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随笔】再论“汉贼不两立”(图)

闻崔大使“高论”有感

2019-11-06 05:11 作者: 刘翰青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
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图片来源:CHRIS KLEPONIS/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6日讯】崔君一语“惊”天下

数日前,红朝驻美大使崔天凯先生在休斯敦某研讨会上发表了一席“高论”,自言红朝“得到中国人民的深厚信任和衷心拥护”,并宣称“企图割裂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挑衅”。大约崔先生认为,此举尚不足以向朝中权贵们展示“忠心”,于是在次日将其“高见”付之于推特,结果毫无悬念的引来骂声一片。

崔大使生于红朝、长于红朝,在红朝官场浸淫日久,官居副部级,以身事贼而不自知,实在令人唏嘘。然崔先生着实不该擅自“代表”中国民众,更不该将中国民众与中共相捆绑。

被红朝供于庙堂、奉为圭臬之马列教旨,本就是欧洲人摒弃的思想垃圾,与华夏文明、中国民众毫无关联,何言割裂?崔大使言及之中共“近百年的奋斗”,恰是马列教入侵中华、绑架炎黄子孙之罪,向世人澄清中共与中国民众之别,实乃正本清源之举。

蟊贼岂可主华夏

无论以“道统”抑或“法统”论之,红朝皆非华夏之属,而为华夏之贼也(详见拙作《天道昭昭赤教将亡》)。百年之前,赤匪入寇,奉马列为祖宗,以苏俄为后盾,外联倭人,内结奸佞,听命共产国际,颠覆国民政府。及其窃取神器,辱佛、谤神,毁宗庙、焚典籍,不过七十年间,几尽毁我华夏五千文明。中原九州,再不闻秦汉箫鼓,亦难见唐宋衣冠,满目俱为党文化,遍地尽是赤教徒。

由此言之,则红朝之于华夏,当何以处之?

中华自古有“夷夏之辨”,孔子作《春秋》,明晰“华、夷”之分,不以种族血缘为标准,而以文化礼仪做度量。唐人陈黯于《华心》一文中更有明论--“夫华夷者,辨在乎心,辨心在察其趣向。有生于中州而行戾乎礼义,是形华而心夷也;生于夷域而行合乎礼义,是形夷而心华也。”--(笔者注:用当今的话来说,就是区分是否炎黄子孙,在于意识形态和道德标准,即使生在中国,如果意识形态违背中华传统,那不过是有华人的外表,而内在却是蛮夷,如果生在中国之外,然而意识形态符合中华传统,那是外表看似蛮夷,内心却是真华人)。

元、清两代,皆为外族入主中原,而终溶于华夏文明,不过“形夷而心华也”。红朝篡政,奉马列邪说为玉律,故其匪首与一众头目虽出身中国,实为“形华而心夷也”。

更为甚者,其毁中华传统而以党文化代之,强行灌输、精致洗脑,倾尽全力,变中华儿女为马列子孙。恰如《内夷檄》(唐・程晏)所述--“不待四夷之侵我也,有悖命中国,专倨不王,弃彼仁义忠信,则不可与人伦齿,岂不为中国之夷乎?”(笔者注:大意为,不必蛮夷入侵,而违背中华传统的,不就是中国的蛮夷吗?说直白点,此乃真正的卖国贼),由此观之,赤教险恶之心,实欲令炎黄子孙自弃于神明祖宗,此非华夏之大贼而何哉?数十年前,蒋中正总统“汉贼不两立”之坚持,确乃真炎黄子孙之卓见。

寄语崔君再三思

不才欲寄语崔天凯先生,尊驾当知,在炎黄子孙眼中,尊驾那番“华”、“共”混淆的“高论”才真真是“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河湟有感》--唐・司空图)。

翰青叹曰:

生于红朝长于斯,

以身事贼不自知。

汉儿早做共儿语,

愚迷反笑他人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