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 万千人群中找出记忆中嫌疑人的脸(组图)


最强大脑,万千人群中找出记忆中嫌疑人的脸
最强大脑,万千人群中找出记忆中嫌疑人的脸。(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14年1月,东伦敦的警局里,警察接到一桩突发案件报警:一个17岁的男孩被人发现瘫倒在路上,胸部有刺伤,看起来像是被人刺伤的,被发现时已经来不及抢救了。

由于案发当时没有目击证人,警察只能从路边监控中寻找刺伤这个男孩的嫌疑人

监控中,警察找到了三个穿着运动服、追逐被害人的嫌犯。但是由于监控比较模糊,这三个嫌犯的身份到底是谁,一时间很难查出来。

调查小组意识到难题后,决定打电话求助局里的另一名警员,Gary Collins。

Collins是个48岁的警员,已经当了21年的警官。过去多年来,他一直在针对街头帮派的警组里,但也经常会被调派到其他警组支援工作,原因就是他拥有一项“超能力”:对人脸的超强记忆和识别能力。

Collins接到求助电话后,穿着便服来到了市政厅附近的一个工作大楼里。调查17岁男孩遇刺一案的专员们向Collins展示了他们目前掌握的监控资料:拍到了嫌犯的一部分脸,但光线很差,人脸模糊不清,多多少少能看到一点轮廓。

Collins仔细研究了这段视频后,脑海中渐渐有了其中两名嫌犯的具体面部特征,并从记忆中搜寻出了这两个人:他在警局数据库里见过这两人,还能记起他们的名字!

只是第三个人实在太模糊,Collins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见过他,所以需要多一点时间回想。

接下来的几天里,Collins的大脑就像电脑在搜索资料一样,一直在检索那第三个嫌犯的相关信息。

直到周末,他在刷手机时无意间看到了一段说唱视频,脑海里那第三个嫌犯的脸,突然就和视频中那个说唱歌手的脸重叠在一起了!

周一他回到警局时,终于向专案小组提供了第三个嫌犯的名字。

检索名字比检索模糊的图片容易的多。调查人员们根据Collins提供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那三名男子。

经过一系列问询、调查,这三名男子确实就是刺杀17岁男孩的凶手。经他们供认,与他们一起作案的还有一名没有被监控拍到的女性。

2015年8月,法庭上四名嫌犯均接受了审判,都因涉嫌谋杀而被定罪,被判处12-18年有期徒刑。

这个案件之所以能那么迅速地破案,与Collins这个调查组外的警员助力密切相关。但无论是Collins还是警局的其他同事,似乎都没有对此特别惊讶,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里,Collins已经多次运用自己的特别能力帮助警方破案了。

他的大脑对人脸的识别能力,可以说比现在警局拥有的最专业的人脸识别智能软件都更加迅速、准确。

1995年加入警局后,Collins就意识到自己的优势:“我非常善于识别人脸,在警局看过一遍墙上的嫌犯照片后,出去巡逻时,常常能很快地指出:就是那个人!而且,只要我见过一次,不过间隔多少年,再见到时我都能认出来。”

这项天赋技能,在2011年伦敦骚乱中变得特别有用。

骚乱发生时,Collins其实并不在现场,他也是通过电视直播看到了事情发生的一部分:镜头捕捉到的参与骚乱的一些人的正脸、侧脸。

最后在警方调查时,Collins靠着自己的记忆力,在6个月的调查时间里,回想并识别出了参与骚乱的190人。

据说,这些参与暴乱的嫌犯们,绝大部分在法庭上看到出席作证的Collins时都是一脸目瞪口呆。

“这人是谁?我见过他吗?他怎么会认识我??”

其实,这190人中90%以上都和Collins是陌生人,完全没有任何私交。但仅仅是通过在电视上的一瞥,Collins的大脑就永远地储存下了他们的脸,不管隔多久,都能用来和数据库中的信息进行比对。

也是在这一起事件中,Collins令人瞩目的表现让苏格兰场的高层注意到了Collins和他的天分,并意识到他的能力对于警队的可贵。于是,警方开始将已有的学术研究,带入警队的实践中来。

最强大脑,万千人群中找出记忆中嫌疑人的脸。
最强大脑,万千人群中找出记忆中嫌疑人的脸。(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根据心理学的研究,一个人一辈子平均能记住5000张脸,但记住不代表“想得起”,个人和个人之间的差距非常大,对已有的记忆的提取、再现能力也各不相同。

有的人脸盲,有的人过目不忘,似乎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但2009年时,哈佛大学的心理学家针对这种“对人脸过目不忘的能力”,进行了一项深入的研究。

通过测试四名具有超强的人脸识别能力的志愿者后,他们提出了一个概念:有一部分人的确具有超出常人的人脸记忆和识别能力,能够对见过的人过目不忘,不是普通的“记性好一点”就能形容的了。

学者把他们称为超级识别者。

随后几年里,相关的研究越来越多,学者们估计,全世界只有不到2%的人有这样的能力。这种人脸识别能力似乎是一种天赋,不是可以通过练习就学会的,有可能会在父母子女之间遗传。

比如,同样作为具有超级人脸识别能力的军官Andy,直到被警队表彰前都没有觉得自己的能力有多么异于常人:小时候一家人看电视时,Andy能记住所有出现过的、像是背景板一样的配角演员的名字,他的父母也不以为奇,因为他的爸爸妈妈都和他一样,能做到对人脸过目不忘。

他们以为这是大家都有的技能,只是有的人记得清楚一点,有的人记得模糊一点。

但到了警局后,Andy在2012年到2017年间,通过对比监控画面和警察数据库上的照片,锁定了超过1000名犯罪嫌疑人——其他同事20年里能锁定30人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就算是在人工智能筛选信息的时代,这种能力也很珍贵。比如这些超级人脸识别者们很多都能分辨数百张婴儿的脸,还能将他们的脸与成年后的脸联系起来。这种推演能力在识别儿童性犯罪、暴力犯罪中非常重要,填补了一块目前电脑可能无法完成的空缺。

所以,随着研究增多,越来越多像Collins这样的人的能力被发掘和认可,伦敦警局最终在2015年组建了一个史无前例的特别组织:The Super Recogniser Unit超级识别小组!

这个小组最开始只有6名正式编制人员的小组,在之后一年的成绩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光是从成立到2016年中一年多的时间里,这6个人就通过比对监控录像和警局数据库、媒体等信息,确认了近2500人名案件相关人员的身份,占到当年伦敦大都会嫌犯人脸和身份锁定总数的近四分之一。

而另外的那四分之三,是靠着各地区3.2万名其他警官完成的!

这样高的效率简直震惊了所有警界同仁,甚至连德国警局都曾经向这个特别小组求助,希望能派遣他们来参加调查当年让警方头疼的大规模公众袭击事件。

这个特别小组很快引起了关注,人们纷纷猜测他们是像电影里的超级天才那样的人。但仔细了解后,发现大家在进入小组之前都是社会中非常平凡的一员,甚至是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自己的天赋。

比如39岁的军官Carla Snook。她也是从小就对人脸过目不忘,对学校里的每个人,度假时在海边遇到的每一张脸,甚至是在机场、车站匆匆一瞥的行人,都能牢牢记住。乃至于她偶尔对妈妈们说出“这个人我们曾经在某某海滩上遇到过!”这样的话时,父母都觉得她疯了。

不过,Snook成年后证明了自己没疯,而是天赋异禀。当她加入警局时,会经常翻看一些刊登有各种身份不明的嫌疑人照片的杂志,时不时地就能有点新发现,告诉警局同事领导:“这个人不就是某某某吗,我曾经在某地见过他!”

她对人脸的记忆力,对于警局迅速破案助力不小。所以当听到苏格兰场要建立一个特别的人脸识别小组后,Snook被推荐进入了。

终于,在找对了自己的位置后,如今的Snook和其他五名超级人脸识别者同事一样,对工作充满了干劲:用自己所长行正义之事,对社会有益的同时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但是,即便这些人对人脸过目不忘的能力非凡,也不代表他们从不出错。

他们可能会连续数小时地观看各地的监控,以图能够找到画面中一闪而过的嫌犯的身影,随后给警方进行调查提供进一步的线索;他们也有可能在看到某一张脸后,再次遇到时想起这张脸是曾经看过的嫌犯的脸,从而协助警方控制和追捕。

但他们不是超人,所以他们对人脸的识别和推测,到目前为止基本上只能用作调查线索而非证据。

对于这一点,组建超级人脸识别小组的伦敦警局领导Neville表示,超级人脸识别能力的相关研究,在警局里应该纳入法医学的范畴内,因为从数据来看,这些信息已经变得像是法医程序一样可靠。

正规的警局体制尚未完全接受这种超级人脸识别能力时,Neville和一群民间超级人脸识别者,在2018年建立了一个私人组织:Super Recognisers International,国际超级识别者。

加入这个组织的人来自社会的各行各业:有乐队鼓手、汽车推销员、私人客户经理等等,他们有时候会接到一些商业委讬,帮助调查一些私人案件。有时候也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向警方提供线索。

就目前情况来看,让他们这样的“人工识别能力”作为证据得到法律上的认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已有的这几个警员组员身上的担子,依然很重。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越来越多曾经被看成“正常”的个人特质,被研究证明为一种天赋。只要找对了位置有空间发挥,原本平凡的人也能变成“非凡的天才”。也是一件让人期待的事情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