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学者:“一国两制”出现“四大破坏”(图)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的助理教授袁玮熙(右一)、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的教授叶健民(右二)跟同系的副教授郑炜(左二)、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系的教授李立峯(右三)、香港恒生大学社会科学系的助理教授邓键一(左一)来台演讲。
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的助理教授袁玮熙(右一)、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的教授叶健民(右二)跟同系的副教授郑炜(左二)、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系的教授李立峯(右三)、香港恒生大学社会科学系的助理教授邓键一(左一)来台演讲。(图片来源:LTN)

【看中国2019年12月1日讯】香港多名学者来台演讲反送中运动观察,其中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学系教授叶健民点明,从运动可看见“一国两制”的四大冲击。他还说,香港正在面临第二度回归课题,与上次不同的是,香港人会强烈发出要求,来争取民主法治;同时也更看清楚了中共面貌,没有过多幻想。

据《自由时报》报导,叶健民与同系副教授郑炜、香港岭南大学政治系助理教授袁玮熙、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李立峯与香港恒生大学社会科学系助理教授邓键一,于中研院社会所、清大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与台湾社会学会邀请下,从香港来台,11/29~11/30分别在清大及中研院分享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观察,演讲主题为“2019香港时代革命:抗争的背景、过程及国家反应”。

叶健民:“一国两制”出现“四大破坏”

叶健民表示,这次来台湾演讲的香港学者,为目前理解这场运动的重要指标性人物,他们所发表的文章已经成为重要的参考,未来也将会是重要的文献。目前还没有出现系统性的论述来否定他们的言论,可能也反映出北京的论述能力还是比较低,这也显示香港科学界在论述上至少可以持续跟他们周旋下去。

叶健民重点分析了从反送中运动看到的“一国两制”冲击,他表示,在过去6个月,香港重新面对回归问题,“第二度回归问题”。80、90年代那次回归,香港无发言权也无选择,而且他们还有一点乐观,不少人相信民主回归之可能性。

叶健民说,但是现在他们面对的情况很不同,“重新要面对大陆,用我们的方式,很清楚、很勇敢的表达我们也有发言权”,这次更看清楚中共面貌,没有很多的幻想。

叶健民点出,过去几个月来,“一国两制”出现了四方面破坏。第一个是“一国”的破坏,官方理解整个事件的方式很清楚,他们眼中就是“香港人跟大陆人”过不去,“香港人”这个字甚至变成禁忌,光是说“香港人加油”,如果你是明星你就糟糕了,在大陆就会被封杀,挑动香港和内地仇恨,在陆媒上营造香港很危险的形象。

叶健民认为,第二个是“两制”的破坏,本来两制说是要保存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可是大陆不顾一切,满足政治考量,甚至不怕影响经济,侵蚀市场机制。从国泰公司例子就可以看到,国泰员工在运动期间高调表态支持香港人,结果前CEO辞职以示负责,从此可以看到香港企业好像已经和大陆企业一样,想生存就要守政治规矩。

叶健民说,这次出现“一国两制”最大的破坏,便是造成特区无法自我完善。他表示,港人原本相信“一国两制”是令香港高度自治,自己事情自己处理,可是面对着目前危机,他们很清楚体制已无法解决问题。

叶健民以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就是所有问题的根源,直到如今都还在位置上,北京说你不能走那就不能走。这个冲突现在已经半年,面对此情况,所有港府官员一个都没动。

至于最后一个破坏,叶健民认为是对三权合作的破坏。他表示,最近香港法院判定特区政府通过蒙面法是违反基本法;但北京却称香港法院不应该通过这次决定,影响到特区的管治权威,也没有权力解释基本法。

叶健民强调,基本法讲得很清楚,香港法院司法独立,所以法庭可以按照他们专业判断判案,无论你是谁,法官都要独立判案。而且基本法已讲明香港法庭有权解释基本法,虽全国人大有最终解释权但不是唯一。

叶健民表示,香港这场抗争,争取民主跟追究警方以外,最重要就是法治。为何出现反送中反应这么大?这个修例就是指香港会受内地司法制度的管核。为何对港警执法有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香港人对警察做的事情没办法追究,港警好像在法律之上,这是最核心的内容。

叶健民强调,97年的乐观是他们以为香港的经济贡献大,所以香港在北京眼中太重要,不能乱动还有所顾虑。但过去6个月证实,在北京其它政治考虑下,这个优势已经不存在了,港人面对不单纯只是政府,而是庞大的大陆利益集团,既得利益者,者对香港来说是重要的警讯,要想出其它方式周旋抗争。

袁玮熙惊讶:参与者非常年轻

袁玮熙表示,香港这个运动是争取自由反威权的示威,是突如其来的,更没有预想到有此次区议会的选举结果。

袁玮熙说,过去香港经历很大的无力感,每年的六四和七一游行不是没有人参加,而是没什么年轻人,所以这次反送中运动有这么多年轻人参与,我们都很惊讶。自雨伞运动以来,港府越走越威权,6个民主派议员选上立法会议员却被取消了资格,社运领袖也遭用法院手段审判,打压越来越大。

经过25个运动现场的调查的数据分析,袁玮熙认为,从这次反修例运动来看,参与者都非常年轻,19岁以下占11.8%、20到24岁占27%、25到29岁占22.2%,30到39占19.7%,教育程度几乎皆有高等教育,而且不只有中产阶级参加。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