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美国工人为何拒绝工会(图)

《美国工厂》观后感(2)

2019-09-18 09:30 作者: 《上报》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通用汽车全球总部
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通用汽车全球总部。(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9月18日讯】中国劳工处境恶劣举世皆知,中外工会运动者都认为成立不受政府控制的工会是解困良方。但《美国工厂》让中国观众眼镜碎了一地,一家在美国无根的中国企业,却战败了在美国历史悠久、斗争经验丰富的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毫无疑问,这一结果就连中国政府也深感意外,自2000年-2016年,中国企业向美国直接投资超过1360亿美元,导致中国外汇储备迅速减少,颇令中国政府不喜,加之曹德旺赴美投资后发表言论,称美国投资环境优于中国,新华网曾于2016年6月刊载《“曹德旺们”在美国如何迈过劳工关系坎》,认为美国工会势力将使“曹德旺们”折戟沉沙。

《美国工厂》留下疑问:工会还代表工人利益吗?

《美国工厂》这部片子的中轴线就是工人-厂方-工会三方博弈关系。不少美国工人不满福耀美国的待遇与工作环境,UAW试图介入并在该厂成立工会,双方都对同一工人群体做过充分的舆论动员,邀请前工会成员与现工会成员现身说法,各陈利弊;俄亥俄州的美国政界加入这场论辩,公开表态支持或反对建立工会。UAW拥有地利与“政治正确”的优势;福耀美国行事则东西方手段并用:安插线人了解对方动态,请美国的反工会咨询机构为工人宣讲不设工会的好处,最后在美国劳资关系监察委员会的监督下投票,结果是868票反对,444票支持,UAW败北。

《美国工厂》没说透美国工会患上的“美国病”

《美国工厂》涉及美国工人拒绝工会这个重大话题,但却没说透美国工会患上的“美国病”:

1、美国工会的腐败伤害了自身

左派不愿意承认的现实:工人抵制工会,原因之一是工会的腐败。2017年11月9日福耀美国启动投票,但11月2日底特律新闻网发布有关UAW涉嫌贪腐的最新报导,称原先针对3名UAW官员和2名菲亚特・克莱斯勒行政人员的经济腐败调查,已经扩大到一名通用汽车董事会成员,以及由底特律三家车企共同资助的UAW训练中心。这个时间点对福耀美国厂方发动宣传攻势非常有利:11月6日,该厂总经理刘道川在一份声明中援引这一报导,呼吁工人“不要同全美汽车联合工会有任何关系,并在本周的选举中,强烈反对UAW”——这事儿,《美国工厂》一晃带过。

工会腐败不是孤例。专门研究美国工会的记者罗伯特.费奇(Robert Fitch)曾于2006年出版了《出卖团结:腐败如何毁害了劳工运动,削弱了美国的前程》(Solidarity for Sale:How Corruption Destroyed the Labor Movement and Undermined America's Promise),痛切批判美国工会的腐败。书中列举大量具体例证,历数从20世纪初开始,一直伴随着工会活动的敲诈、勒索、贿赂、内讧、出售就业机会、黑帮掌控、盗用福利基金。费奇指出,美国的工会没有能力组织大规模的抗争,不能在组织工人阶级中起作用,主要因为工会体制本身有三大症状:腐败、分裂、孱弱,即劳工活动分子所谓的"美国病"。在该书的第三部分"腐败的工会-当前的普查"中,费奇披露了纽约、芝加哥、洛杉矶等几大城市的工会腐败状况,例如芝加哥的黑帮掌控了“劳联”,1957年美国56个顶级黑帮头目在纽约州碰头时,其中22人是工会头头。劳工骑士团、劳联、产联、变革谋胜利等都是工会联合会,在它们名下是两万多个经费与活动相对独立的地方工会。很多地方工会的前身是行会,而行会或多或少与黑社会有联系,会员缴纳的会费带有保护费性质。在工会官员职业化后,他们的工资由工会发,而不是从企业老板支薪,工会官僚和腐败问题更趋普遍和严重。

工会腐败无疑是导致美国工会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但奥巴马是美国工会的盟友,当然会对此不予深究。

2、美国工会到底代表谁的利益?

按照传统工人运动理论,工会是代表底层广大劳工同资方抗争的组织。但在如今的美国,只有工会自己这么宣称。

首先,工会会员人数占美国劳工比例越来越低。

1950年代中期是美国工会的顶峰时期。1955年两大工会合并之后的劳联-产联有1 600万会员,约占当时美国工人总数的1/3,达到历史最高点,其中私营企业工人会员占40%。从1970年代开始,工会会员人数和工会组织数量都呈下降趋势。据美国劳动部“工会会员2018”(UNION MEMBERS—2018)显示,2018年,美国工会会员率为10.5%,与2017年相比,下降0.2个百分点。与1983年的工会会员率20.1%相比,降低了一半,不到1945年的三分之一。

第二,工会会员大多是纳税人供养的公共机构工作者。

据美国劳工部资料,工会成员约有33%是公共机构工作者,其中包括政府雇员、教师、消防员等,而企业员工在工会成员占比为6.7%。这一资料说明,蓝领工会衰落,白领工会成为美国工会运动的主流力量,这一特质决定了美国工会的施压方向。

目前,美国工会无力反抗工时的加长、劳动条件的恶化、工资的低落、资本的海外投机。在某些行业,比如餐饮业、成衣业、杂货店、旅馆业、肉类加工业等,工会工人的工资徘徊在法定最低工资水准上。工会成员集中的公有部门与大企业,工会会员的薪水和福利已经大幅高于美国雇员的平均水准,但工会还不断利用其力量索取更多的好处,招来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

近年来,美国多数政治评论家、分析家都把工会列为华盛顿利益集团俱乐部的重要成员。政治回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根据职业说客历年向国会提交的报表,制作一份每年更新的统计表,按游说费用由高而低排列。在Ranked Sectors(1998-2019)这个表上,工会排在第12位。《财富》杂志前些年每年评选25个最强大的院外游说集团,劳联-产联,全国教育工会,美国州县市政府雇员工会,卡车司机兄弟会这四个工会组织名列25强当中,其中有两个是公有部门员工工会。不得不说,近20年来,美国各级政府雇员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政府开支失去控制,公有部门的工会难辞其咎。

正因为美国工会为了保护会员既得利益而不惜损害经济发展、加重纳税人负担,终于导致劳工巨头(Big Labor)和资本巨头(Big Capital)一样,公众形象不佳。这次UAW在福耀办工会受阻,与其历史“业绩”有关:2009年通用汽车公司由于工会造成的高工资高福利(时薪加福利高达70美元),使其丧失了竞争力而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政府不得不用纳税人的钱紧急救援,UAW成了众矢之的。

工会“美国病”催生反工会咨询行业

不少研究者发现,工会的辉煌和突然衰落,是美国一个特有的现象,而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工会没能在政治领域,以及更广泛的范围内发挥影响力。这个说法有点偏颇,因为美国工会早就将自己绑在民主党的战车上,每次选举(无论是地方性选举还是全国大选),都会给民主党候选人捐献大量资金,工会成员都会投票给民主党。这种情况直到2016年才改变,这一年,工会官员仍然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党,但工人却有不少投了川普(特朗普)的票,俄亥俄州就是这种情况。当工人服从工会投票给奥巴马时,美国媒体称其代表了弱势群体的利益,是弱势群体的希望;2016年大选,美国主流媒体对工人的评价是:支持川普的大多是蓝领,素质不高,是全球化进程中的失败者,希拉里甚至说“粗略估计,你可以将一半的川普支持者归类为我所说的‘一篮子可悲之人’”——有研究者早就指出,北欧各国的工会,很聪明地只与政府合作。

工会的美国病催生了“反工会咨询师”这一职业,不希望工会存在的公司,往往会雇佣这些咨询师到公司来给工人们开讲座,分析没有工会的好处,以及个人与公司劳资部门交涉能够改善福利待遇等。《美国工厂》里,福耀美国花百万美元聘请的劳资关系研究所/LRI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位于奥克拉荷马州的布罗肯阿罗,自我介绍以“规避工会”闻名。在新兴的科技公司,员工更习惯个人与劳资部门交涉。

如今的美国,工人运动、集体谈判和集体劳动关系法的共同没落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美国外部观察者喜欢用科技进步、经济结构转型和全球化这三大因素来概括西方国家工会走下坡路,但其实远远不能概括美国工会走下坡路的原因。本文只是根据《美国工厂》中的场景概括一些美国工会患上的“美国病”,美国本土的工会研究专著涉及的内容要广泛深刻得多。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连结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