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案再审 云南政法系地震 水还很深?(图)


孙小果案被指水还很深。
孙小果案被指水还很深。(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9年7月28日讯】曾被判死刑但被免死,直至最近涉黑被抓的云南昆明恶霸孙小果案有最新进展。孙小果案将启动再审。日前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高院原副厅级专审委委员田波、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涉该案被查。尽管如此,孙小果案被指水还很深。

孙小果案将再审 云南政法系地震

据中纪委官网7月26日消息,罗正云、田波和杨劲松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65岁的罗正云曾任武警云南省边防总队副总队长等职;2001年4月至2004年8月,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副书记、政委;2004年9月,调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2010年4月,任云南省司法厅正厅级巡视员;2012年5月退休。

田波现年65岁,1998年9月至2001年9月任云南高院刑一庭副庭长(正处级),2001年9月至2008年9月任立案庭庭长,2008年9月至2014年6月任副厅级专职审委会委员,2014年6月退休。

杨劲松现年41岁,长期在昆明警界任职,2008年7月至2017年4月任昆明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副局长;2017年4月至今任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副总队长。

据云南省扫黑办26日通报,在孙小果案2007年再审中,受其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请托,云南高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田波涉嫌受贿等,2人分别于2019年5月、6月被采取留置措施。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副总队长杨劲松也因涉嫌孙小果案,于2019年6月也被采取留置措施。

在孙小果服刑期间,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原副巡视员刘思源,昆明市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原副庭长陈超,接受孙鹤予、李桥忠请托,为孙小果违规考核计分、评选所谓“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利用并非其发明的实用新型专利认定重大立功,违规帮助其减刑。日前,这4人也因涉嫌减刑、受贿等严重违纪行为,分别被采取留置措施。

由此,孙小果案被查涉案公职人员、重要关系人已增至20人。

另外,云南省扫黑办26日还公布,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将被启动再审。

云南高院再审决定书显示,1998年,昆明中院以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罪判处孙小果死刑;1999年,云南高院二审改判其死缓;2007年,云南高院再审改判其有期徒刑20年。

云南高院认为,2007年9月27日作出的审判确有错误,应当予以再审,并在再审过程中对该院1999年3月9日所作的刑事判决一并审查。

孙小果案水太深

据此前媒体报导,20多年前,在昆明有个夜场大名鼎鼎的恶霸孙小果。1994年10月,在武警学校就读的孙小果,带人在大街上闲逛,竟然强行将两个少女拉到车上,拽到野地进行轮奸。按照国家法律,二人以上轮奸,最少应当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但是,孙小果的户籍年龄由19岁改为17岁,摇身一变,成了未成年人,只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1995年孙小果保外就医。

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法院判处死刑。

诡异的是,孙小果在狱中因发明国家专利,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按照中共最高法院规定,对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经过一次或几次减刑后,其实际执行的刑期,不得少于十二年(不含死刑缓期执行的二年)。

但孙小果经多次减刑后2010年4月11日刑满释放,实际服刑仅十二年零五个月。之后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经营酒吧等生意,成为昆明夜场上人尽皆知的“大李总”。孙小果先后担任云南咪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股东,以及原昆明昆都M2酒吧等多家酒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2018年7月21日晚,孙小果与手下在昆明市官渡区的KTV对王某涛等人进行殴打,致其重伤二级,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孙小果被立案侦查后,被发现其曾是死囚;其刑满释放后还与其团伙成员先后涉及聚众斗殴、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黑恶犯罪。

2019年3月,孙小果被逮捕。“死囚犯”孙小果“复活”成为夜场大佬的消息引爆舆论。

迫于舆论压力,中共云南省扫黑办5月28日公布了孙小果的父母家庭情况的信息等。据称,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警察。继父李桥忠曾任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副局长,1998年因插手孙小果强奸案被处分,2004年转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而孙小果的生父陈某是昆明市某单位职工,2016年8月20日去世。

不过,陆媒《南方周末》5月曾引用多个信源报导称,“仅以孙小果继父和生母的职务背景,是难以做到让当时的昆明市公安局都不敢办孙小果的”。

有消息说,孙小果的生父是驻云南的中共原14集团军40师政委陈培忠,爷爷是中共昆明军区原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陈家贵。而孙小果的姥爷是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的孙雨亭;大舅是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孙大虹;小舅是现任云南省人大财经委员会主任孙小虹等。

云南省扫黑办26日的通报则声称,网络上有关孙小果家庭背景的传闻,与当局掌握的孙小果家庭实际情况不符;并强调涉案的政法系统官员是受孙鹤予、李桥忠的请托而为。

但许多网民对云南官方的解释并不相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