姻缘前生定 古代有这样一段奇妙姻缘(五)(图)

2019-08-19 09:53 作者: 金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老父思虑再三拿定主意劝彩凤道:我给你指条生路。只是难了些。
老父思虑再三拿定主意劝彩凤道:我给你指条生路。只是难了些。(绘图:志清/看中国)

大福从那日在庙会见到早生和彩凤后,整天魂不守舍,逢人便讲早生本该是他的媳妇。狐朋狗友中有好事者,撺掇他说:“既如此,不如告官,也有个了断。”

大福听人怂恿,真的到县衙击鼓喊冤。这县官本是刚刚接替早生叔叔的新任。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正想找事由纠正前任的种种不是,所以对此案尤为用心。既然缺失换贴物证,索性请人证来,无非是大福的爹娘,还有一个是早生满月那天,抬着贺礼和两千文钱的脚夫。这边因玉哥在外未归,又是官宦人家,所以女眷不宜到庭,只请玉哥的老父到堂,在堂侧设一座位,坐着回话。老父如何能知此事原委,连早生也毫不知情。不消半个时辰,那县官就下了判决,判曰:既为不知,便可不怪。但玉哥占人妻子不可不罚。考虑早生已与玉哥生下两女,不能再到徐家为妇,着彩凤顶替主母,判给徐大福作妾。须在三日之内,两家完成交割复命。

老父听此判决大怒,和县官据理力争,无奈县官高叫退堂,再三不与理会。气得老人家一步三摇,踉踉跄跄进了家门,连声叫苦不迭。一家人正集在厅前等候消息,老父这般一说,彩凤当场便昏了过去,早生吓得哭叫不停,彩凤方得慢慢转醒过来。全家人一时没了主意,上上下下乱成一团。

第二天辰时刚过,徐家就派人来催,老父只用软语搪塞,推说彩凤身子不爽,须调理两日方能出门。彩凤哭了一夜,不吃不喝,已有求死之心。直把早生急得须臾不敢离开半步。老父也一夜未曾合眼,思虑再三拿定主意劝彩凤道:“你尽管放心吃喝,将养好身子,若真不想去徐家,我给你指条生路。只是难了些。”

彩凤听说,爬起身来给老父跪下道:“我已是你家之人,要出这个门,除非抬出一个没气的。”

老父叫早生将门窗关严,低声说道:“要想不称那畜生意,三十六计,走为上。”

彩凤急问道:“走哪里去?”老父道:“明日寅时天将晓时,将你乔装成男子,你可赶到京城去寻玉哥,也许能脱此大难。”

彩凤道:“我若走了,官司找您老要人,如何应对?”

老父说道:“你自逃命,我自有道理,一路千万仔细,莫要露出痕迹。”

彩凤听老父说的坚决,果然心中宽慰许多,勉强吃了一碗饭,早生催她先行睡下,养好精神,明日也好赶路。好不容易挨到傍晚,大家吃过饭,老父已将一身行头及干粮银两准备齐全。招呼彩凤到身边,将玉哥在京城寄宿人家的地址反复叮咛于她。又唤过老家人杨全,这杨全是老父在京城为官时的家人,老父辞官回乡后,身边只留下他和张干娘,一个照顾内室,一个照看外宅,最是忠心耿耿。叫彩凤拣那平日时常穿的衣服鞋袜交于杨全,只等送彩凤出村,将这些物件丢进村西河里。又吩咐杨全明日清晨须如此如此,那杨全一一领会不题。

鸡叫头遍时,彩凤换上男装,果然是进京考试的书生模样,只带一个小书箱,里面装些衣物干粮之类。彩凤拜过爹娘,又给早生跪下,两个抱头痛哭。杨全催促道:“趁天未明,赶紧走路是正经,别要撞见管事之人。”两人这才松开,彩凤一步三回头,哭着去了。

不说彩凤跌跌撞撞出村,那杨全送彩凤回来时天刚刚有些放亮。又过一柱香的功夫,杨全和张干娘将大门打开,各奔东西方向沿街大声呼唤彩凤的名字。左右邻舍听得真切,也都出来询问究竟,听说彩凤半夜走失,也都帮助一起呼喊。后来还是杨全在河边发现彩凤遗下的衣裙,便说是投河自尽,于是又张罗找船打捞,闹得全村沸沸扬扬。

一时有好心人赶到县衙报官。县官听后颇觉可疑,派捕快火速赶至现场。只见小河边挤满了大呼小叫的村民,有好几只船在河中驶来驶去。捕快心中明白这玉哥一家在此地声誉极好,百姓对县官审案心存不满,人人都知此事定有蹊跷,也帮着假戏真作,虚张声势。何况这捕快和早生的叔叔也是多年好友,巴不得做个顺水人情,便回衙回禀县官道:“虽未捞得尸身,但一时想不开,很有可能自尽。”

县官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否则便是犯科。”

捕快道:“一个弱女子,如不能潜藏在家,你叫她到哪里去?”

县官道:“你要仔细寻访,有线索速来报知本县。”捕快明白这又是一件无头公案,徐大福纵然千急万急,见不到彩凤,急也没用。(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