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录片遭打压 台湾成重要的自由阵地(组图)


纪录片《上访》花了12年以各种方式纪录上访者,呈现了中国真实的现象。
纪录片《上访》花了12年以各种方式纪录上访者,呈现了中国真实的现象。(图片来源:视频撷图)

在中国,独立拍摄的纪录片不为票房,为的是发声。随着网络言论控管变严、独立电影节被打压消失,有大陆导演认为,台湾和香港作为相关作品放映、出版的空间,地位愈形重要。

来自中国湖南、目前移居香港的纪录片导演闻海(本名黄文海)8月底在台北演讲,介绍“作为见证与抗争的中国独立纪录片”。以他的研究、观察和亲身经历,说明中国独立纪录片的发展过程及近年的低潮。

所谓独立纪录片,指主要靠一己之力、没有体制和机构资源支持的纪录片拍摄。

闻海认为,一直要到1990年代末期,随着价格较亲民的数位摄影机问世,以及盗版艺术电影普及带来的“拍片教育”,加上2001年出现本土独立电影节,建立了突破官方审查的播映平台,中国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纪录片导演。

胡杰被视为具里程碑意义的人物。1999年,他为了摆脱官方施压而决定从任职的官媒新华社辞职,专心拍摄官方视为禁忌人物的林昭事迹。闻海表示,这对中国的独立导演迈出很大的一步,他们不再脚踏两条船,拍摄意识也更加自由、不自我审查。

此外,赵亮的《上访》花了12年以各种方式纪录上访者、胡佳的《自由城的囚徒》用摄影机反拍监控他的警察,这些勇敢挑战禁忌的做法,带给不少人启发,带动了普通民众在新闻现场拿起手机、DV拍摄影片并在网上传播的热情。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闻海(黄文海)的作品影展“在流放地的影像”自8月底至9月7日在光点台北播放。他8月底演讲介绍中国独立纪录片的发展,并接受采访。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闻海(黄文海)的作品影展“在流放地的影像”自8月底至9月7日在光点台北播放。他8月底演讲介绍中国独立纪录片的发展,并接受采访。(图片来源:中央社记者张淑伶摄) 

台湾是华语世界最重要的出版自由阵地

自2014年起,中国开始加强控管民间社团组织和自办活动,在大陆人心目中较重要的3大独立电影节都已不能再办,独立导演转入地下化。

闻海说,中国缺乏民间社会,政府管控要松就松、要紧就紧,这样的环境也是造成青年独立纪录片导演人才断层的原因之一。

在他看来,一个社会拥有自由、民主、公共的平台非常重要,应该要把看电影的选择权还给人民。

当前中国不具备这样的空间,台港就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2017、2018年闻海在香港办了放映中国独立纪录片的“决绝” 影展,今年8月底至9月7日在台北举行的“在流放地的影像”纪录片展,则播放了他的7部作品,涵盖信徒、工人、流亡者等不同群体。

闻海在香港大学新闻与传媒研究中心资助下, 著有“放逐的凝视-见证中国独立纪录片”一书,但2015年香港爆发铜锣湾书店事件后,香港出版界自我审查严重,经过考量,他选择2016年在台湾出版此书。闻海强调,台湾是华语世界最重要的出版自由阵地。

2013年,闻海移居香港,抱着学习的心态认识这个城市,没想到便遇上5年来香港社会两波抗争活动的洗礼。

2014年的“占中”期间,他曾在街头断断续续露宿过7个夜晚,即使未必同意抗者诉求,也要体验难得的抗争文化;今年的“反送中”运动,他更在年轻示威者迅速而无畏的设置路障行动中,感受到后生可畏。

从占中到反送中,闻海透露,他能够理解香港人的行动,“一个自由的人,把他往笼子里放,会是什么样子?”

不过,比起5年前,闻海明显感受到这次在街头拍摄游行抗争不易,经常要面对示威者仔细盘问、或被要求穿上代表媒体的背心,让不属于任何电视台的他感到作业困难。即使如此,2019年夏天的香港街头片段,未来仍很可能成为闻海影片中的一景。

原标题:中国独立纪录片转入地下化 台港成喘息空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