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张旗鼓建设深圳 中国还需要香港吗?(图)

时事大家谈:大张旗鼓建设深圳,中国还需要香港吗?

2019-08-23 06:59 作者: 郑裕文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有分析认为,反送中无法平息,北京有意以深圳取代香港。(公用领域:Pixabay/CCO)

【看中国2019年8月23日讯】香港反送中持续两个多月,就在各界猜测北京会如何出手干预时,中共国务院高调宣布,在紧邻香港的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扩大金融开放度,建立教育、医疗、科技创新中心。

有分析认为,反送中无法平息,北京有意以深圳取代香港。但也有评论指出,一个没有法治、没有人权的内陆城市是无法与香港竞争的。

到底北京的意图何在?深圳示范区要示范给谁看?香港对中国是否依然重要?

嘉宾:中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平论》主持横河;独立时评人、执业律师桑普

8月18日就在香港170万人走上街头时,北京宣布建设深圳,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尽管中共国务院声明强调,早在去年1月就已经展开规划,但很多评论都认为,深圳示范区就是针对香港而来,北京打的是什么主意?

桑普说这个规划只有姿态没有实际。姿态是做给美国和中国内地人民看的:告诉美国,我们可以在深圳建设一个与香港等量齐观的金融中心;告诉内地人民深圳可以取代香港,我们不怕;告诉香港,就算没有香港,中国也能站起来,也会有金融中心。

作为香港人,桑普认为这很可笑,什么叫金融中心,什么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中国社会主义70年,到现在才有一个“先行示范区”来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表述就很可笑。而且,金融领域中心的关键词是自由,要有自由的外汇、自由的资本流动等等。

第一,深圳的股票用美元计价吗?第二个,有英语的金融人才吗?第三,有英美法系的公平审判的法律体系和审判制度吗?这些都没有。除此,中国有熔断机制,这种管控在金融市场是不可行的。所以只有姿态没有实际。

中国央视主播星期一在节目中说,“深圳喝上了‘头啖汤’(粤语:第一口汤)。无疑,这一定位给深圳带来了巨大机会……这是又一次的闯关升级……机会不是给谁谁就能接得住的。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机会对有准备、敢闯敢干的人‘一往情深’。”为什么是深圳,什么是示范区,示范给谁看?

横河说深圳示范区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香港反送中抗议活动,在这之前,中共在天津、上海、深圳搞了不少试点,但是都不了了之。最有名的半途而废就是雄安新区。先行示范区说了八条,与经济建设有关的只有一个大湾区建设和建成金融中心,这点和香港也有关系。

中共有个特点,当一个重大事件发生以后,他们不会认错,也不会就事论事,但是他们会在广义的范围内做另外一些调整,尽量设法避免同类事件再次发生。大湾区建设就是从另一个角度把深圳和香港连接起来,香港的重要性降低,减少这种抗议再次发生的可能性。

北京是否可能在香港回归50年后将香港与深圳合并?亚洲时报文章《北京是否计划2047年前将香港深圳合并?》提到“观察人士认为,如果深圳的GDP可以在2030年达到香港的两倍,两地人民收入距离拉近,深圳提供更好的就业,住房和生活补助,而香港持续受到民生问题困扰,那么2047年香港与深圳合并将是一个自然的答案。”北京是否可能在香港回归50年后,将其与深圳合并?

桑普说北京可能存在这种想法。侠客岛一篇文章提到希望香港二次回归,北京认为1997年的回归没有真正回归,要让香港完全和国内接轨。要让香港和深圳同城化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可以与深圳并驾齐驱。但是如果真的这样了,对香港是一个巨大灾难,这也是为什么这次这么多人走上街头。中国对香港是暂时退却,一国一制并非不可能。所以香港人要坚持抗争。

也有人认为香港人把香港看得太重要了。所以,香港到底有没有这么重要,香港具有什么不可替代性?

桑普说当然世界上没有一个东西是完全不可替代的,但是有相对的不可替代性。香港的地位是属于全球商业、贸易、货运、金融、情报信息的集散地。香港的特殊地位没有制度性的确保的话,全世界都会震动。

8月15日和18日特朗普呼吁妥善处理香港问题,就说明香港的重要性。中国也不会轻易放弃香港,香港上市的股票有七成是中资的,也是很多党官、军企套现的地方,不过香港变臭港,也会堵塞中共自己的官员和企业,他们没有办法继续融资。

北京是否会投鼠忌器?

横河说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对北京统治集团来说,非常重要,这些资本和权贵有关。现在美国在清理中国资本在美上市,香港就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洗钱中心。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也许香港没有那么重要。

另外,不失去就不会知道会有多少损失。比如之前我们说不吃美国猪肉,结果谁想到俄罗斯的猪肉有猪瘟?北京对于这一点也很清楚,很多后果是想像不到的。北京现在把香港作为一张牌,但是美国不同,他们把贸易作为一张牌,他们的说法是香港问题不好好解决,就没有贸易谈判,就在价值观问题上站队了。

《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说,“香港之所以是香港是与国际文明社会接轨分不开的,是与回归后一国两制分不开的。如果说深圳要代替香港这里有一个背律,要么深圳也与国际文明社会接轨也实行一国两制。如果这样就无需深圳代替香港了。如果深圳还是专制政治,还是与国际文明相左,那么深圳也变不了香港。最好的方式是中国都变成香港。”

桑普说让中国任何一个城市变成香港,需要制度和文化,两者缺一不可。香港崇尚的起码要遵纪守法,这个在中国看来是洪水猛兽。现在深圳被看作是大陆最发达的城市,但是仍旧消息封锁,崇尚党媒。他们只看到“暴徒”,但是他们口中的暴徒是如何出现的?为什么“暴徒”被警察打伤后还不离开?

另外,经济强不代表不倒台,满清二三百年的历史,GDP最高的时候是1911年。关于这一点,中国和苏联都有很好的例子。香港人现在做的就是在为自己和下一代争取自由和人权。

横河说北京所做的规划体现了计划经济的思维方式,北京又想见一个大而全的城市。但是这些不是规划的,很大程度上是自然形成的。香港之所以成为金融中心而不是制造业中心,是有原因的,不是计划经济的力量可以改变的。

计划城市的典型是首都。所以深圳的这个计划本来就很难实现,计划经济有很多盲目性。当然香港发展到现在也有很多世界上的政策优惠,比如原来的英国法制和自由,以及97年之后保持的与各国优惠的税务。

深圳和大陆其他地方一样有着党文化,为什么能成为样板城市?是因为税务、商业、工业上的各种优惠政策。现在给的是政治优惠。如果将来中国真的放弃政治优惠,走民主化道路了,那也不需要深圳了。

路透社星期三报导,阿里巴巴决定暂停在香港证交所上市的计划,这项上市计划原本预期募资金额达到150亿美元。媒体报导,阿里巴巴喊停的决定是担心惹怒北京。上个月全球最大的啤酒酿造商百威英博公司也宣布暂停在香港上市的计划。这对香港经商情势可能带来冲击吗?

桑普说很多人关心股票市场涨跌,但是股票涨跌和实体经济没有太大关系,股票市场不会带动就业,只是个圈钱的场所。所以这些公司来香港上市只是来圈钱。真的冲击到香港经济的是实体经济,比如赴港游客变少了。其他的民生没有太大叨扰。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的集资本来就有很大争议,同股不同权的上市本来就备受争议。

北京是否想把深圳示范区做平和的解决方案,放弃了天安门式的解决方案?未来反送中还可能面临什么挑战?

横河说北京提出的深圳计划是长远计划,这和短期香港反送中的抗议趋势没有关系。香港人争取自由权利不会轻易放弃。北京确实处在困难境地,投鼠忌器。从整体来说,北京有两个可能性:一个是在十一之前必须解决,第二个就是拖到十一之后解决。

这两个可能性都是为了保证十一平稳。北京至今没有对港人的五大诉求拿出一个方案。港人的诉求目前很难预测,香港运动自己有了生命,可以自我调整策略。

桑普说反送中的局势会继续下去,有人说因为有十一,所以九月是香港人的截止日期。但是香港人不会把这个说法放在眼里。接下来有几个活动。明天香港举办“香港之路”人链活动,学习的是89年波罗的海人链求自由事件。第二个是831的游行,民阵正在申请许可。五年前就是在8月31日发生的真普选抗议活动。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8月22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You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iFutwTNNaM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