首位。

不过,华立系最有名的当然是其在资本市场的“洗壳”操作。对重庆川仪、ST恒泰等的重组为汪力成赢来“洗壳高手”之称。华立系在资本市场上操作手法的娴熟程度,并不亚于那些“老江湖”,江浙财团那种独有的战略眼光和八面玲珑的特质在它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2010年底,汪力成辞去总裁及公司法定代表人职务,这两项职务均由原分管能源与国际产业的副总裁肖琪经担任。

地产+金融的新湖系

主导人物:黄伟

母公司:新湖控股、新湖集团

新湖集团的缔造者黄伟像谜一样神秘。2010年中国富豪榜榜单上,黄伟、李萍夫妇以137亿元的个人财富,列第34位。而《胡润百富2010年排行榜》显示,黄伟、李萍夫妇以220亿元资产位列第29位。

地产+金融,这是新湖系的战略方向。而其通过投资拟上市公司的方式,也斩获了巨额收益。

新湖系的高管们,有些是跟黄伟同一时代出生的跳出体制的温州官员。譬如,曾任浙江温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的新湖集团董事长邹丽华和曾任温州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副秘书长的新湖集团总经理叶正猛,他们正是黄伟的左膀右臂。

自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黄伟在资本市场上完成原始积累后就进军房地产并通过收购上市公司股权再入股市。10多年中,黄伟对房地产业钟情不渝。

黄伟的资本运作两招贯穿其中。一是收购上市公司股权,并逐步将上市公司资产置换并将主营业务转为房地产;二是黄伟通过操纵多家上市子公司,在全国大量兼并土地,大部分土地与他人采用股权合作方式,用囤积的土地抵押贷款,贷得的款项打回新湖全资控股的公司挪作他用。

黄伟是一个资本高手,他令名下上市公司承担项目开发前期风险,待收益期来临就通过稀释上市公司在项目中股权的方式,将利润大部分转移。这是他的习惯操作手法之一。

陨落的泰跃系

主导人物:刘军(获刑14年)

刘军是由房地产发家。泰跃系曾经是资本市场赫赫有名的黑马,在其历史档案里,曾控制过5家上市公司并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2006年7月,泰跃系掌门人刘军,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工作”后,至今也没有再出现,泰跃系陨落。

在刘军的行贿对象中,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原北京市海淀区区长周良洛,原湖北省襄樊市市委书记孙楚寅、常务副市长赵成霖等地方实权官员赫然在列。其中,仅周良洛最终被认定的1672万元受贿额中,就有一半出自刘军之手。

式微的“涌金系”

主导人物:魏东

母公司:涌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涌金系”为魏东创建的“系列家族企业”。初期涌金系和其他刚刚成立的私募机构类似,采取私募机构最原始的投资风格。

年仅27岁的他就创办了涌金集团,并在1995年与中经开合作,凭借内部信息优势共同在“327国债期货”一战中大获全胜,最终导致万国证券与申银证券合并,原总裁管金生锒铛入狱。据传魏东此役获利2-3亿元。

魏东及其涌金系早在2006年9月就已布局碧水源上市了。短短三年时间,魏东及其掌控的涌金系在碧水源中的投资收益最高已暴增近70倍。

2008年4月29日魏东从北京家中跳楼身亡,这个一向低调的资本大佬和其神秘的人生轨迹以及一个庞大的资本帝国才逐渐浮出水面。

2013年1月,随着国金证券副董事长王晋勇宣布辞职,涌金系落寞谢幕。

匿迹的“德隆系”

主导人物:唐万新(入狱后复出)

母公司:德隆国际投资控股

唐万新创始的德隆系由地处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一度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和产业帝国。2003年唐氏兄弟位列富豪榜第25位。最终唐万新因涉嫌变相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非法获利,2004年底被警方逮捕。

德隆内外兼修全面控制“老三股”的手法,是一套集各种违规手法、内部交易、市场操纵等于一身的模式,唐万新做到了极致。

唐万新在两个世界跳舞:其一是通过金新信托继续委托理财以获取资金,同时在股市上通吃流通筹码、炒股获利;其二是通过上市公司完成产业整合,成为所谓的“成功实业家”。而这是危险的舞步,1997年以后德隆规模膨胀,金新信托的账外债务持续扩大,这仍然是一个“以一个更大的黑洞来填补前一个黑洞”的饮鸩止渴的游戏。

早些年,新疆德隆控制的三家上市公司“新疆屯河”、“合金股份”、“湘火炬”,股价已分别上涨了1100%、1500%和1100%,这些上市公司及其它与“新疆德隆”有关的上市公司,在证券市场上,被称作“德隆系”。1998年中开始,“德隆系”控制下的“湘火炬”开始了频繁的投资。

在两年时间里,公告的投资动作达11项,涉及公司达21家,其中不乏关联交易。2004年初德隆将麾下上市公司法人股反复置押给银行,同时公司属下的合金投资和湘火炬实际发生担保数额分别占公司净资产135%和203%,远远超过了中国证监会的规定,其后德隆一直受到调查,其三家马车开始崩盘,其200亿元市值在10余个交易日里灰飞烟灭,德隆终遭滑铁泸。

“德隆系”表现为一种现象,即一个庞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其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价无一例外地巨幅上涨,这牵扯到了一个重要的证交法问题,也就是其是否恰当,是否合法,是否侵犯了小股东的权益,这是大家关注的重点。

倒在股权质押的方大系

股权质押曾被视为上市公司的一大隐患,资本市场上的很多“系”,就是倒在股权质押这个“多米诺骨牌”之下。在方大集团控股的3家上市公司中,股权质押现象频频出现。

随着其全国人大代表资格被终止,围绕着“方大系”掌门人方威的各种传闻、猜测甚嚣尘上,旗下三家上市公司方大炭素、方大特钢、方大化工也因此紧急停牌自查。

方威的“发家史”尤其是方大集团早年参与南昌钢铁改制的种种争议再度被“挖出”,外界认为相关改制过程存在巨大的利益输送,尤其是对受让方设置的诸多前置条件,一度被指是为方大集团“量身定制。

起家东北的先锋系

“先锋系”的控制人张振新发迹于大连金融圈,早年做过证券,后来成立了大连第一家担保公司,联合担保。通过担保质押等形式,先锋金融存在于大量的体系内的资金周转融通。

先锋系拿下了除基金、证券、信托之外的所有的金融和类金融牌照,旗下的公司众多,有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也有参股国企,可以看成是国内很多金融有关的板块组成的一个大家庭,它已经悄然缔造出一个集融资租赁、融资担保、银行、保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销售、信贷、财富管理等众多金融牌照的隐秘金融帝国,另外还搭建了众筹网、壹金融、点财网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

先锋金融发展至今,跟曾经辉煌的德隆系仍有很大差距。但是张振新打造的先锋金融帝国与德隆系有个共同之处,便是资金需求可以通过或者借助内部担保或者质押等形式筹集。

完全瓦解的格林柯尔系

顾雏军,在短短五年的时间中,缔造了庞大的产业帝国,横跨白色家电、汽车制造等领域,其炫耀夺目的资本运作技巧让人们惊叹之余,不禁要问,他到底是产业英雄,还是一个资本投机者?

2001年,顾雏军控股的顺德格林柯尔公司斥资5.6亿元,收购了时为中国冰箱产业四巨头之一的广东科龙电器20.6%的股权。2003年5月,顺德格林柯尔又以2.07亿元收购了当时国内另一冰箱产业巨头美菱电器20.03%的股权,顾雏军离其“冰箱大王”的梦想又进了一步。

2003年12月,新设立的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斥资4.18亿元,收购亚星客车60.67%股权。2004年4月,收购势头势如破竹的格林柯尔又下一城,借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1.01亿元的价格入主ST襄轴。此时,顾雏军已拥有4家A股上市公司和1家香港上市公司,格林柯尔系已悄然成形。

2007年5月18日,格林柯尔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正式在香港退市。2008年,顾雏军因虚假注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挪用资金等罪名,一审获判有期徒刑十年。鼎盛一时的格林柯尔系完全瓦解,被称为“资本玩家”的顾雏军,其资产随同产业幻梦一起灰飞烟灭。

拆东墙补西墙的中技系

从“黄金时代”到“劣迹斑斑”,中技系用了十二年。中技系的根基为深圳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技实业”),成立于1996年4月,董事长为成清波,注册资本从起初的100万元升至后来的5.07亿元。

首个被中技系揽入手的上市公司是ST成城。2002年到2013年,中技实业以9257万元获得物华股份21.57%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2007年上述股权接触限制后,成清波通过抛售3000万股套现2.5亿元。

目前,中技实业以8.99%的股权比例为第一大股东。2006年8月,中技实业以4186万元现金及承担8.46亿债务的代价从广东罗定市政府手中收购到罗定—春湾铁路产权,短短3个月后,中技实业又以4.11亿元的价格收购中技铁路旗下的罗定铁路59%股权售予*ST国恒,净赚3.86亿元。

中技系出现问题的原因就是它民间资金走得特别近,资金成本高,高负债和流动率不足导致现金流紧张、还不上债,而加速地扩张、高成本消耗净资产导致了这样一个结果。

除了民间资金外,中技实业通过拿到上市公司平台融资有两个优势,第一是本身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来套现,方便资本运作,第二,他们通过上市公司这个渠道有条件去对接一些主流的金融机构以方便融资。但是拆东墙补西墙,最终连累到旗下多家上市公司。

原有“四朵金花”的华源系

与德隆系类似,华源系同样依靠一系列并购迅速成长为庞然大物。由于缺乏实业支撑,靠搭积木式并购获取的规模扩张,并没有给企业带来真实的业绩提升。

ST源药、ST源发、ST华源和ST凯马B——华源系原本风光体面的“四朵金花”,已经“携手”迈入“ST军团”。为继续留在资本市场,华源系旗下的上市公司,不得不各自寻找自己的出路。最终*ST华源于2008年5月15日被暂停上市。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