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禁蒙面法》?港高官:不排除禁网(组图)


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后,许多港民担心港府将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举措;昨日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受访时就表示,现阶段考虑任何合法制止暴乱方法,并不排除未来会“禁网”限制通讯,显示港人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后,许多港民担心港府将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举措;昨日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受访时就表示,现阶段考虑任何合法制止暴乱方法,并不排除未来会“禁网”限制通讯,显示港人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19年10月8日讯】香港《禁蒙面法》生效后,许多港民担心港府将有更多限制人民自由的举措;昨日香港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受访时就表示,现阶段考虑任何合法制止暴乱方法,并不排除未来会“禁网”限制通讯,显示港人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综合报导,特首林郑月娥4日公布的《禁蒙面法》,被部分舆论视为香港成为极权社会的象征,因为开了先例,意味港府可根据局势随时“加辣”,所以此法一出顿时饱受各界批评,执业大律师也表示林郑此举违宪。(详报导:快讯:港府订立《禁蒙面法》 违者最高判1年林郑推《禁蒙面法》杜汶泽嘲:纯属搞笑小孩与父母一起上街 被港警呛非法集结)

林郑:不排除推出更多对策 叶国谦:可以“禁网

林郑曾强调,引用紧急法不等于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可是一旦暴力冲突升级,不排除会用《紧急法》为基础,推出更多对策。

叶国谦7日也在商台节目“在晴朗的一天出发”中呼应林郑的说法,当被问及如果示威者不收手,行政会议有何对策?是否包括禁网?

叶国谦回答说,现阶段港政会考虑采取任何合法手段,以达到止乱目的,若有必要,在未来也不排除会“禁网”。他强调,在《紧急法》当中,禁网是属于通讯范畴,“如果需要这样做,是可以去做”。

此外,先前已有许多市民表示不信任林郑成立的监警会,仍坚持港府须回应五大诉求的“独立调查委员”一事;然而,叶国谦被问及此事时却表示:“不相信成立就可以即时解决问题。”

美国国会议员齐发声谴责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以下皆音译)4日在推特上发文:“香港启动紧急法、禁止蒙面,并未回应民众的不满,只会加剧对言论自由的担忧。”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图片来源: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美国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也通过新闻发言人表示:“启用紧急情况规例管理条例来禁止蒙面是不切实际的,而且会激发更多动乱。抗议者戴面罩是由于警察使用催泪弹以及北京的人脸识别镜头。习近平在铸造的高科技警察国家会让每个人感到担忧。”

史密斯还认为,四个月的抗议之后,升级的暴力与压制性的立法不会是解决问题的答案,他将会继续呼吁港府寻求一个解决方案,回应和平示威者对于根本性的、民主权利的追求。

国际特赦:呼吁港府不要危害人权

国际特赦组织美国分会亚太事务的负责人法兰西斯科·班克思米(Francisco Bencosme)更认为,《禁蒙面法》侵犯人们普遍享有的表达自由和集会自由之国际标准。

法兰西斯科说:“人们带面具的唯一原因是因为香港警察制造的恐怖氛围、任意拘捕和监视、滥用催泪弹。政府使用紧急权力、加紧控制示威者的行为让人担忧。我们呼吁香港政府让局势降温,而不是采取措施来危害人权。”

针对一些民权组织提出港警也应禁止蒙面的要求,班克思米认为,关键问题是港警滥用职权、任意拘捕,港警不会任意拘捕不带面罩的港警,只会拘捕不带面罩的民众。

郑宇硕:启动《紧急法》非常危险

华人民主书院荣誉校长郑宇硕4日表示,“大家最担心的不是《禁蒙面法》,因为这法例本身影响还是有限的,大家最担心的是以《紧急法》的方式来实行《禁蒙面法》。你一启动《紧急法》就意味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政府拥有无限权力,不再受传统的制衡机制约束,这是非常危险的。”

他还说,欧美国家的《禁蒙面法》并非在紧急状态下制定,是仍然维持宪法的法律框架。

王浩贤:港府未汲取教训

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6日关注有不少人上街,明显市民不满政府绕过立法会,以紧急条例来订立新的刑事罪行,并批评政府没有汲取修例风波的教训。

王浩贤还认为目前冲突加剧,令人相当忧虑,担心暴力会进一步升级,导致人命伤亡。他批评港府是事件的“始作俑者”,用武力或“严刑峻法”处理争议,只会加剧社会矛盾,并促请当局应正视民间诉求。

王浩贤更呼吁各方克制,促请警员采取行动时须采取最低武力原则,又指责警方过去使用警棍时,很多都是攻击示威者头部,情况令人担心。

沈荣钦:大陆制度入港是大灾难

加拿大约克大学副教授沈荣钦7日在脸书上表示,2年前,多数台湾人感到大陆高速经济成长,因此他撰文分析为什么大陆金融体系能支撑高度经济成长,却会对香港造成灾难。令他觉得遗憾的是“我对林郑月娥的忧心不幸一语成谶”。

文中写道,林郑担任特首之前,香港已有雨伞运动,但是在经历大陆2015年经济下滑跟香港2016年景气低迷后,万万没料到林郑和北京政府竟变本加厉,也没想到港人会以大无畏的勇气、年青人写遗书上街头抗争,更没想到港府大量逮补13到18岁的青少年,控以暴动之罪,“几次令我泫然欲泣”。

沈荣钦也说,美中“金融战”已经是箭在弦上,尤其在大陆未来经济成长率将长期维持在3%、且房产泡沫与债务泡沫连动的情形之下,北京面对美国的压力无法寻求长期抗战,所以香港对北京愈加重要,“毁了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将加速北京在美中金融战上的败退。”

颜纯钩:港人从此与林郑、暴警势不两立

《禁蒙面法》硬推后,香港没有平静,反倒警民冲突升级。对此,曾担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和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的颜纯钩,表示他的看法,底下是其内容节录。

我问朋友:谁逼年轻勇武派走到今日的地步?他们都是香港社会培养起来的孩子,从来循规蹈纪,甚至可说从小到大娇生惯养,他们走到今天,已大大超越自己的生命极限,担惊受怕,又累又痛,还要顶住蓝丝亲友之精神压力,冒被捕坐牢甚至横死街头之风险,他们何苦来哉?

但是正如梁继平在七一立法会内说的:回不去了!是的,如果回去便是囚徒,就世世代代受到专制统治之苦,那不如就在当下决生死!

港人与林郑,与她那班手下庸官,与三万黑警,到今日已经势不两立:林郑生,港人死;港人生,林郑死,没有第二条路。中共想要解决香港问题,先解决了林郑,中共为了保林郑不惜踩死香港,香港死了,港人也是死。

林郑绞尽脑汁,就是要和理非和勇武派割席,一旦发生割席,不但勇武派死,连和理非也是死。所以事到如今,和理非只有跟勇武派团结到底,宁肯置林郑于死地,也要使自己活下去。

如果黑警可以近距离向一个孩子的胸口开枪,而卢伟聪还说合理合法,那我们还有什么理由和理非下去?面对如此蛮横的政府,我们坚持和理非,只变相承认林郑镇压勇武派有理;我们的和理非,仅是在他们面前显示软弱和怯懦。

勇武派所有的抗争手段,都是被林郑政府逼出来的。政府一直犯法,从七一立法会放任冲击,至元朗纵容黑社会行凶,再到太子地铁无差别暴打市民,到今天,已经直接向香港人的孩子开枪,而黑警奉旨开枪,很快成为常态。

今日香港,法治已被林郑政府破坏殆尽,政府立法目的只是镇压市民反抗,但政府犯法不受制裁,甚至不受谴责,这种法治对我们已经毫无意义。政府无法无天却要求市民守法,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世界上有逆天的政府,自有替天行道的人民,而人民替天行道,不论用文斗用武斗皆合乎天理,合乎人伦,合乎历史的正义。

许多和理非的良知,本来都是拒绝暴力的,但是如果法治失效,掌管我们行为的仅剩下良知,而良知永远要臣服于公义

事情已经发展到港人与林郑势不两立的地步,什么手段都可以用。或许有一天,中共明白了港人的决心,会以牺牲林郑来换取香港生机,到那时,我们再来重整香港法治,恢复香港秩序。当然,也许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那就让和理非与勇武派,一起承担我们共同的命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