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谁 把香港警察放到市民的对立面?(图)

2019-08-12 07:32 作者: 陈小柏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8月11日,香港尖沙嘴,警察毆打示威者(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8月12日讯】都说林郑政府玩死警队。

如此理亏,还要警察天天开记者招待会,结果呢?

有没有用过期催泪弹?没有回答。

为什么街坊在公园散步会被警察打到头破血流?没有回答。

用证物作雷射“枪”示范是否妨碍司法公正?没有回答。

为什么元朗被捕人士只是被控非法集结,是否双重标准?没有回答。

为什么北角有白衣人手持铁通甚至利刀打人,警察三小时后才到场?没有回答。

其实街坊就住在当区,究竟警察想驱散他们到那里?没有回答。

⋯⋯

江永祥等人,挨了十多二十年,位至警司、高级警司,平时在自己环头好歹都是个小头目,下属前呼后拥的。这两个多月来警队中有人做了多少不能见光的勾当,又有几多前线已经做到情绪失控、对普通市民使用过分武力,局内人自当心照不宣。无论口才有多好,也无法把黑说成白。没有回答也是一种回答喔!现在日日开直播记者招待会被记者审返转头然后败走,被家人、朋友、旧同学看到,真是情何以堪。江Sir每日开完记者招待会应该都几乎崩溃,然后想起明天、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还有无间地狱一样的记者招待会,心里头应该很想罢工。

这样的决策,难道真是没有问题?

前两天网上流传一篇自称是警司写的文章,申诉警察这两个月来有多辛苦,工作时间长、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上洗手间、休息时间睡在地上、因为集体睡觉、集体吃饭、卫生环境恶劣,警总爆发手足口病。这么仆心仆命,撰文的警司说不明白为何全世界还要围攻他们。

警察的苦况,是不必要的。

假如612当日政府不是企图要清场,要立法会不理市民反对强行通过逃犯条例,让警队不惜使用过分武力,发射催泪弹险酿人踩人意外、发射橡胶子弹把教师射得半盲,何来铺天盖地的民怨?假如当时政府就答应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事情在六月已经可以告一段落,何来一波接一波的示威?假如没有发生721元朗无差别恐怖袭击,警黑勾结昭然若揭,何来本来“深蓝”的市民(和肥妈)都开始怀疑自己、而穿拖鞋短裤的街坊吃着宵夜,都可以秒速进入状态变成逆权公民?

警察部今年的开支超过二百亿元,人手编制三万,武器精良,单是枪械种类就叫人目不暇给,仓库里更加有用之不竭的过期和未过期催泪弹,以土豪挥霍style一天放1000个都面不改容。

当由清洁工到香港的最大商会都同你讲五大诉求,然后林郑走去探访街市以证明自己励精图治,你就明白这位特首有多荒谬。当政府把市民都看成敌人,政治问题要警察当成治安问题解决,然后引火自焚,牵涉到本地、甚至内地的社团来群众斗群众,除了警队清誉尽丧,体力、情绪崩溃,香港治安恶化,还可能有什么结局?

笔者好几年前曾经因为天雨路滑在高速公路遇上轻微交通意外,涉事的两架车就停在快线上,身旁车辆不断高速驶过,好不惊险,直至交通警到达,把我们带到安全地点,心才定下来。近来不断看到愈演愈烈的警民冲突,我常常想起这件已经遗忘的小事,很挂念当年很有礼貌,让我很安心的警察先生。

究竟是谁,把你们放到市民的对立面?

原文链接:林郑送给警察的无间地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