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冲突 “香港末日博士”揭“被离职”原因(视频)

2019-12-04 12:22 作者: 卢亦新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反送中延烧,不仅导致该金融中心的政治局势更加紧张,连部分企业的人事亦受遭受波,有些人士因为挺送中言论而“被离职”。
香港反送中延烧,不仅导致该金融中心的政治局势更加紧张,连部分企业的人事亦受遭受波,有些人士因为挺送中言论而“被离职”。(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2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亦新综合报导)香港反送中延烧,不仅导致该金融中心的政治局势更加紧张,连部分企业的人事亦受遭受波及。10月被迫辞去中国交通银行香港分行首席经济学家职务的罗家聪,2日在接受英媒采访时透露“被离职”的主因,竟然是高层认为“由港人代表中资银行发言并不适合”。而他认为自己所持的观点,导致他离开了任职逾14年的银行,罗更透露一些企业出现不聘用香港青年的趋势。

港人不适代中资银行发言? 罗家聪“被离职

根据《金融时报》与《彭博》报导,罗家聪在财经界有“香港末日博士”之称,但是却在10月离开工作长达14年之久的中国交银香港分行,官方甚至没有对外正式公告。

罗家聪2日受访时表示,近年来交银的内部气氛紧张,如今加上反送中运动,更令香港与大陆员工的对立状况加剧,这也是他“被离职”的导火线。

罗家聪透露,交银高层对他某些言论特别不满,而且中国资方认为他这香港人的身份,不适合代表中资银行来发言。罗家聪称,自己先前就被要求避免对大陆的经济状况发表评论。

罗家聪以往表达的观点与中方大不相同,并导致“被离职”,皆有前例可循,例如他曾在8月的某篇文章中提到,香港的抗议活动将会加剧香港经济放缓,不过影响有限,然而这观点却与大陆境内的媒体对香港经济的悲观前景之预估互为扞格;罗还曾在电台节目中提及,反送中示威运动对香港经济的打击,并不大于2003年的SARS疫情,此说公然抵触中共官方的论点;罗再透露,曾与同事分享过1篇批评了大陆防火墙与封闭系统的文章,孰料未经许久,他就被要求离开该行。

罗家聪认为,与5年前的雨伞革命时期相比,现在公司内的反应大得多,“连你的观点都要审查”,而他的朋友与其他分析师近期都向他表示,谨言慎行的压力正逐渐蔓延至香港本土银行与外资银行。

除了言论备受审查,罗家聪亦透露,中资银行在港的策略也产生改变,已经出现逐渐不聘用香港年轻人的事态。《金融时报》访问了几位金融机构高层,受访者皆对聘用参加示威的香港年轻人而感到“恐惧”,因为担心会影响到与大陆客户的关系,而除了金融机构,其它公司亦表示,私下都有不成文规定,得避免聘用参加示威的香港人。

其实,像罗家聪这样持与北京当局反意见的人“被离职”,并不令人意外,因为继反送中运动以来,已经陆续有不少人“被离职”了。

支持反送中“被离职” 出现北京“白色恐怖”

8月,身陷政治漩涡的国泰亦宣布离职事项,行政总裁何杲、顾客及商务总裁卢家培也“被离职”。有国泰员工透露,北京的白色恐怖已经笼罩整个集团。(详报导:北京恐怖施压 汇丰国泰高层辞职

同月,大陆民航局即对国泰航空接连恐吓,致使陆续有14名航空界人士因为支持反送中“被离职”,当中8人更涉被“以言入罪”,包括被国泰收购的港龙航空公司的空勤人员协会主席施安娜突遭解雇,职工盟则于该月28日发起“谴责国泰制造白色恐怖”集会,其诉求为:“停止白色恐怖”、“撤回解雇决定”和“捍卫言论自由”。(详报导:【直播】香港爱丁堡广场集会 谴责国泰搞白色恐怖)

9月初,法律团体“法政汇思”的创办人Jason Ng即因为在脸书发文,亲中示威者模仿反送中示威者唱歌和喊口号,以英文俗谚“Monkey see,monkey do(一味模仿的行为)”形容,随后受到大陆舆论攻击。虽然他后来离开法国巴黎银行,但他说来自北京的白色恐怖只会让他更坚定。(详报导:港律师辞职撑反送中 痛批北京白色恐怖)

其实,上述的“被离职”案例并不算稀奇,因为北京当局压制民主自由,以及亲中媒体与团体操弄舆论导向,向来是不遗余力的,无论你再有名或多有权势,他们都不应允你违逆它们的立场。

香港成抗极权样板 各方陷“揽炒”难解僵局

集香港著名生活潮流杂志“号外”的联合创办人、香港大学名誉大学院士头衔、评论家以及电影监制等多重身份的香港作家陈冠中于3日下午出席中央研究院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的“当代华人思想座谈”,他以“香港:全面政治与全面管治”为题,发表演讲。

陈冠中在演讲中表示,香港正与世界最强的极权体争夺“权力的空位”,并掀起极权与民主之争,这可能会是全球未来将面对的大浪潮,而“香港抗争是全球对抗极权政体全面管治的前线样板”。

陈冠中声称,“反送中”抗争至今仍未止息,无论是抗争者、香港政府、北京当局或中国大陆人民,都陷入“揽炒”(粤语,意思是“同归于尽”)的情绪中,而各界亦都无法以正规政治分析方式来解释或预判抗争的走向。

陈冠中表示,揽炒派的抗争者认为,必须与建制派、港府,甚至是北京当局来个“玉石俱焚”,如此才能重新建构香港;港府与北京当局则是放任港警暴力相向,甚至是把事件定义成“颜色革命”,中国民众更是出现“留地不留人”等论述。

他亦指出,诸多分析都表示北京当局长期错判形势,导致反送中抗争难以平息,此亦显示出港人对当局多项错误判断的反弹。

陈冠中明言道,“事件能否有转机,关键因素仍在北京,倘若北京的态度不变,情势就不可能改变”。

对于香港现今的情势如此激化,陈冠中分析道,此乃是历经十多年的累积而成。从2003年尝试推动《香港基本法》23条立法开始,“北京越想吸纳、同化港人时,反弹反而更大”。

陈冠中更进一步详述,在香港主权转移初期,港府位阶等同中国国务院,是直接向国家领导人负责,而国务院港澳办与中联办则仅仅属于联络机构。2008年,时任中联办研究部部长曹二宝就撰文提到,中联办是治港第二梯队,此说等于承认了中联办是“管治单位”。

陈冠中表示,北京若能依循“基本法”,在一国原则下落实“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给予双普选,“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如今,港人不再相信北京对“一国两制”的论述,“北京已经丧失了对外证明‘一国两制’成效的时机”。

陈冠中预判,香港在极权之下将可能逐渐变成“一国一制”,因为中方会运用政治改造社会,透过学校教育、媒体、公务员系统、非政府组织、法院、区议会等领域下手,意在“消灭歧异,定于一尊”,就如同现今的大陆一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